2019/11/04

克林貢母語在家學

克林貢母語在家學

克林貢語是(Klingon)一種人工語言,源自《星際爭霸戰》(Star Trek,或譯《星艦迷航記》)裏的克林貢人。《銀河飛龍》裏的企業號的戰術官武夫(Worf)上尉就是克林貢人。美國有位語言學家做了個實驗:讓他兒子以克林貢語爲「母語」(Native Language)。

克林貢語相當流行。熟悉美國流行文化者,至少都懂一句 Qapla‘ ()。直譯是「成功」、延伸爲「祝武運昌隆」,可代替「再見」。電影《美國賤隊:世界警察》(Team America-World Police)裏演員公會羣星要出動之前就有喊這句。有學校開班授課,YouTube 裏也有用克林貢語表演莎士比亞王子復仇記的影片,微軟 Bing 翻譯跟有些 Linux 版本也都支援,甚至還分克林貢字與羅馬字,至少都能外掛語言套件。美劇《宅男行不行》裏的男宅個個流利:不想讓女人知道他們在講什麼時,就講克林貢語。

筆者聽說美國流行以德語訓練德國牧羊犬,除了應景狗狗血統外,用德語訓犬還有其他優點:音調威武、別人不懂,無法惡作劇干擾、平常對話不會因巧合對狗狗造成誤會困擾。筆者因此而發奇想,在家便以跟汪星人講克林貢語。這樣跪求汪星人上廁所時,更加不會不好意思:Baktag!

星艦迷(Trekkers)學克林貢語大都是玩票性質。真正學克林貢語的主流反而是對人工語言感興趣的語言學家。大蒙德 思必爾思博士(Dr. d’Armond Speers)就決定用他的親兒子阿列克(Alec)來做個實驗:他跟阿列克幾乎只講克林貢語。爲了避免日後阿列克社會適應不良,造成心理問題,他夫人則是只跟阿列克講英語。

阿列克跟父母溝通都沒問題。在外頭講克林貢語,有時候會有人好奇問那是什麼語言。一開始他答「克林貢語」,有時候會有人給他臭臉。所以後來他就改說「一種人工語言」。

阿列克沒看過《星際爭霸戰》。他後來發現只有他爸爸會跟他講克林貢語。思必爾思博士在阿列克三歲時發現他對克林貢語故意充耳不聞,裝作聽不見。爲了不造成困擾,思必爾思博士就不再對阿列克講克林貢語了。後來阿列克十幾歲時,就已經把克林貢語忘得乾乾淨淨,連單字都不記得。

台灣的各族母語剛好可以借鏡這個實驗。如果母語在家教的話,結果就是像阿列克學克林貢語那樣被放棄。米國人還會尊重個人自由,最多擺個臭臉。台灣社會連對台語都會有一堆歧視台語的「阿伯」笑話,大小S對台語布袋戲的公開貶抑,大尾鱸鰻,連最近都還有的「靠北!妖休呵鈴,好茶!」。其他客語、各族原住民族語的處境不是更嚴苛?尤其原住民族語的曝光率可能還不如現在美國的克林貢語,起碼微軟 Bing 翻譯就不支援。而70年前的正港國語,各方面都遠比滿韃語有優勢的日語則是被消滅得更徹底。根據思必爾思博士的實驗,從傳承、環境的角度看來,連米國語言學的博士博都失敗,台灣不專業的父母在家自己教,只會更慘。

父子二人飲茶
兒問:
為什麼要我讀書?
父答:
我這麼跟你說吧!
你讀了書,喝這茶時,就會說:
此茶湯色澄紅透亮,
氣味幽香如蘭,
口感飽滿純正,
圓潤如詩,
回味甘醇,
齒頰留芳,
韻味十足,
頓覺如夢似幻,
仿佛天上人間,
真乃茶中極品!
如果你沒有讀書,喝這茶時,你只會說:
靠北!妖休呵鈴,好茶!

如果要在家學,筆者有條件贊成:學校只教英語。官方語言也只用英語。中文也一樣在家教。台灣已經有過成功案例了:從日、台語過渡到滿韃語。現在懂英語的人與英語教學環境遠勝終戰後的滿韃語,要再過渡到英語更是相對輕易。更可以真正減輕學生負擔。畢竟學習漢字是最浪費時間的。

2019/11/03

盲測

盲測

曾經有人把便宜的酒裝在貴的酒酒瓶裏,喝到的傻瓜都說讚。

品酒、咖啡、茶最客觀的方法就是盲測:
不管來歷,只管味道。但這要有品味的人才做得到。沒品味的只能人云亦云,當跟屁蟲。沒品味又沒自信的還會從衆,砸銀子被人當盤子。

論事時也是如此:
有見識的人看論點;沒見識的人看屁股,看不到屁股還要去脫人家的褲子。

#只論立場不論是非 vs #就事論事 + #對事不對人

延伸閱讀

賭爛蔡請投廢票,別投韓

賭爛蔡請投廢票,別投韓

再怎麼賭爛蔡,也請投廢票,別投韓,除非你是真韓粉,真想支持韓:
  1. 幫韓發大財:選舉補助款一票30元,投韓是在幫韓「發大財」
  2. 人家不知道你賭爛蔡:廢票才能真正表達賭爛,否則統計數字上,會被解讀爲韓粉
  3. 羞辱蔡:相信沒有賭爛票,蔡一樣選不上。異常的廢票數,是她傷口上的鹽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