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3

賤民看聾瞎

賤民看聾瞎

筆者是賤到都已經在中國混過幾年,卻還看不見中國的進步的超級賤民。不過筆者賤民我在中國倒是見識過不少看不見中國落後的聾瞎。

筆者曾經在支那某軟件園區就業。那個園區有一幢外觀超唬人,像飛碟般的大會議廳,還有一幢附屬旅館。領導們來視察,就在會議室裏吹冷/暖氣開會,住旁邊的附屬旅館吃當地特產、玩女人。以上是追隨支那領導們的聾瞎們看得到的。

賤民我看到的是:電腦機房是後來才隔出來的隔間。窗戶橫跨機房隔間牆,隔間無法密封,會漏冷氣。鋁窗不是氣密窗也就算了,下雨時如果颳風,會把窗框下面的積水噴進辦公室內超過4公尺遠,所以下雨時要記得給電腦、鍵盤穿雨衣。辦公大樓一樓內的噴水池平常養蚊子,只有領導們來時「視察」時才會開燈、噴水。

軟體開發,要求不高:有人腦,有電腦,有電(玩電腦稍微專業一點的,還要敗不斷電系統),有網路。只要有這些,獨行俠都能搞出按卓手機系統的祖宗:Linux。但這軟體園區電網基礎建設爛,三不五時無預警停電也就算了,最扯的是:只要領導們到外觀很先進的會議廳大樓開會,領導們冷氣一吹,就會跳電,所以就停我們的電,包括機房在內,把電留給領導們吹冷氣。我們被停幾次電後,學乖了,不敢奢求園區給我們電用,只跪求知道領導們要來,停電前,先知會我們一聲,給我們存檔關機的機會。然後我們這些賤民就苦中作樂地坐在窗邊笑看樓下領導們帶進來一個個的聾瞎。

-- 攝於上海古北,2008年8月25日

上海的高樓有目共睹,但沒人看得到的下水道呢?真正進步的國家建城先建基礎建設,包括下水道;中國造鎮先建吹彈得破的鬼樓。連個下水道都做不好還有臉號稱「進步」?騙聾瞎咩?


-- 攝於上海古北,2008年8月25日

高雄小港機場有史以來唯一一次聽說有人在機場大廳棒賽,不是來自非洲種族清洗鬧饑荒的小國家的失學難民,而是號稱「和平崛起」的中華「上國」。會認爲中國進步,就好像看到有人掛裸雷(Rolex),就算他明明連上個廁所都不會,仍然認定他有錢,卻裝不知道那是借高利貸買的山寨貨。

-- 漏水的上海七寶地鐵站,攝於20080305

台灣在某些方面的確比中國落後,比如:簽名(全世界都是認筆跡,可以自由簽,但只有在鬼島常被要求簽漢字正楷,導致與國外簽過的文件不符合)、兩段式左轉(中華民「國」全球獨步的暴政)、學生制服像囚犯般繡編號、髮禁、舞禁、讀文言文、軍訓課(中國學生連立正、稍息、敬禮都不會)、教官、在護照封面貼貼紙……等,但這些大都是石岡一郎醬世所罕見的威權餘毒。這些威權餘毒在台灣已經內化成威權餘孽的平庸的邪惡。筆者在台灣見識過號稱簽名必須簽法定文字的律師,還有號稱人權城市,不取締不禮讓行人,卻嚴格取締機車未依規定兩段式左轉的高雄市。但這只能說是台灣被支那石岡淘汰郎醬帶賽而退步,不能算是中國進步。




蓋高樓,借錢、賣祖產就行;訓練自以爲是的十三億綏遠碧珠上廁所:難,連號稱進步的上海鬧區一個路口五個人管還會有不遵守號誌的,比牧羊還高難度。中國真的有那麼進步,中國的領導們爲什麼不把子女留在中國靠爸卡位?反而把子女送米國拿綠卡?領導們對聾瞎們能比親骨肉優待嗎?難道說聾瞎們都是領導們「美極人寰」的「干兒女們」嗎?



延伸閱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