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7

Wonder Prez/灣的宗痛

Wonder Prez/灣的宗痛

灣的宗痛/Wonder Prez:



灣的女人/Wonder Woman:
-- Source Credit

2018/08/11

原創冷笑話:維尼

原創冷笑話:維尼

問:爲何汁男要摯友維尼》?



答:因爲「萬丈雄心 難維尼」

2018/08/08

原創冷笑話:中山考

原創冷笑話:中山考

問:爲什麼孫文旅日時要化名爲中山樵?



答:因爲「中山」的日語讀音是「那咖壓馬」(なかやま)。

2018/08/02

請劉威廷加入太陽馬戲團

請劉威廷加入太陽馬戲團

根據二崙健民跆拳道訓練中心國際五段教練高知遠先生對跆拳道的評語,筆者認爲跆拳道國手劉威廷學藝不精,又把舞臺看得比國家還重,不適合當國手,比較適合加入太陽馬戲團(Le Cirque du Soleil)。

高知遠先生在《曾志朗的跆拳道》一文中寫道:「跆拳道本是一門透過拳腳演練生命之道的修習法門,因此學習者皆不以拳腳自重,相反的,段數越高、技藝越精,其對於生命的洞見越顯精奧。」


1936年,日本殖民地的朝鮮人選手孫基禎代表日本參加第十一屆的柏林奧運,勇奪馬拉松金牌,當領獎時,響起了日本國歌、升起了日本國旗。孫基禎深感民族的屈辱與亡國之痛,當日本國旗升起時,他低頭沈默,並用手中的月桂樹遮掩衣服上的日本國旗。領完獎後,他撕毀了日本隊的隊服。

國家叫什麼,運動員不一定能改變,但是能努力嘗試。有像孫先生那樣做的,也有像劉先生這樣扯後腿的。

與孫先生相比,劉先生卻只爲了正名有「風險」就「寧願維持現狀,以中華隊、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之名在國際舞台上拚搏」。「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劉先生這種言論,「匹夫」不如。可見2018年台灣的跆拳道國手劉先生「技藝」不精,其「對生命的洞見」甚至不如82年前的朝鮮馬拉松選手。讓一個不如82年前馬拉松選手的跆拳道選手代表國家,不但是國恥,更是對各國選手的不尊重。



加拿大蒙特婁的太陽馬戲團自1999年起,融合東方之龍(DRAgon)與西方之獅(LION)爲 Dralion。跟把毫不相干的中華與台北硬湊成 Chinese Taipei 的米克斯有87分像。Dralion 節目中大量起用武術運動員來表現 DRA。很適合作爲不在乎「正名」的武術運動員的「舞台」。劉先生可以在 Dralion 裏 Kuso 一下 Piko 太郎:"I have a Chinese. I have a Taipei. Uh! Chinese Taipei."



當然也有可能劉先生現在的言行只是忍辱負重的障眼法。雖然現在不擇手段也要出場,但其實他打算在奪標領獎時效法孫基禎,也未可知。



發表於2018-08-02自由時報


中華之於台灣,相當於日本之於朝鮮。「來自台灣的中華隊選手」好比「來自朝鮮的大和隊選手」。

延伸閱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