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2

筧橋英烈認證支那自卑

筧橋英烈見證支那自卑

發表於2018-10-25:讀報《「支那」是貶義詞? 翻開歷史卻不是這樣……

中國廈門大學一名女研究生在微博罵亂丟垃圾的人「惡臭你支」,被認爲用了日本侮辱中國人的用語「支那」。但是根據傳說中筧橋英烈閻海文的遭遇可以證明:「支那」一詞只褒不貶,包括日本使用支那一詞的動機,主觀上也不具貶義。支那人明知以上兩點,但因爲自卑,所以碰磁堅持支那的貶義。筆者的臉書帳號也因舊文中含「支那」而被禁言30天中。





根據中華民國空軍官網:「閻烈士海文…… 二十六年八月十七日,烈士隨同其所屬五大隊同志飛炸上海北四川路日軍陸軍司令部時,遭敵人高射炮擊中,機身著火,跳傘落入敵陣,數十名日軍圍捕與勸降,不為所動並持槍擊斃五名日軍,以最後一彈自戕成仁。日人感佩,特為之埋葬,立碑刻文曰:『支那空軍勇士之墓』,並行禮致敬。」

假設易地而處,支方安葬了日方陣亡飛行員後,要表示敬意,會不會立碑:「鬼子空軍勇士之墓」?

既然要費事安葬立碑並敬禮,就不會爲德不卒地爲了在口舌上佔不入流的小便宜,因墓碑上的文字而功虧一簣。就算真的要辱華,已經有了「清國奴」,又何必「支那」?可見日方使用「支那」一詞,並無貶義。而知道此事件的支方,雖心知肚明,卻因爲自卑而故意碰磁日方。

自佛教傳入支那以來,「支那」一詞千餘年來一直是讚頌。坐井觀天的支那人不具備國家觀念,只知道「天下」朝代更迭。將其他國家視爲「藩屬」、「化外之民」。天竺以梵文稱之爲摩訶至那。佛教傳入支那後,支那人也都以此自稱,從唐玄宗到康有爲、梁啓超、魯迅、嚴復、宋教仁還有恐怖攻擊清國,顛覆支那政府的美國藉國際恐怖分子 Nakayama Kikori 醬皆然。日本會知道「支那」兩字,還是支那人自己教的。地表要到1912年才有中國。歌頌大唐貞觀、開元之治,但卻沒臉要天可汗的「支那」。只爲了「鬼子」們叫了聲「支那」,自己自卑卻怪祖宗名字難聽,真可謂:「一屁打過江」兼「牽拖厝邊」。不是號稱「子不嫌母醜」的嗎?

現在支那一詞所具的貶義,來自支那人自己的廢。「支那」的廢,跟「強國」、「中國」,甚至 "China" 有87分像:都是被支那人自己玩殘的。不是因爲「強國」、「中國」、 "China" 具貶義,而是支那人的作爲讓人不敢恭維,導致全世界流行 China Free (不含支那原料),包括支那人自己都全世界掃奶粉、疫苗。



莎士比亞曾經曰過:「玫瑰不叫玫瑰,亦無損其芳香。」日本被支那叫「鬼子」爆七十年,四海都還是有精日,連支那也有。日本遊客受人尊重,德國浪漫之路上的路標一路都含德、英、日三文。反過來說:「睾賽不叫睾賽,亦無損其腐臭。」臭的是支那本身而不是「支那」二字。不知恥的支那人,不論是被稱爲「強國」或「(看起來是大國器量卻是小國,平均起來就是)中國 」,都只是在製造新的辱華貶義詞而已。支那人在「支那」兩字上雞蛋裏挑骨頭,徒顯其器量格局之狹小,玻璃心之脆弱。這種不知恥的行爲,比因滅頂行動而勤換包裝、藏五輪商標的林鳳營味全更幼稚、窩囊。



羅斯福夫人埃莉諾女士說過:「記住:沒有人能使你感到自卑,除非你先同意。」( “Remember, no one can make you feel inferior without your consent.”)

閻海文見證,支那人與臉書雙重認證了「支那」人的「自卑」,因爲支那人「同意」了。

延伸閱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