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0

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快富街

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快富街

@07:23

Google Street View:

2017/09/14

不知道 Instagram 的豬

不知道 Instagram 的豬

豬圈擋了 Instagram。
豬圈裏的看盜版漫畫的豬沒聽過 Instagram, 所以需要說明。

-- 齊木楠雄的災難/第258話 災厄的轉校生出現!

2017/09/06

文言文的天才與白癡

文言文的天才與白癡

強迫別人學文言文的白癡連投降都藏不住自己的無能:馬屁拍到馬腿上;而強迫推銷文言文的天才則是台灣人眼中的華獨,也就是中國人眼中周子瑜式的車輪旗台獨。兩者都是在去中國化,加深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隔閡。

論是非:語言、文字都是溝通的工具。崇尚效率:包括容易解讀、使用。支那從唐宋八大家的「文以載道」,到五四諸賢,無不以淺白易懂,便於溝通、論理爲尚。能夠證明文言比白話好的天才簡直震古爍今,日後必將名留青史,威加海內。

然而支那的人治文化向來只論立場,不論是非。論立場:國共兩黨都肯定五四運動。尚文言的立場,唯有支那人稱蔣匪的日本皇民石岡一郎醬。被中國人民解放軍驅逐出境,流放海外,輸不起冰的の一郎醬逢中必反。中國「文化大革命」:提倡簡體字、白話文、羅馬字;一郎醬就逆向操作,「復興民族文化」:提倡文言文、繁體字,禁正(簡)體字、羅馬字。那些想投降中國,卻還提倡文言文的白癡,就如同高舉著一郎醬大纛:完全不懂得掩飾自己其實就是害中國難民被中國人民驅逐流放到「鬼島」,堅持「漢賊不兩立」的蔣匪餘孽

中國是個包括滿、蒙、回、藏、支的大國;支那不含滿蒙回藏。文言文只是支那的古文,不干滿蒙回藏屁事。而連支那也早就捐棄文言文。筆者自幼深受一郎醬「復興民族文化」政策荼毒,曾熱愛支那古文詩詞武術,並曾留學北美,更在中國工作多年。見識過的成千中國人中,通曉支那古文的,屈指可數。每跟因個人興趣而熟讀古支那文的極稀有支那同學、同事掉起書包唱和時,在場其餘衆中國人都插不上嘴。


盎格魯撒克遜弗托克字:

不列顛聯合王國,俗稱英(格蘭)國,包括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跟滿蒙回藏原本不通支那語一般,蘇格蘭與北愛爾蘭的祖語是蓋爾語(Gaelic),不是英語。而聯合王國現在用的是羅馬字(台灣俗稱英文字母),連英格蘭都早就不用盎格魯撒克遜弗托克文(Anglo-Saxon Futhorc)了。想跟中國「統一」而在台灣提倡文言文、使用繁體漢字的笨蛋,就跟想與不列顛聯合國「統一」而在台灣提倡人家早就不用的盎格魯撒克遜弗托克文有87分像,只會引來滿滿的黑人問號。


中國雖然不教文言文,但中文系還是會保存、研究,此外更有人會因個人興趣而主動學習。支那有道是:「強扭的瓜不甜」。選修的話,喜歡的人會選;必修的話,不喜歡的人會恨。學潮也是車輪匪黨被逐出支那的原因之一。爲了讓學生瞎忙而無餘裕興學潮的填鴨式教育,早就讓學生們恨透了課本:學校教什麼,學生就討厭什麼。反威權早已是顯學。妄想「化獨漸統」卻反成「台獨教父」的馬「先生」就是榜樣。

讓台灣人能當着中國人的面講中國人聽不懂的滿韃人的支那話(Mandarin Chinese),保漢賊之分,使台、中維持分裂現狀,是石岡一郎醬的遺願;讓學生痛恨古支那文化,是強迫推銷文言文的副作用。強迫推銷文言文,就像揮舞車輪旗一般,在中國眼中也是台獨。像周子瑜那樣,連在韓國拿著都不行。同時也是台獨人士眼中的華獨:也就是中國人跟台灣人的共同敵人。

(華)獨派天才搞文言文,就像石岡一郎醬那般地英明神武,永垂不朽;「統」派白癡搞文言文,就不要讓中國人知道,否則這馬屁就拍到腿上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