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盧麗安她媽的兩國論

盧麗安她媽的兩國論

2018年10月28日發表於自由時報:《盧媽媽的兩國論

根據聯合報載,中國19大黨代表盧麗安她媽蔣美櫻女士表示:很多人是雙重國籍都沒問題,盧卻被取消戶籍,身為平民百姓,對此情況莫可奈何。

這是標準的兩國論。


-- Source Credit

中國跟號稱也是中(華民)國的台灣都有戶籍制度。通訊地址跟戶籍地址雖然可以不同,但在「國」內,戶籍只能有一個。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領土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境,外加外蒙古、唐努烏粱海、白頭山、黑瞎子島、江東六十四屯、阿巴該圖洲渚、帕米爾高原西部、南坎及江心坡。當盧麗安伉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設藉時,就是將戶口搬到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竊占的淪陷區內,仍在國內。因爲國內戶籍只能有一處,所以取消盧麗安伉儷的在台戶籍,是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依法行政。好比打狗市戶政事務所因爲電腦連線故障,沒發現原打狗市民已在天龍國設藉,待電腦連線恢復正常後,戶政事務所將原打狗市民取消戶籍一般地日常。

然而蔣女士卻擔心盧氏伉儷以後返台會受影響,將此事與「雙重國籍」相提並論,可見蔣女士反對中華民「國」政府取消盧氏伉儷戶籍,認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外國,盧氏伉儷是在外國設藉,而台灣海峽兩岸其實是兩國。

筆者對這種愛台灣的思想擊節稱賞。歡迎蔣女士大義滅親,加入我們台灣建國的行列。台灣(或中華民國)、中國:一邊一國。台灣建國後,因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外國,所以台灣出生的盧氏伉儷可以回歸祖國,申請取得台灣國國籍,不會影響到戶籍。因爲台灣建國尚未成功,所以盧氏夫婦不算叛國;如果台灣沒有建國,華獨成功,那共匪就是叛亂集團,也歡迎盧氏伉儷回國接受叛逃審判。

延伸閱讀:


2017/10/26

DISCO

DISCO

ST:D S01E06@09:23:


It has taken me almost 9 minutes to realise it is actually DISCO(VERY).
D'uh!

2017/10/25

台灣英文大丈夫

台灣英文大丈夫

發表於2018年10月25日自由時報:《台灣三次語言大換血--談英文列第二官方語言

台灣別說以英語文作爲第二官方語文沒問題,就算把英語做爲「國語」也是小菜一碟。我們早有三次成功案例。而且台灣人的英語文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差。真正爛的是教育、考試方式。

台灣三次成功的語言大換血分別爲:第一次是清國時代:台灣各族原住民,尤其是平埔族,改說福(台語)、廣(客家話);第二次是日本時代:以日語文爲一統全台的「國語」;第三次是車輪黨軍佔領:改用滿韃人的支那話(Mandarin Chinese)作爲車輪民「國」的「國語」。


-- Source Credit

除了改用日語那次的有相對多數的母語師資外,其餘兩次的學習資源、教材都遠不如當今英語文。已有使用人口更是幾乎都是從零開始。而最「成功」的一次,也剛好是最艱難的一次:要文明開化的台灣人跟着隨地吐痰,滿口方言鄉音,自己都不會講滿韃人的支那話的中國難民學。

當年全台完全不懂滿韃語的人口占至少85趴,而占15趴的中國難民又不是人人都懂滿韃語。中國難民只要略識之無就能到學校裏誤人子弟了,結果台灣人還能把滿韃語學得比中國人的普通話還強:中國因爲整體教育水準低落,到現在還在大力提倡「說普通話 寫規範字」。

舉世公認:中文比英文難學。台灣人跟戰亂中失學的中國難民學中文都能學得比中國人好了,在太平盛世裏學英文,不可能學不好,甚至可能比英美人還好。語文好不好,跟讀不讀書有關。電影戰馬裏(2:27:48)有一段德軍電英軍文法:英軍誇德軍英文好:"You speak good English." 德軍答:"I speak English well."

-- 濟南遙牆國際機場,攝於2009年

台灣人的英語其實沒那麼差。多益、托福、雅思等各個國際英檢的排行不佳,只是單純地反映參試者的成績,不能擴大解讀爲英文差。以排行高於台灣的中國爲例,首先,中國參試者占的人口比例就遠小於台灣,以大金字塔頂端比台灣全國,並不公平。其次,中國人不擇手段,偷了試題題庫作爲內部教材,專門針對考試學習。最後,實際走訪中國,就會發現,其實中國人的英語已經爛到匪夷所思的程度。筆者曾進出中國北京、上海、青島、大連、拉薩、成都鄭州深圳、長沙、南寧、杭州等機場。除了北京機場外,都有菜英文。最誇張的濟南遙牆國際機場,同一塊牌子都能同時有 Lounge 跟 Loungt 兩種拼法。要是在台灣,早就被釘得滿頭包了。但在中國,這根本是日常。連國際機場都如此,其他城市的菜英文,就更加匪夷所思了,更別提鄉下。連超市的「干貨」都能譯成髒話。


-- Source Credit

日前曾泰元先生《英文列第二官語?又來了!》一文,只要將「英文」兩字用「中文」替代,就可以證明其推論錯誤。但如果改用「文言文」替代,那麼「由部分的專業英文人士來負責即可,不必硬拉大多數人進來陪玩」倒是很合理。如果要考慮「殖民的歷史背景」那我寧可改學日文也不要繼續使用野蠻落後的滿韃語,畢竟現代中文裏的現代詞彙,如服務、組織、紀律、政治、革命、政黨、方針、政策、申請、解決、理論、哲學、原則……等,都是從日文漢字剽竊過來的,根本就是山寨版日文。脫支入日,不但不用再讀峿山曉露用的文言文,還能爽看理工論文、日文學、日劇、動漫、AV。

不需要像當年車輪黨在台灣那樣排擠禁絕其他語文,只要用當年推行滿韃語一半的力度來推行英語文,台灣人用英語文,肯定大丈夫。

-- Source Credit

中國機場菜英文:

特別推薦:《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1):縫上新舌頭》


2017/10/15

幻影區之門

幻影區之門

樂高蝙蝠俠電影@57:54 幻影區之門:


注意跟下面這個不同哦……
中國國民黨黨徽少了兩個兩齒:


哈麥兩齒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