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2

失格的幽默感

失格的幽默感

日前《博恩夜夜秀》開台灣先烈鄭南榕自焚的玩笑而遭撻伐,以「美式幽默」辯解。美式幽默在脫口秀場尺度很大,但台灣不是美國:國情不同。無論自認多有創意,講出觀衆認爲不好笑的笑話,就是失格。



相較於鄭南榕烈士自焚,美國911慘案的死傷人數更多,時間更近。但美國脫口秀照樣拿來開玩笑。在網路上以 "stand up comedy 911" 作爲關鍵字搜尋,就可以搜尋到不少。筆者找到的例子(《Louis CK 9/11 joke》:https://youtu.be/Hzm2MCg5HfU?t=104)不但開911的玩笑甚至連自己的母親也帶進黃色笑話裏。此外,各族裔性別也似乎都百無禁忌,平常在公衆場合的禁忌如:幹(fuck)、黑鬼(nigger)、chink(支那賤畜)也都肆無忌憚地亂開玩笑。因此,以當今美國觀衆的標準衡量,鄭烈士自焚的確是可以拿來開玩笑的。

問題是:台灣不是美國,國情不同,不能以美國標準來衡量。美國脫口秀能如此「百無禁忌」,有其歷史、文化背景。並不是表演者敢犯衆怒,而是社會大衆有此共識,不會把脫口秀場的言論當真,只會當作笑話。但是台灣社會沒有這種文化,沒有這種共識。因此,拿美式幽默在台灣辯解,就跟余祥銓當年持大麻被捕時號稱在加拿大合法一般地白目。

幽默是一種情緒反應。要好笑,不可能不顧及聽衆的感覺。美式幽默是因爲觀衆可以接受百無禁忌的笑話才百無禁忌,而不是存在要求觀衆接受百無禁忌的規矩,更不是真的百無禁忌。以言論自由自豪的美國,在911之後,電影《蜘蛛人》自我審查,剪掉在世貿雙子星間結網一幕。脫口秀界也有在節目中討論要等多久才能拿911當梗來開玩笑?是觀衆自己尺度大,加上專業的演員尺度拿捏精準,不會冒犯到觀衆。所以表面上就好像是百無禁忌。

脫口秀的鐵律是博君一笑。講出觀衆笑不出來,甚至冒犯到觀衆的笑話,就是不瞭解觀衆,就是表演者不專業、失格。這叫白目,不叫幽默,更遑論是美式幽默。這時還以美式幽默辯解,就跟施政不受肯定時,還牽拖選民水準不夠一般窩囊。

2019/08/05

歡喜投票去

歡喜投票去



民進黨初選順利結束。蔡英文女士毫無懸念地按照她自己「我會贏」的預言勝出。部分賴清德先生的支持者雖然懷疑蔡英文作弊而心有未甘,但好消息是:因爲蔡女士在所有對比組合中都大獲全勝,所以不需要含X投票。只要對自己誠實,唯一支持賴先生:不改投其他候選人,蔡總統就可以篤定高票當選連任。



台灣民間有婚前合八字的習俗。有些賤人的八字賤到見不得人,就會去拜託算命先生幫忙喬一組大富大貴的八字來騙人。算命先生也要吃飯,更不想得罪人。不過造這種假,誤人終身,很缺德,是會有報應的。所以算命先生通常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讓對方合八字的同行可以識破,另外找藉口推辭。最簡單的做法就是按照賤人客戶要求,大富大貴:喬一組具后妃之相、第一夫人命格的八字,富貴無極到誇張的地步。這樣一方面對客戶有交代,但另一方面也不至於有損自己的陰德。



如果民調沒作弊,贏麼多,真的不差我們的票:不需要錦上添花;如果民調作弊,那就不叫氣度,而是鄉愿。何況如果民調是假的,那就算加上我們的票也沒用:不需要雪中送炭,更不需要助紂爲虐,還浪費自己寶貴的一票。

蔡陣營作弊應屬無稽之談。雖然蔡女士出身於在作票方面惡名昭彰的國民黨,但在初選作弊一點用都沒有。贏了初選,輸了大選,還不是做白工?如果真是贏不了,不如光明正大地在初選後就提早做空、停損。民調既然如此,只要支持者不跑票,那我們就可以提前祝賀蔡總統風光連任。請蔡的支持者不要跑票,歡喜投票去; 而賴的支持者們也不需要勉強自己。根據號稱沒有作弊的初選民調:就是不差我們這些票。只要忠實呈現初選民調的表現,就是蔡總統成功連任的保證。

延伸閱讀:

2019/08/03

提前結束初選的原因

提前結束初選的原因


-- 1:42:41 Hellboy 2019


英文 "Quit while you are ahead." 是「見好就收」的意思。
Ahead 是領先的意思。
但這部電影玩冷笑話,"a head" 是「一個頭」的意思,但讀音跟 "ahead" 完全相同,變成「你只剩一個頭了,得了吧。」

2019/08/02

同胞受苦河山待復 我會孬孬記住

同胞受苦河山待復 我會孬孬記住

劉家昌當年寫《我是中國人》裏有一句「同胞受苦河山待復 我會牢牢記住」。




投敵以後,自己改成「中華兒女和平相處 我會牢牢記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