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1

「老西」有問題

「老西」有問題

三月12日魏安德先生投書自由時報「老西,我雞道」一文。本人認爲魏先生的論點自相矛盾,而且不瞭解漢語拼音,充滿成見。如果注音符號當真如魏先生所言,「注音符號是接近完美的一套系統」那爲什麼還可能發生「雖然念得不正確還是會很正確地寫下注音符號」這種「奇妙」的事?魏先生又說注音符號、繁體字都是「華人文化核心的一部分一樣」,就算是真的,爲什麼台灣人要越俎代庖地去保存連(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棄如敝屣的廢物?

不是羅馬字的發音都一樣。漢語拼音沒問題。會把漢語拼音唸錯,是因爲沒學過漢語拼音。大家都知道 Nice 的英文唸「耐斯」,但是如果當作法國城市名,就必須唸成「尼斯」。Zuckerberg 的 Zu 要當作英文唸才是「足」。如果當作德文,就得唸「醋」。魏文號稱「漢語拼音裡的i有時候念『ㄧ』,有時候不念『ㄧ』」。德文的 i 跟 e 也有不同的念法:"ie" 唸長「一」,但 "ei" 卻讀作「愛」,要不要也另外發明一套字符,或是把注音符號夾去配?學會注音符號,還會把「政治」念成「贈字」,那學過漢語拼音還會「老西,我雞道」,難道就不可能是學生自己口音的問題?何況還有可能是「老西」沒教過漢語拼音,學生憑自己的理解尼斯、耐斯不分地亂唸。

李遠哲博士曾經說過:通用拼音跟漢語拼音很像。會了其中一種,不用半天就能學會另一種。筆者認爲這種說法太誇張。需要花半天才學得會的,如果不是啓智班,就是李博士把練習的時間也算進去了。對懂羅馬字的學生,筆者教漢語拼音向來不用五分鐘。最高記錄是在五分鐘內教會一位國中沒畢業,學歷只有小學程度,上過新住民識字班,學不會注音符號,深爲分不清「ㄓㄔㄕ」跟「ㄗㄘㄙ」而苦惱的越南人。我跟她說,漢語拼音比較例外的地方是:q 唸 ㄑ,c 唸 ㄘ,r 唸 ㄖ,x 唸 ㄒ,ü 唸 ㄩ,但是常見的美式鍵盤沒有 ü,而且滿韃語用不着 v, 所以通常用 v 代替 ü。而「ㄓㄔㄕ」就是捲舌的「ㄗㄘㄙ」。捲舌加 h,所以 z, c, s 捲舌就成了 zh, ch, sh。ㄦ 是 er。i, ü 在字首要加 y,比如:yi, yu。Er 在字中不用 e, 比如「哈爾濱」是 Harbin 不作 Haerbin。這樣要超過 5 分鐘來學?那位越南女士立刻就能用智慧型手機用漢語拼音輸入漢字了。

「西、師、雞、知」的漢語拼音分別 ”xī, shī, jī, zhī“ 完全不同,而且在捲舌與否方面,表現得比注音符號更加清楚明瞭。會唸錯,不是學生自己發音有困難,就是老「西」有問題,絕非漢語拼音之罪。要上綱到「華人文化核心」就更加可笑了。撇開這是他(中)國事務不談,這教他們始皇帝首創「書同文」的小篆情何以堪?而比石岡醬還幼齒的注音符號要號稱「傳統」,除了氣得「死」新港文書,更是跟號稱「古蹟」的石岡神社有87分像。照魏先生的邏輯,英語系國家則更應該拋棄羅馬字,恢復使用遠比注音符號更悠久,更有文化特色的盧恩字符。

筆者認爲:注音符號的支持者是先入爲主,石岡醬狂禁羅馬字的威權餘虐白色恐怖殘留。對羅馬字有制約反應的排斥。

筆者也是個背包客。因爲會漢語拼音,所以在全世界的網咖,都不需要有標注音符號的殘廢用鍵盤。在台灣就算你會盲打注音符號,你會的也只是美式鍵盤,到東歐就廢了。碰到網咖的電腦要是用不了中文輸入法,就完全不能用中文了。

筆者建議:可以來個公平實驗:收一羣小一學生,像打球分兩隊般分兩班,讓兩位老師輪流一個一個挑。一班只教羅馬字;另一班只教注音符號。看兩班哪一班學得快又準。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