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4

我一定要連莊

我一定要連莊

「一定讓自己連任」:


豬頭皮《來放尿》:

[02:46.29]我一定欲成功 我一定要連莊
[02:48.21]我一定欲膨風 我一定欲咚咚咚咚咚

原創冷笑話:不能休息

原創冷笑話:不能休息

問:爲什麼蔡英文「一定讓自己連任」,不能休息?



答:一休息就「歇蔡(菜)」了。

2019/05/22

妖魔鬼怪的國家

妖魔鬼怪的國家



「妖魔鬼怪」的國家有:荷蘭、加拿大、美國部分州;
嚴禁「妖魔鬼怪」的國家:中國寫BL小說判得比殺人放火還嚴重。

延伸閱讀:

2019/05/19

支那賤畜才改不了吃屎

支那賤畜才改不了吃屎

支那有一句俗話:「狗改不了吃屎。」其實這種現象只存在支那(China Proper):現在中國的滿蒙回藏等地並無這種說法。正常狗是改得了吃屎的,只有支那狗才改不了。狗吃屎通常是營養不良,或是心理疾病。比如不懂訓練狗上廁所的飼主看到狗大便就打狗。然後狗爲了湮滅證據,就吃屎了。在支那以外的地方,只要有受到妥善照顧,狗跟人都不會吃屎。

反過來說,在支那,會吃屎不是只有狗,支那人也會吃:


延伸閱讀:

2019/05/11

我又錯了:支那豚蓋章

我又錯了:支那豚蓋章



延伸閱讀:

2019/05/05

換人做做看

換人做做看

「換人做做看」,是筆者對1124敗選的解讀。不是挑戰者比衛冕者優秀,有的選民就是要換人做做看。甚至還有些選民是因爲對總統不滿,而發泄在地方選舉上。敗選已經證明蔡英文總統的領導留不住選票。選民就是想換人做做看。民進黨不幫選民換掉候選人,當心選民自己換掉民進黨。

民主國家選舉選的其實是團隊,而不是個人。蔡總統的支持者以她的各種政績來證明她的能力以尋求支持。如果她真的那麼有能力,那她不用當總統,一樣可以做事,除非她雞腸鳥肚到沒選上總統就放手不管。如果她的格局真的有那麼狹隘,那她更沒資格當總統。

電影《一代宗師》裏說:「一門裡,有人當面子,就有人當裏子」。小英當「面子」失敗了,但除非她自己死要「面子」,否則沒人能妨礙她當「裏子」。

回應了選民「換人做做看」的心態,就不再是票房毒藥。胡適說:「成功不必在我」蔡英文退選,除非起呸面出走,否則民進黨陣營就保留了小英的能力,且扔了小英敗選的包袱。除了那些巴著小英的寄生蟲,對民進黨,對台灣人民,都是有利無弊。


2019/05/03

替罪羊的可能

替罪羊的可能

習近平有沒有可能不是皇帝,而是沙包、替罪羊?中國經濟、糧食、污染、瘟疫、外交各方面衍生的問題早就已經嚴重到無人能解,何況是全無誠信,各懷鬼胎,勾心鬥角,互扯後腿,專做表面工夫的共匪團伙?眼見動盪在即,習近平很有可能是共產黨裏的藏鏡人們故意拱出來的替罪羊。一旦有事,不論是內憂還是外患,在必要時,就殺羊保黨。

只要跟中國人交過手,就會知道中國人不可理喻,死纏爛打。六四民運時,共產黨原有誠意和平解決,才會見學生代表。但是學生代表提出的要求不具體到無法立刻實現,而且被說服的代表無法勸退遠道而來,或苦大仇深,或抱著嘉年華心態,剛到的外地學生。不得已,只好面子裏子盡失,啞巴吃黃連地屠城。一旦說服了全世界習沙包掌握中國絕對權力,下次民運或聯軍兵臨城下,必要時,只要虐殺習近平一族就能給個交代,敷衍過去,暫時解除危機。

中國共產黨焦土式地劫掠土地、人民後,紛紛將財產、家族移往外國。人民揭竿而起,改朝換代,是早晚的事。加上全球樹敵,被幾國聯軍都不奇怪。習近平取消任期制,實質稱帝時,正是在危機四起之時,粉飾不了太平之後。在這個節骨眼上挺身而出,接爛攤子的,如果不是以天下爲己任,捨我其誰的聖賢,便是如金庸筆下《鹿鼎記》裏的韋小寶之於青木堂,《俠客行》裏的狗雜種(又稱石破天)之於長樂幫:都是爲了敷衍危機,只是過渡時期的人頭幫主;過了橋後,隨時可拆的板。

如果習近平真的文成武德,有能力一統江山,那就不至於連個演講稿都不會寫。別人幫他寫了,還背不起來。照稿唸,還會把「通商寬農(簡體字:农)」唸成「通商寬衣」」,「精湛」作「精甚」,4月30日提前紀念五四100周年致詞,又把「老人贍養」,錯讀成「老人瞻仰」。優秀的領導者,如阿扁,就算是即席臨場發揮,都能撼動人心。絕不至於窩囊到崩壞成故障讀稿機、人體安眠藥。

網路、輿論對習近平攻擊的力度也是前所未見,遠超過江澤民、溫家寶。其中江澤民還是法輪功的眼中釘。而江、溫兩人都未實質稱帝,甚至於退位後,都不斷被削權、失勢。手握成熟的現代電腦網路科技,習的權力、智慧,要是遠勝江、溫,不可能壓不住反動輿論。這種現象很可能是故意放水,甚至是帶風向,要將習塑造成衆惡所歸。否則幹嘛無事生非,捅馬蜂窩似的拆人畜無害的教堂、寺、廟,還要人拜習相?

中國人現在有「反共產黨,不反中國」的呼籲。既然無法解決問題,也無法解決發現問題的人,那按照千島湖模式慣例,就是找幾個倒霉鬼,責任往他們頭上一推,槍斃他們了事。中國人在危機時的行爲模式一向是:「能混就混,能撈就撈」。不考慮未來生存,只想在落跑前再撈最後一票。宰了替罪羊,對人民或聯軍有了交代,就能像今年美中貿易談判那樣多爭取一點時間,共產黨就能繼續苟延殘喘,再撈最後一票。

2019/04/27

Fascistbook

Fascistbook



#MotherZuckerberger
#MotherZucker

台灣之敵

台灣之敵

發表於 2019-04-27 自由時報:《ROC才是「台灣之敵」》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前年提出「刑法」修正草案,希望將「敵人」增列為構成要件,是忽略台灣的法理現實而導致的蛇足。中國共黨政權固然是中華民國的敵人,但對台灣而言,中華民國才是法理上(de jure)與事實上(de facto)的敵國。

台灣海峽兩岸的敵對關係有三個主體:台灣,與中國的兩個政權。中國兩個政權之間的敵對關係在法理上已經塵埃落定: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已經認證中華民國無權代表中國,乃一負隅於中國金、馬,自日本時代開始就流亡於海外日本台灣的武裝叛亂組織。而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則是於日本投降後,中(華民國)國是代表盟軍來日本台灣執行受降與佔領任務的敵國。

中華民國重慶政權(有別於汪精衛的南京政權)在台灣的唯一法理基礎是太平洋戰爭結束,日本投降後,盟軍所下的一般命令第一號。此外最多只有日本於舊金山和約放棄台灣主權之後,自始無效、已經作廢的台北和約。一般命令第一號下達之時,台灣是日本的領土;台灣人就是日本人。因一般命令來台執行受降、佔領任務,號稱是中華民國的台灣統治當局,當然是日本台灣的敵國。這個事實至今唯一的改變是台灣人因舊金山和約而失去日本國籍,但台灣人失去日本國籍這件事並沒有改變中華民國是正在佔領、統治台灣的敵國這個事實。看中華民「國」「國」安局永久保密在台屠殺戰俘的戰爭罪罪行相關檔案,足證中華民國事實上也仍然是台灣的敵國。

中國對台灣主張的法理依據來自中華民國對台灣主權之主張。因爲1949年中國共產黨暴力革命成功,合法繼承中華民國。因此中國有權追討前流亡政權的一切資產。根據一般命令第一號與美國台灣關係法,統治、保護台灣,是主要佔領國(美國)與次要佔領國(中華民國流亡政權)的責任。次要佔領國因非法的領土野心,將佔領地扯進內戰糾紛,是次要佔領國的過失,與主要佔領國的縱容。

台灣因爲原祖國日本已於舊金山和約放棄台灣主權,且國際法規定佔領不得轉移主權、不得移民。根據聯合國憲章住民自決,台灣主權屬於戰後台灣除了非法移民、非法難民之外的合法住民。無論是歸日、美、中,或建國,都必須經由台灣合法住民行使住民自決權利。這是合法取得台灣主權的唯一途徑。因此,美、日、中都無權決定台灣前途,只能用各種動作,包括文攻、武嚇、利誘、詐欺,試圖影響合法台灣住民行使住民自決權利。

台灣與中華民國的關係,一如波灣戰後伊拉克被美國佔領。佔領期間,美國對哪個國家宣戰,將誰視爲敵人,對伊拉克人來說,都是他國事務。台灣人若是將中華民國就地合法,就是將主權交給繼承中華民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在台灣應該做的,如同美國在伊拉克,是依法行政:協助台灣人成立政府,然後撤軍。若是有任何不可告人的苦衷而無法完成佔領軍任務,如果真有心想要消滅中國對台灣主權野心的法理依據,應該是公開強調中華民國不擁有台灣主權的事實,承認只是執行佔領任務的台灣統治當局(governing authorities on Taiwan),而不是捨本逐末地立蛇足法定義「敵人」。

延伸閱讀:








2019/04/25

盧秀燕 vs 橋本環奈

盧秀燕 vs 橋本環奈

如是我聞:
橋本環奈新造型曝光!耳下3公分短髮…撞臉最正市長盧秀燕

如是我踹:

-- Twins or Not

2019/04/16

即日起筆名改爲:石月 エ一ロ

即日起筆名改爲:石月 エ一ロ

因原筆名邈雲漢太支,即日起改爲:石月 エ一ロ,羅馬字:Ishitsuki Eichiro。
請勿眼殘看成 Ishioka Ichirō。

原本筆名邈雲漢是未覺醒之前用的,那時還自以爲是支人。典故是李白的《月下獨酌》最後幾句:
「我歌月徘徊 我舞影凌亂
醒時同交歡 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 相期邈雲漢」
用來形容網上發文,與網友交流。

覺醒後,一直覺得太支,本來就有點想換。而且沒原創性,還跟人撞名。剛好昨天在推特有推友分享 PTT 文,問卦威一點的日本姓。我回推說姓中山,這樣碰到精支罵精日時,可以拿中山樵當箭垛子:



本來想叫「中山漁」,一孤狗,發現已經有人用了。
再來有推友推山中:



然後發現山中漁、山中樵也都有人了。

最後只好退而求其次,姓「石月」,名「エ一ロ」。
這樣不會再撞名了吧?

2019/04/08

#MotherZuckerberger 的「歐陽」

#MotherZuckerberger 的「歐陽」

有推友因在 #MotherZuckerberger 的(不要)臉書貼這張圖而被鎖帳號:

零北也常因很久很久以前使用過「支那」一詞而多次被鎖帳號。
  1. 臉書認證中國豬
  2. 對號入座的支那豚
  3. 筧橋英烈認證支那自卑

既然(不要)臉書將「支那」、「支娜」都列爲敏感詞,那我們就改用「歐陽」吧? #烘雲托月

2019/04/06

贊成身分證改註「台灣統治當局」

贊成身分證改註「台灣統治當局」

發表於:2019-04-06 自由時報

回應日前陳和文先生《身分證加註「台灣」會更好》一文,中華民國身分證加註台灣,有前例可循:對台灣人來說,同爲國際文件的中華民國護照,就有加註 "TAIWAN"。筆者原則上贊成,更希望能去除中(華民)國國旗、國號,依法改註爲「台灣統治當局」(governing authorities on Taiwan)。「知恥近乎勇」。科學方法的第一步是「發現問題」。台灣人要誠實面對「中華民國」這個問題,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根據莫非定律,一定會在最壞的時機,產生最惡劣的影響。

只要台灣人自願變成中華民國國民,就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併吞提供了「住民自決」的法理基礎。根據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中華民國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1992年大韓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當年「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的房地產是已經中國下野後逃竄到臺灣「復行視事」的蔣介石政權以在台劫掠資產(國際法:佔領不得徵稅)購置的,並非「中華民國」的遺產。只因房地產號稱屬於「中華民國大使館」,所以大韓民國依法將之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的中國銀行必須改名為中國國際商業銀行(現整併爲兆豐銀行)。甚至名字與「中國」無關的交通銀行、上海銀行,因為當年的總行都屬中國,所以都必須改名,否則就會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接收。

既然不想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就必須改名,那就叫「台灣統治當局」。雖然我們是正港的台灣人,但是所謂的「台灣政府」並不是「正港」的台灣政府,而是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這個「政府」在國際間的正式名稱既不是台灣政府,也不是中華民國政府,而是被稱爲「台灣統治當局」。各國在南海爭議期間、美國台灣關係法等,都如此稱呼(統治)台灣(的)政府。既然現今國際現實也還不允許台灣建國,那就借力打力,順勢而爲,以矛攻盾,乾脆有樣學樣地自稱爲:「台灣統治當局」算了。

既然爲了「便於管理」,台灣人可以「被視爲」是中(華民)國人。那麼反過來,爲了「便於管理」,也可以將台澎金馬中國人「視爲(deemed)」台灣人。使用中華民國身分證的,還包括金門、馬祖,以及未與台灣人通婚的戰後中國非法移民後代。他們都是正港的中國人,不像台灣、澎湖、綠島、蘭嶼等地人民是正港台灣人。中華民國戰後佔領台灣初期,曾違法放逐(引揚)包括灣生的台灣合法日本住民。國際法規定:佔領不得移民。有朝一日台灣建國,依國際法應援中(華民)國的例遣返非法移民。若是建國後厚道的台灣人選擇決定「以德報怨」,破格收留非法移民,可以援例將戰後非法移民「選擇性」地「視爲(deemed)」台灣國國民。

台灣現在的處境跟二戰後的沖繩與波灣戰爭後的伊拉克相同:都是被以美軍爲主的盟軍佔領。同樣代表盟軍,美軍佔領沖繩、伊拉克,(Republic of) ChiNa 軍佔領台灣。差別在台灣在佔領期間被日本放棄主權,台灣人因而失去國籍。美國不因佔領而取得伊拉克、沖繩主權,一如中(華民)國也未取得台灣主權。無論加註「台灣」與否,台灣人使用中華民國的護照、身分證,都跟未取得美國國籍的伊拉克、沖繩人使用美國護照一般地荒謬。希望因舊金山和約而失去國籍的台灣人能早日建國,讓我們有自己的護照,自己的國家,不用再山寨、盜版外(中)國舊政權,收拾掉外(中)國佔領統治當局留下的爛攤子。

延伸閱讀:



2019/04/04

日本膠帶 台灣民國

日本膠帶之台灣、民國

日本生產的膠帶在台灣地圖上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俗稱:車輪旗)而遭中國抗議,筆者認爲日商的行爲的確不妥,中國抗議有理。台灣使用車輪旗的邏輯一如伊拉克使用星條旗,或山寨版盜用 Panasonic 的舊品牌 National 一般地荒謬。應該從台灣獨立運動提議國旗中擇一。若要糾結於官方定案,則可使用日本日之丸旗,並加註台灣日本時代的年代:1895年-1945年。

日本國際牌曾經使用 National 這個品牌,後來爲統一旗下各品牌,逐步統一在 Panasonic 之下,並棄用 National 等品牌。中國曾使用「中華民國」這個國號。根據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除非中華民國反攻「大陸」復國,並重新採用中華民國爲中國國號,否則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擁有中國主權的情況下,沒有任何國家有權自稱是「中華民國」、使用「青天白日旗」,就好比除非 Panasonic 再次將品牌改回 National,否則沒有其他人有權使用 National 的品牌與商標一般。中國有權抗議非法使用中華民國國號與國旗,一如日本國際牌(松下/Panasonic)有權抗議非法盜用 National 的舊品牌:合情、合理,更合法。

雖然日本於舊金山和約簽訂時放棄台灣主權,而台灣尚未獨立建國,還沒產生代表主權旗幟,但也不宜以台灣統治當局的車輪旗來代表台灣。台灣與中華民國的關係,恰如伊拉克與美國的關係。都是於戰敗投降後,被戰勝國佔領。以車輪旗代表台灣,就跟伊拉克被美國佔領時,以星條旗來代表伊拉克一般地不妥。在薩達姆·海珊政權垮臺之後,新國旗制定之前,美國星條旗也從未被用來代表過伊拉克。

根據聯合國憲章住民自決原則,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住民。因此應從草案階段的臺灣獨立運動提議國旗中擇一。否則最近一個合法擁有台灣主權的國家是日本,也應如伊拉克在新旗定案前沿用海珊政權垮臺前的國旗一般,可以用日之丸代表最近一個擁有台灣合法主權的國家,並加註有效年限(1895年-1945年),這樣也遠比青天白日滿地紅貼切、真實。

身分證加註國旗、國號之必要

身分證加註國旗、國號之必要

發表於:2019-04-04 自由時報

立法委員黃昭順女士主張身分證應該要有國旗、國名。身分證本來應該是國內使用的文件,加註國號、國旗實屬蛇足。但中華民國身分證因其特殊性,卻有註明的必要。因爲事實上(de facto)它就是國際性的文件,根據中華民國憲法(de jure)法定領土正被十七個政權統治中,加上不屬於憲法法定領土的台灣, 的確有表示國旗、國號的必要。同時更能強迫中華人民共和國吞下車輪旗。

從台灣人的角度來看,台灣人「被視爲(shall be deemed)」中華民國國民,是中華民國佔領日本台灣後,行政院於1946 年 1月12日發布的「節參字第0397號訓令」,號稱「恢復」日本台灣人的中國國籍,其效期回溯至1945年十月二十五日。此舉違反「佔領不移轉主權」原則,以及 1907 年海牙公約陸戰條例第 45 條:禁止強迫被佔領地居民向敵國宣誓效忠。中國政府以「為方便管理之暫時措施」回覆英、美兩國的抗議。且日本到1952年簽訂舊金山後,方才註銷台灣人的日本國籍。台灣人在1945年到1952年這七年間,就同時擁有日、中兩國的各種有效證件。既然中華民國政府承認是「為方便管理之暫時措施」,那麼台灣的身分證就不是國內文件,而是國際文件,因此有必要加註國號、國旗,反映台灣仍在外(中華民)國佔領下的事實。

從中國的角度來看,中國內部有兩個政權:統治金門、馬祖、太平島的中華民國,與統治除了金門、馬祖、太平島、外蒙古、唐努烏粱海、白頭山、黑瞎子島、江東六十四屯、阿巴該圖洲渚、帕米爾高原西部、南坎及江心坡之外的中華民國領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且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有自己的身分證。因此也有必要互相宣示主權,需要以旗、號表示區別。因爲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爲中華民國是國內叛亂團體,不承認中華民國爲主權獨立的國家,不承認其護照。所以凡「被視爲 」中華民國國民者,旅中入關時,不用護照,而用台胞證。而申請台胞證用的文件則是身分證。強迫中華人民共和國吞下中華民國的國旗、國號,遠比日商膠帶以車輪旗標識台灣還精彩。

此外中華民國憲法第四條明文規定:「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因此承認外蒙古獨立,實屬違憲。此外尚有國土分別被俄羅斯、 哈薩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不丹、孟加拉、 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日本、北韓等國家「竊占」中。爲了與各國佔領下的淪陷區有別,的確有必要註明國旗、國號。

-- https://zh.wikipedia.org/zh-hant/%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7%96%86%E5%9F%9F

用號碼來代表有名有姓的人,是囚犯等級的奇恥大辱。歐美多數文明國家都無此舉。雨果筆下《悲慘世界》裏的金萬欽(Jean Valjean)的囚號: 24601,便是音樂劇裏 《Who Am I》一曲的哀嚎。就讓身分證上的外國國旗、國號爲薪作膽,警惕台灣人民:「建國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吧?



延伸閱讀:



2019/03/24

耐人尋味的春捲大賽

耐人尋味的春捲大賽

2019-03-24 發表於自由時報:高雄春捲大賽「去中國化」

高雄市政府觀光局舉辦的2019高雄春捲大賽的規則,不論其參賽資格是以做法還是地域爲取捨,都很耐人尋味。台灣所謂的「北方捲餅」其實是山寨版的台灣菜。若是以「閩台」地域爲準,則應列入。若是以做法爲主,中國北方也有春餅,做法、吃法都比越南春捲接近閩台潤餅。


其比賽項目規定爲:「春捲、潤餅、越南春捲。以閩台式非油炸薄麵及及內包餡料及越南式非油炸米漿及包餡料之春捲為主。」、「不包括北方麵食肉餡捲餅、墨西哥捲餅、印度捲餅、酥皮類外皮捲餅,以及油炸與烘烤方式烹調之捲餅。」

所謂「『北方』麵食肉餡捲餅」指的是台灣北方,還是中國的北方?台灣常見的牛、豬肉「捲餅」跟牛肉麪、五更腸旺一樣:其實都是俗稱「外省人」的中國移民在台灣發明的台灣菜。

以做法而論,正港中國春餅比越式春捲更接近台灣潤餅。上 YouTube 以「捲餅」爲關鍵字搜尋,可以發現:所有「北方」(台式)捲餅的影片都是台灣人拍攝的。而中國人拍攝的「捲餅」全是或鍋烙,或蒸的荷葉餅或春餅的別稱。其中鍋烙的方式跟「擦潤餅皮」很像。都是平底鍋抹油後烙。差別在春餅入鍋前就已經將麪糰擀成餅型;潤餅則是麪糰糊黏於鍋上時才成型。春餅雖講究「薄如蟬翼」,但終究還是如不用擦的潤餅皮薄。台灣常見的例子就是北京烤鴨中的片皮鴨,一如以蝦爲主角的越南春捲,片皮鴨其實就是一種專致版春餅。





比較傳統食用方式,中國式的春餅跟閩台式的潤餅、北京片皮鴨、越南春捲,都很像,都是整疊上桌,滿桌菜餚,食客自己捲。現捲現吃。捲好讓食客吃現成的,都是路邊攤小吃形式,都不是道地傳統家宴吃法。差別在中國北方的捲餅、荷葉餅的配料無花生粉、糖粉,而有炸醬、甜麪醬;越南則是多生菜,主菜種類少,醬汁以魚露爲基底。





如果是以地域爲主,對台灣民衆來說,在台灣發明的台式「北方」捲餅的地緣關係絕對比越南春捲更親。但若考慮歷史縱深:浙、閩、贛、粵、桂,外加現代的北越,都是百越之地,越國故土。從這個角度看來,排除合乎規定烹飪方式的正港中國春餅、北京片皮鴨,與中國移民在台灣發明的台式「北方」捲餅,而納越南春捲,就變成是排除「北狄」及其後代的飲食文化污入侵污染,而專致於打造純粹百越飲食文化盛宴了。被刻意排除的台灣「北方捲餅」代表的正是韓市長這種在台灣自稱、自認是中國人,但在中國卻被認爲是台灣人的中國移民(俗稱「外省人」)及其後代。這麼解釋,對同樣被排除的墨西哥、印度新住民也比較公平,可免「歧視」之譏。

高雄市觀光局的這種規定,如果不是無知,就是在響應中央政府的南向政策,並加碼去中國化。看俗稱「外省人」的中國裔韓市長勤跑中國行程,市政府的主旋律應該不是去中國化。可見觀光局如果不是無知,就是故意在衝韓市長的康。



後記

發表後,才看到觀光局的網頁:清明節限定美食比賽登場 春捲Buffet大PK

裏面寫:「這次也加入了市場中常見的越南式春捲,與台式春捲都是冷食類的市場美食」

根據維基百科:「台閩地區一帶的家庭於尾牙、春節以及寒食、清明時,會以潤餅皮來祭祖,之後家族成員圍據一桌,食用者挑選自己喜愛菜色加上花生粉與砂糖粉以潤餅皮包裹後食用,是台閩一帶家族清明聚會的重要飲食。臺灣北部地區家庭多以在農曆年前時段包潤餅(同安作法)又稱之為「家庭尾牙」;臺灣中南部地區(泉州三邑做法)則是在清明期間[1]。泉州一帶則是清明期間。」

記得以前在書上讀過,潤餅是福建家族盛宴、待客時吃的。在台灣,以前也是大家庭清明節是的家族團聚的盛宴。路邊攤小吃是山寨簡易版。

比如:自己的潤餅自己包 台獨前輩史明辦尾牙鼓勵後進別喪志

2019/03/18

忍耐是多瑪暮

忍耐是 Dormammu

沉默就是懦弱,忍耐是多瑪暮



鳳飛飛-我是中國人:

2019/03/04

慶祝戰敗投降

慶祝戰敗投降



亂演。
當時台灣就是日本。
自己國家戰敗投降怎麼可能歡呼?又不是中國帶路黨。
當年米軍跳島,沒打台灣。怎麼會知道米軍會派石岡一郎來佔領?
就算未卜先知,知道石岡一郎要來佔領,也會同時知道貪腐屠殺姦淫擄掠吧?
這種只騙得到沒跟日本時代長輩聊過的。

2019/03/03

曬英癡

曬英癡

自己不知道小英戰略,然後質疑獨派無戰略的英癡。
這種水準我懷疑可能是藍丁反串,分化台派。
如果英癡都是這種水準,那真的只能祈禱天佑台灣了。









無聊:


2019/02/11

維尼倒車禁宮鬥

維尼倒車禁宮鬥
2019-02-11 發表於自由時報

以宮鬥劇本身的優缺點來解釋中國禁宮鬥劇的原因實在是高估了中國人的智商,並低估了其情商。禁宮鬥跟禁維尼、倒車、刁大大一樣:都只是單純的避諱而已。如果宮鬥劇真是因爲對社會產生不良影響而被禁,那迪士尼新電影《摯友維尼》(Christopher Robin)呢?之前的《後宮甄嬛傳》呢?

自從習近平取消任期限制,實質登基稱帝以來,就成了中國的中心,全中國都爲他服務。「倒車」影射到稱帝,也得避諱。而其網傳外形類似的小熊維尼也被禁,還直接導致迪士尼新電影《摯友維尼》被禁播。有刁姓中國人要以自己的綽號「刁大大」註冊商標,被拒絕的理由也是「容易產生不良的社會影響 」,大家心知肚明,真正的原因是「習大大」的簡體字是「习」。都是爲了避諱。


-- Source Credit

習皇稱帝,必有前朝孤臣孽子與頑民。習帝要是當真文成武德,澤被蒼生也就還則罷了,偏偏「德不配位」,美中貿易戰打得屋漏偏逢連夜雨:全世界只有美國的大豆產量能餵得飽中國豬,跟巴西買轉口貿易美國豆後,還得面子裏子盡失地服軟認慫,回去跟美國買。從俄羅斯進豬送瘟、南海玩成26國聯軍、過期疫苗、股匯房市齊崩、「不可描述」的霧霾、東土耳其斯坦集中營、失業大軍、中興、華爲、美艦隊台灣海峽被號稱是「借過」還得跪求別「鬧事」,連地表最左膠的瑞典、加拿大都惹毛了。

這時候都已經準備好要「吃草」了,習大大的禁宮裏不鬥才怪。而宮鬥劇剛好歪打正着地踩到了習大大的痛腳:因爲此時「『禁宮』鬥」,所以才會「禁『宮鬥』」。習大大的胸襟連「刁大大」都容不下了,哪有可能容許延禧放肆?否則延禧也不過是複製甄嬛的成功模式而已,既然有前例可循,爲何此時此刻不如彼時彼刻?集權國家號稱鐵腕,於國計民生大計或能拖個一年半載,但事關禁宮,怎麼可能放任至今?就因爲習大大當時還沒窩囊到這份上,沒被甄嬛「譏刺」到有被批逆鱗的感覺啊。而沒考慮到在這個關鍵時刻禁,會越描越黑,正證明了習朝已經急到要跳牆了。





2019/01/28

遍地桃李到台灣

遍地桃李到台灣



「遍地桃李」聽在懂台灣和樂話的人耳裏,就是「騙豬頭你」。
難怪石岡一郎要禁台語


原創冷笑話:蔣公

原創冷笑話:蔣公

問:
中國國民黨教台灣人稱:「國父孫中山先生」、「總統蔣公」。
爲什麼只有蔣是「公」?爲什麼「國父」只是「先生」,而不是「孫公」?



答:
因爲「公」其實是在避「宮」的諱。






-- Source Credit

2019/01/25

王子、公主與巨嬰

王子、公主與巨嬰

每個人的行爲準則不同,有時會有衝突。所以人類社會有「法律」的存在來規範最低標準,以避免衝突。就算不懂也不能違反。

對自重重人的成員來說,有作爲「通則」的「禮儀」。不一定要遵守,但是要維持和諧、表示尊重,最好遵守。

每個人的在自己私領域裏,又有對自己片面有利的「規矩」。可以在私領域裏實施。理論上應該在別人進入私領域之前告知在「法律」、「禮儀」規範外的「附例」,不過巨嬰們通常沒這種水準而只會放馬後炮。

在公領域要求別人遵守「禮儀」,老子稱之爲:「上禮為之而莫之應, 則攘臂而扔之。」。而在公領域還要把自己的「規矩」當作「法律」來要求別人的,零北稱之爲王子、公主。

公開發言屬於公領域,包括公開推、公開噗。有 tag 只是代表那句話是誰(公開)講的或講給誰聽的,不代表那個推或噗是私人的,仍然是公開言論。

建議巨嬰王子、公主,可以學着用私推、私噗。

當然他們有丟臉(吃屎)的自由,而我們也有欣賞(恥笑)他們傲嬌的自由:想公開討拍,又玻璃心到受不了公評。

巨嬰最簡單,只有條件反射(制約反應),不用想太多,和諧地過着幸福快樂的小日子就好(歲靜好)。

2019/01/02

掐煉狗膏

掐煉狗膏

20190101發表於推特。

適應症:台派人士不得已要學狗吠時外用。

其一
傷民豬意 污黨所宗
已賤民國 已禁大同
資兒剁士 危民前鋒
俗也肥蟹 豬意是從
失勤失勇 屄心屄中
遺心遺德 貫徹私衷

其二
賞面蘿莉 吾襠所腫
以姦民幗 以精大童
自餌多濕 偽民欠縫
夙夜匪洩 豬遺濕蔥
私情濕擁 屄心必中
遺心遺德 貫徹屎中

2019/01/01

盧秀燕滿滿的空氣

盧市長滿滿的空氣



台中市新科市長盧秀燕女士就職典禮時發放的「驚喜小禮物」是《谷關空氣》,並且有英文翻譯註明 "Air of Guguan"。這霉頭觸得可大了。因爲英文俚語 "Full of air" 是「充滿『米田共』(鬼扯/瞎扯)」或是「太多話」的意思。


-- Source Credit

如果不加註英文,只有中文漢字的話,那還不能張飛打岳飛地用英文俚語來做這種解釋。但是一旦用英文加註了 "Air of Guguan",就伴隨了瓶子裏是 "Full of Air" 的認證。

-- Source Credit

盧市長就職典禮送這種「小禮物」,是因無知而誤觸自己霉頭?還是囂張地大方承認自己的政見全是空話,更要留下紀念品當作永世的證明?

不知道盧市長有沒有國際觀?只要幕僚裏有人具備英、美、加的國際觀,就該懂這個梗。還是正港中(華民)國藉(有別於因非法行政命令而被「視爲」具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台灣人)認爲兩個中國之間是國與國關係?

但不論是無知還是囂張,卻都很巧合地影射了英文的原意。既然蓋棺方能論定,那筆者期待盧市長卸任那天,來確認這個小禮物的價值與真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