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7

原創冷笑話:玫瑰人生

原創冷笑話:玫瑰人生

問:什麼是《玫瑰人生》的真諦?




















答:


-- Source Credit

刺青、捕魚

2017/12/12

原創冷笑話:CD

原創冷笑話:CD

謎面:CD。打《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中一個角色。










答: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因爲她不怕滾水燙。


2017/11/26

原創冷笑話:醫美名醫

原創冷笑話:醫美名醫

問:全世界最出名的醫美診所是哪家?


John Denver-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答:米國西維吉尼亞州的山媽媽診所。
“To the place
矮鼻隆
西維吉尼亞
山媽媽”

2017/11/21

幹娃幾百

幹娃幾百

在非死不可看到這張照片:

-- Source Credit

首先,紀錄片是 Documentary, 不是 Document。Document 是文獻,不是紀錄片。
其次,照老外由左至右的閱讀習慣,只看左邊,就是 DO (幹) ME(娃),接着看到右邊 CUNT (幾百):"Do me, Cunt!" 就是個欠幹的在叫幾百吼伊敢。



Oh, e get as you dey do me, do me, do me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Girl, I love the way you do me
Do me [x6]
Boy, I love the way you do me
Do me [x6]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You go wound oh, you go wound oh, my baby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You go wound oh, you go wound oh
So na she step into the club house
See how the boys dem a drop down
And all the ladies just dey hala say
Them no know say wahala dey
If you no sodji, take am easy, make you no dey fall
This na the song for the dancehall
The way you move your body, ebe like say
(ebe like say) you no know say wahala dey
Na the way you do the things you do
Ebe like say you get plans for me and you
If I put it on you, you put it on me
What a man can do, a woman can do
If you do me, I do you, (man no go vex)
Step on the dance floor (man no go vex)
Touch me I touch you (man no go vex)
You say, I say (man no go vex)
If you do me, I do you, (man no go vex)
Step on the dance floor (man no go vex)
So won't you give it to me (I will give it to you)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some more)
E get a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give it to me
Eget u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E get a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x3]
So you can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So make you do me
Do me [x6]
Make you do me
Do me [x6]
Omo, check out the way she twist and wind it
Make me feel like and grind it, grind it
Every girl, I know say you dey eye me, eye me
After the show na the party for my room
Strictly for me and you, you
We get plenty things to do, do
So pull off the bump... and move, make we groove
Boy, you know say talk is cheap and you are tempted to roll with me
Me, I no be the bizzy body wey you see
What a man can do, a woman can do so
If you do me, I do you, (man no go vex)
Step on the dance floor (man no go vex)
Touch me I touch you (man no go vex)
You say, I say (man no go vex)
If you do me, I do you, (man no go vex)
Step on the dance floor (man no go vex)
So won't you give it to me (I will give it to you)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some more)
E get a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give it to me
Eget u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E get a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x3]
So you can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You go wound oh, you go wound oh, my baby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You go wound oh, you go wound oh
From the way you do the things you do
Ebe like say you get plans for me and you
Me, I no be the bizzy body wey you see
What a man can do, a woman can do so
If you do me, I do you, (man no go vex)
Step on the dance floor (man no go vex)
Touch me I touch you (man no go vex)
You say, I say (man no go vex)
If you do me, I do you, (man no go vex)
Step on the dance floor (man no go vex)
So won't you give it to me (I will give it to you)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some more)
E get a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give it to me
Eget u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E get as e dey do me, so make you give it to me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x3]
So you can give it to me some more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You go wound oh, you go wound oh, my baby
Na the way you dey do me, do me
You go wound oh, you go wound oh
作詞/作曲:Paul Okoye / Peter Okoye
《Do Me》歌詞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延伸閱讀:

2017/11/17

山寨版洛神賦

山寨版洛神賦

有你的小鎮第218話


這首詩是山寨版洛神賦。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辭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
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
日既西傾,車殆馬煩。
爾迺稅駕乎蘅皋,秣駟乎芝田,容與乎陽林,流眄乎洛川。
於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俯則未察,仰以殊觀,覩一麗人,于巖之畔。
迺援御者而告之曰:
爾有覿於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豔也?
御者對曰:
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則君王所見,無迺是乎?其狀若何?臣願聞之。
余告之曰:
其形也,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榮曜秋菊,華茂春松。
髣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
襛纖得衷,脩短合度。
肩若削成,腰如約素。
延頸秀項,皓質呈露。
芳澤無加,鉛華弗御。
雲髻峨峨,脩眉聯娟。
丹脣外朗,皓齒內鮮。
明眸善睞,靨輔承權。
瑰姿豔逸,儀靜體閑。
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奇服曠世,骨像應圖。
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
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
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
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於山隅。
於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
左倚采旄,右蔭桂旗。
攘皓腕於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
無良媒以接懽兮,託微波而通辭。
願誠素之先達兮,解玉佩以要之。
嗟佳人之信脩兮,羌習禮而明詩。
抗瓊珶以和予兮,指潛淵而爲期。
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
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
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
於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
神光離合,乍陰乍陽。
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
踐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
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
爾迺衆靈雜遝,命儔嘯侶,
或戲清流,或翔神渚,
或采明珠,或拾翠羽。
從南湘之二妃,攜漢濱之游女。
歎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
揚輕袿之猗靡兮,翳脩袖以延佇。
體迅飛鳧,飄忽若神,
陵波微步,羅陉生塵。
動無常則,若危若安。
進止難期,若往若還。
轉眄流精,光潤玉顏。
含辭未吐,氣若幽蘭。
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於是屏翳收風,川后靜波。
馮夷鳴鼓,女媧清歌。
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鸞以偕逝。
六龍儼其齊首,載雲車之容裔。
鯨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爲衛。
於是越北沚,過南岡,紆素領,迴清陽。
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
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
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
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璫。
雖潛處於太陰,長寄心於君王。
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於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
遺情想像,顧望懷愁。
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
浮長川而忘反,思綿綿而增慕
夜耿耿而不寐,霑繁霜而至曙。
命僕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
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 曹植,《洛神賦


啊都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
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
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
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璫。」
了,還「戀情」咧……
這明明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單相思咩。

零北認爲,這是支那漢化組取得英文圖源。原俳句被翻譯成英文後,早已面目全非。支那漢化小組逼不得已,只好山寨狗尾來續貂。

2017/11/13

賤民看聾瞎

賤民看聾瞎

筆者是賤到都已經在中國混過幾年,卻還看不見中國的進步的超級賤民。不過筆者賤民我在中國倒是見識過不少看不見中國落後的聾瞎。

筆者曾經在支那某軟件園區就業。那個園區有一幢外觀超唬人,像飛碟般的大會議廳,還有一幢附屬旅館。領導們來視察,就在會議室裏吹冷/暖氣開會,住旁邊的附屬旅館吃當地特產、玩女人。以上是追隨支那領導們的聾瞎們看得到的。

賤民我看到的是:電腦機房是後來才隔出來的隔間。窗戶橫跨機房隔間牆,隔間無法密封,會漏冷氣。鋁窗不是氣密窗也就算了,下雨時如果颳風,會把窗框下面的積水噴進辦公室內超過4公尺遠,所以下雨時要記得給電腦、鍵盤穿雨衣。辦公大樓一樓內的噴水池平常養蚊子,只有領導們來時「視察」時才會開燈、噴水。

軟體開發,要求不高:有人腦,有電腦,有電(玩電腦稍微專業一點的,還要敗不斷電系統),有網路。只要有這些,獨行俠都能搞出按卓手機系統的祖宗:Linux。但這軟體園區電網基礎建設爛,三不五時無預警停電也就算了,最扯的是:只要領導們到外觀很先進的會議廳大樓開會,領導們冷氣一吹,就會跳電,所以就停我們的電,包括機房在內,把電留給領導們吹冷氣。我們被停幾次電後,學乖了,不敢奢求園區給我們電用,只跪求知道領導們要來,停電前,先知會我們一聲,給我們存檔關機的機會。然後我們這些賤民就苦中作樂地坐在窗邊笑看樓下領導們帶進來一個個的聾瞎。

-- 攝於上海古北,2008年8月25日

上海的高樓有目共睹,但沒人看得到的下水道呢?真正進步的國家建城先建基礎建設,包括下水道;中國造鎮先建吹彈得破的鬼樓。連個下水道都做不好還有臉號稱「進步」?騙聾瞎咩?


-- 攝於上海古北,2008年8月25日

高雄小港機場有史以來唯一一次聽說有人在機場大廳棒賽,不是來自非洲種族清洗鬧饑荒的小國家的失學難民,而是號稱「和平崛起」的中華「上國」。會認爲中國進步,就好像看到有人掛裸雷(Rolex),就算他明明連上個廁所都不會,仍然認定他有錢,卻裝不知道那是借高利貸買的山寨貨。

-- 漏水的上海七寶地鐵站,攝於20080305

台灣在某些方面的確比中國落後,比如:簽名(全世界都是認筆跡,可以自由簽,但只有在鬼島常被要求簽漢字正楷,導致與國外簽過的文件不符合)、兩段式左轉(中華民「國」全球獨步的暴政)、學生制服像囚犯般繡編號、髮禁、舞禁、讀文言文、軍訓課(中國學生連立正、稍息、敬禮都不會)、教官、在護照封面貼貼紙……等,但這些大都是石岡一郎醬世所罕見的威權餘毒。這些威權餘毒在台灣已經內化成威權餘孽的平庸的邪惡。筆者在台灣見識過號稱簽名必須簽法定文字的律師,還有號稱人權城市,不取締不禮讓行人,卻嚴格取締機車未依規定兩段式左轉的高雄市。但這只能說是台灣被支那石岡淘汰郎醬帶賽而退步,不能算是中國進步。




蓋高樓,借錢、賣祖產就行;訓練自以爲是的十三億綏遠碧珠上廁所:難,連號稱進步的上海鬧區一個路口五個人管還會有不遵守號誌的,比牧羊還高難度。中國真的有那麼進步,中國的領導們爲什麼不把子女留在中國靠爸卡位?反而把子女送米國拿綠卡?領導們對聾瞎們能比親骨肉優待嗎?難道說聾瞎們都是領導們「美極人寰」的「干兒女們」嗎?



延伸閱讀:

2017/11/05

原創限制級冷笑話:火車快飛

原創限制級冷笑話:火車快飛

零北發現《火車快飛》有不同版本,分別是:
  • 一天要走幾百里
  • 一天要跑幾百里
  • 一天要飛幾百里
  • 不知走了幾百里
  • 不知跑了幾百里
  • 不知飛了幾百里

零北猜測:
「一天要」跟「不知」的分水嶺在支那人接觸台語。支那人原本「不知走了幾百里」,知道「幾百」是什麼意思後,根據個人需求,分別「走」、「跑」、「飛」了「幾百里」。

孤狗翻譯

2017/10/28

盧麗安她媽的兩國論

盧麗安她媽的兩國論

2018年10月28日發表於自由時報:《盧媽媽的兩國論

根據聯合報載,中國19大黨代表盧麗安她媽蔣美櫻女士表示:很多人是雙重國籍都沒問題,盧卻被取消戶籍,身為平民百姓,對此情況莫可奈何。

這是標準的兩國論。


-- Source Credit

中國跟號稱也是中(華民)國的台灣都有戶籍制度。通訊地址跟戶籍地址雖然可以不同,但在「國」內,戶籍只能有一個。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領土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境,外加外蒙古、唐努烏粱海、白頭山、黑瞎子島、江東六十四屯、阿巴該圖洲渚、帕米爾高原西部、南坎及江心坡。當盧麗安伉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設藉時,就是將戶口搬到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竊占的淪陷區內,仍在國內。因爲國內戶籍只能有一處,所以取消盧麗安伉儷的在台戶籍,是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依法行政。好比打狗市戶政事務所因爲電腦連線故障,沒發現原打狗市民已在天龍國設藉,待電腦連線恢復正常後,戶政事務所將原打狗市民取消戶籍一般地日常。

然而蔣女士卻擔心盧氏伉儷以後返台會受影響,將此事與「雙重國籍」相提並論,可見蔣女士反對中華民「國」政府取消盧氏伉儷戶籍,認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外國,盧氏伉儷是在外國設藉,而台灣海峽兩岸其實是兩國。

筆者對這種愛台灣的思想擊節稱賞。歡迎蔣女士大義滅親,加入我們台灣建國的行列。台灣(或中華民國)、中國:一邊一國。台灣建國後,因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外國,所以台灣出生的盧氏伉儷可以回歸祖國,申請取得台灣國國籍,不會影響到戶籍。因爲台灣建國尚未成功,所以盧氏夫婦不算叛國;如果台灣沒有建國,華獨成功,那共匪就是叛亂集團,也歡迎盧氏伉儷回國接受叛逃審判。

延伸閱讀:


2017/10/26

DISCO

DISCO

ST:D S01E06@09:23:


It has taken me almost 9 minutes to realise it is actually DISCO(VERY).
D'uh!

2017/10/25

台灣英文大丈夫

台灣英文大丈夫

發表於2018年10月25日自由時報:《台灣三次語言大換血--談英文列第二官方語言

台灣別說以英語文作爲第二官方語文沒問題,就算把英語做爲「國語」也是小菜一碟。我們早有三次成功案例。而且台灣人的英語文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差。真正爛的是教育、考試方式。

台灣三次成功的語言大換血分別爲:第一次是清國時代:台灣各族原住民,尤其是平埔族,改說福(台語)、廣(客家話);第二次是日本時代:以日語文爲一統全台的「國語」;第三次是車輪黨軍佔領:改用滿韃人的支那話(Mandarin Chinese)作爲車輪民「國」的「國語」。


-- Source Credit

除了改用日語那次的有相對多數的母語師資外,其餘兩次的學習資源、教材都遠不如當今英語文。已有使用人口更是幾乎都是從零開始。而最「成功」的一次,也剛好是最艱難的一次:要文明開化的台灣人跟着隨地吐痰,滿口方言鄉音,自己都不會講滿韃人的支那話的中國難民學。

當年全台完全不懂滿韃語的人口占至少85趴,而占15趴的中國難民又不是人人都懂滿韃語。中國難民只要略識之無就能到學校裏誤人子弟了,結果台灣人還能把滿韃語學得比中國人的普通話還強:中國因爲整體教育水準低落,到現在還在大力提倡「說普通話 寫規範字」。

舉世公認:中文比英文難學。台灣人跟戰亂中失學的中國難民學中文都能學得比中國人好了,在太平盛世裏學英文,不可能學不好,甚至可能比英美人還好。語文好不好,跟讀不讀書有關。電影戰馬裏(2:27:48)有一段德軍電英軍文法:英軍誇德軍英文好:"You speak good English." 德軍答:"I speak English well."

-- 濟南遙牆國際機場,攝於2009年

台灣人的英語其實沒那麼差。多益、托福、雅思等各個國際英檢的排行不佳,只是單純地反映參試者的成績,不能擴大解讀爲英文差。以排行高於台灣的中國爲例,首先,中國參試者占的人口比例就遠小於台灣,以大金字塔頂端比台灣全國,並不公平。其次,中國人不擇手段,偷了試題題庫作爲內部教材,專門針對考試學習。最後,實際走訪中國,就會發現,其實中國人的英語已經爛到匪夷所思的程度。筆者曾進出中國北京、上海、青島、大連、拉薩、成都鄭州深圳、長沙、南寧、杭州等機場。除了北京機場外,都有菜英文。最誇張的濟南遙牆國際機場,同一塊牌子都能同時有 Lounge 跟 Loungt 兩種拼法。要是在台灣,早就被釘得滿頭包了。但在中國,這根本是日常。連國際機場都如此,其他城市的菜英文,就更加匪夷所思了,更別提鄉下。連超市的「干貨」都能譯成髒話。


-- Source Credit

日前曾泰元先生《英文列第二官語?又來了!》一文,只要將「英文」兩字用「中文」替代,就可以證明其推論錯誤。但如果改用「文言文」替代,那麼「由部分的專業英文人士來負責即可,不必硬拉大多數人進來陪玩」倒是很合理。如果要考慮「殖民的歷史背景」那我寧可改學日文也不要繼續使用野蠻落後的滿韃語,畢竟現代中文裏的現代詞彙,如服務、組織、紀律、政治、革命、政黨、方針、政策、申請、解決、理論、哲學、原則……等,都是從日文漢字剽竊過來的,根本就是山寨版日文。脫支入日,不但不用再讀峿山曉露用的文言文,還能爽看理工論文、日文學、日劇、動漫、AV。

不需要像當年車輪黨在台灣那樣排擠禁絕其他語文,只要用當年推行滿韃語一半的力度來推行英語文,台灣人用英語文,肯定大丈夫。

-- Source Credit

中國機場菜英文:

特別推薦:《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1):縫上新舌頭》

延伸閱讀:

2017/10/15

幻影區之門

幻影區之門

樂高蝙蝠俠電影@57:54 幻影區之門:


注意跟下面這個不同哦……
中國國民黨黨徽少了兩個兩齒:


哈麥兩齒


2017/09/20

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快富街

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快富街

@07:23

Google Street View:

2017/09/14

不知道 Instagram 的豬

不知道 Instagram 的豬

豬圈擋了 Instagram。
豬圈裏的看盜版漫畫的豬沒聽過 Instagram, 所以需要說明。

-- 齊木楠雄的災難/第258話 災厄的轉校生出現!

2017/09/06

文言文的天才與白癡

文言文的天才與白癡

強迫別人學文言文的白癡連投降都藏不住自己的無能:馬屁拍到馬腿上;而強迫推銷文言文的天才則是台灣人眼中的華獨,也就是中國人眼中周子瑜式的車輪旗台獨。兩者都是在去中國化,加深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隔閡。

論是非:語言、文字都是溝通的工具。崇尚效率:包括容易解讀、使用。支那從唐宋八大家的「文以載道」,到五四諸賢,無不以淺白易懂,便於溝通、論理爲尚。能夠證明文言比白話好的天才簡直震古爍今,日後必將名留青史,威加海內。

然而支那的人治文化向來只論立場,不論是非。論立場:國共兩黨都肯定五四運動。尚文言的立場,唯有支那人稱蔣匪的日本皇民石岡一郎醬。被中國人民解放軍驅逐出境,流放海外,輸不起冰的の一郎醬逢中必反。中國「文化大革命」:提倡簡體字、白話文、羅馬字;一郎醬就逆向操作,「復興民族文化」:提倡文言文、繁體字,禁正(簡)體字、羅馬字。那些想投降中國,卻還提倡文言文的白癡,就如同高舉著一郎醬大纛:完全不懂得掩飾自己其實就是害中國難民被中國人民驅逐流放到「鬼島」,堅持「漢賊不兩立」的蔣匪餘孽

中國是個包括滿、蒙、回、藏、支的大國;支那不含滿蒙回藏。文言文只是支那的古文,不干滿蒙回藏屁事。而連支那也早就捐棄文言文。筆者自幼深受一郎醬「復興民族文化」政策荼毒,曾熱愛支那古文詩詞武術,並曾留學北美,更在中國工作多年。見識過的成千中國人中,通曉支那古文的,屈指可數。每跟因個人興趣而熟讀古支那文的極稀有支那同學、同事掉起書包唱和時,在場其餘衆中國人都插不上嘴。


盎格魯撒克遜弗托克字:

不列顛聯合王國,俗稱英(格蘭)國,包括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跟滿蒙回藏原本不通支那語一般,蘇格蘭與北愛爾蘭的祖語是蓋爾語(Gaelic),不是英語。而聯合王國現在用的是羅馬字(台灣俗稱英文字母),連英格蘭都早就不用盎格魯撒克遜弗托克文(Anglo-Saxon Futhorc)了。想跟中國「統一」而在台灣提倡文言文、使用繁體漢字的笨蛋,就跟想與不列顛聯合國「統一」而在台灣提倡人家早就不用的盎格魯撒克遜弗托克文有87分像,只會引來滿滿的黑人問號。


中國雖然不教文言文,但中文系還是會保存、研究,此外更有人會因個人興趣而主動學習。支那有道是:「強扭的瓜不甜」。選修的話,喜歡的人會選;必修的話,不喜歡的人會恨。學潮也是車輪匪黨被逐出支那的原因之一。爲了讓學生瞎忙而無餘裕興學潮的填鴨式教育,早就讓學生們恨透了課本:學校教什麼,學生就討厭什麼。反威權早已是顯學。妄想「化獨漸統」卻反成「台獨教父」的馬「先生」就是榜樣。

讓台灣人能當着中國人的面講中國人聽不懂的滿韃人的支那話(Mandarin Chinese),保漢賊之分,使台、中維持分裂現狀,是石岡一郎醬的遺願;讓學生痛恨古支那文化,是強迫推銷文言文的副作用。強迫推銷文言文,就像揮舞車輪旗一般,在中國眼中也是台獨。像周子瑜那樣,連在韓國拿著都不行。同時也是台獨人士眼中的華獨:也就是中國人跟台灣人的共同敵人。

(華)獨派天才搞文言文,就像石岡一郎醬那般地英明神武,永垂不朽;「統」派白癡搞文言文,就不要讓中國人知道,否則這馬屁就拍到腿上了。

2017/08/23

蔡英文在崇山曉?

蔡英文在崇山曉?

筆者看得懂終戰後僞中華民國在台灣歷任領導人在台灣的作爲。但是筆者搞不懂蔡英文在崇山曉?

賴清德說:「目前台灣就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但中華民國早就亡國了。現在所謂的中華民國,是被洗腦的無國籍台灣人民配合支那黑社會辦的家家酒。家家酒不論辦得再如何澎湃,都不是真的。只要不再違法濫權,依法行政,就可以終結在台灣的僞中華民國,台灣就可以建國。

僞中華民國不具備國家四要素:

人民:
日本到1951年舊金山和約才放棄台澎主權。一九四六年時,台灣人民仍是日本公民。一月十二日,國民政府行政院公告:「台灣人民一律恢復中華民國國籍。」如果有效,那英國政府隨時可以公告「美國人民一律恢復英國國籍」此一行政命令非但違反國際法,連中華民國國內法的法源依據都沒有。如果佔領台灣的是中華帝國,皇帝可以言出法隨。可惜佔領台灣的是中華民國國軍:既然號稱是民主國家,行政命令必須有法源依據。因此就算根據中華民國國內法,此行政命令仍然無效。在舊金山和約簽訂前,台灣人就是日本人;簽訂後,台灣人無國籍。而蔣匪只是流寇,不是中國合法政府,所以根據中國國籍法第四、五條,中國難民的國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屬於中華民國。不論根據國內法或國際法,僞中華民國的人民,都沒有人民。

領土:
根據國際法、舊金山和約,日本政府只有放棄台澎主權,並未將台澎主權轉讓給中華民國。根據國際法,中華民國從未經任何合法手段取得台澎主權,沒有條約,沒有法源依據;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明文規定領土不含台澎。不論根據國內法或國際法,台澎都不是中華民國的領土。蔣匪於一九五○年三月在台灣建立「中央政府」時,舊金山和約尚未簽訂,日本尚未放棄台澎主權。也就是說,僞中華民國所謂的「中央政府」,當年是建立在日本領土上的。

政府:
蔣介石於1949年1月21日引退。從當天起,中華民國領導人爲代總統李宗仁。任何繼續追隨、聽命於蔣匪者,都是中華民國的叛徒。蔣匪於一九五○年三月在台灣建立「中央政府」時,蔣氏已經引退。未經代總統李宗仁授權在台成立的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內違憲,外違國際法。不論根據國內法或國際法,一九五○年三月在台灣建立的「中央政府」,都是一羣武裝土匪山寨已經滅亡的中國政權。

主權:
中華民國現在只剩21個邦交國。當年的滿洲國被蔣匪稱「僞」,都還有23個政權承認,而當年全世界的國家或政權只有80個,僞中華民國根本比滿洲國還僞。何況21個邦交國承認的是秋海棠的中華民國,不是番薯仔台灣。

假設曹長青先生在美國成立滿洲國中央政府,號稱要反攻大陸,統一美、滿,如果不考慮武力的差異,法理上跟蔣匪在台灣成立的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就有87分像:只欠盟軍的一紙佔領命令而已。所以僞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唯一任務,就是執行盟軍的佔領任務。這個概念,就跟美國出兵阿富汗、伊拉克後相同:協助當地人民成立民主政權,然後撤軍。

蔣匪集團因爲老巢被抄,無路可退,所以在(中國)國外(台灣)賴著不走,用「反攻大陸」放屁安狗心、增加國防預算來搜刮台灣財富。李、扁兩位心有餘而力不足。中國馬則全面傾中,全力追求歷史定位。但現在台灣女兒蔡英文全面執政,還有什麼藉口不依法行政?依法佔領軍政府應該做的事是:幫助台灣人民成立台灣政府,建立國家。蔡英文不可以宣告台灣獨立或改變國號,因爲她的身份是外來政權中華民國總統。這麼做不論國(憲法規定秋海棠無台灣中華民國)內、國際,都沒有法源依據。但協助台灣人民成立台灣政府,建立國家,則是在中華民國國外依國際法執行蔣匪集團未完成的盟軍命令。

只要依法行政,很多僞中華民國留下的爛攤子,都可以輕易解決。司法體系等於砍掉重練,司改一蹴可幾。年金問題更是小菜一碟:因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合法政權,中華民國的一切都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這也包括責任、債務,還有退休軍公教念茲在茲的「信賴保護原則」。中國代言人張安樂先生也已經金口允諾中國政府會給付退休金了。而台灣不屬於中華民國的一部分,沒有義務承擔中華民國的責任、債務。已經用台灣人民稅金違法支付的退休金,需要討回,退休軍公教請依「信賴保護原則」向繼承中華民國的新中國要求補足。

僞中華民國軍警早已不值得信賴:「軍」方「誤射」雄三、泄露「總統」行程,退將集體到中國唱義勇軍進行曲;條子的「能力」到現在還「不足」以找到太陽花暴警;年改公聽會縱放暴力學長現行犯們、爲了維護交通順暢跑進要關門的店內摔檳榔西施、在劉政鴻毀田時,團團圍住地主來「保護」;稱上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毀車輪旗;縱放「王八蛋」。蔡英文應該引進聯合國維和部隊,防止軍隊叛變,取代條子維持秩序。

台灣在政權轉移時處理新外國人方面很有經驗。要粗殘一點,就學萬惡日本鬼子對待清國奴:給中國難民一年時間決定是否移民台灣;要文明一點,就學中華上國引揚灣生:限制隨身行李、財物,成立支產公司,承諾日後歸還其餘財產。個人是希望個案寬大處理:像金恆煒、外獨會等人材,當然要竭誠歡迎;至於那些曾經明確表態的赤藍中國人,我們也歡送他們回歸祖國,謝謝再聯絡。

台灣建國後,可以依照國際法,向國際法庭控訴僞中華民國集團在台灣犯下的各項戰爭罪,包括屠殺戰俘、強制性交、徵兵、徵稅等。最後看蔡英文是要帶著殘餘自認是中華民國國民的滾回金馬,或是向中國投降,終結內戰,就都不關台灣人民 P 事了。

如果蔡英文不依法完成中華民國佔領軍的任務,那蔡英文的歷史定位就遠不如馬英九,甚至不如汪精衛。馬英九雖然是公認的「台獨教父」,但是他的本意是「化獨漸統」。他是個忠於中國,希望幫中國併吞台灣的中國人;汪精衛跟先進、文明的日本人合作,在自己的土地上,率領自己的人民,以自己的國號(也是中華民國),加入大東亞共榮圈。一樣經過日治後回歸「祖國」「溫暖」的懷抱,「狗去豬來」相信不是台灣特例:看蔣匪「抗戰勝利」後兵敗如山倒就知道。而蔡英文在自己的土地上,率領自己的人民,維持著使用外國僞政權國號的現狀,延續威權體制的種種不公,到現在還沒幫僞證入罪的阿扁平反。現在看起來,蔡英文似乎是在放着花不完的家產,不去當富家千金,反而立志當個愚昧惡劣的威權餘孽,追求台奸、戰犯的歷史定位,不是嗎?

延伸閱讀:




2017/07/28

原創冷笑話:通靈少女

原創冷笑話:通靈少女

問:通靈少女,猜一首歌。



答:快樂的出帆



卡魔妹

2017/07/27

未來的大東亞共榮圈

未來的大東亞共榮圈

2017版的攻殼機動隊被加拿大多倫多的 Now Magazine 說是「洗白」:大多數演員、角色都被換成白人;零北倒認爲還有洗支:在上海、香港取景,而不是日本。

攻殼機動隊@52:14,抗棒有「建豐鈕釦」、「興藝磁」:




難道說在未來世界,上海、香港都是大日本的一部分?

2017/06/13

有雷慎入:女巨人的真面目

有雷慎入:女巨人的真面目

雷:進擊的巨人第8卷

女巨人:
-- Source Credit

女巨人就是亞泥:
-- Source Credit

亞泥:
-- Source Credit

女巨人挖的?
-- Source Credit

延伸閱讀:


2017/06/04

原創冷笑話:超級無敵海景佛跳牆

原創冷笑話:超級無敵海景佛跳牆

問:佛跳牆爲何必須有海味?



答:因爲「感恩 seafood;讚嘆 seafood。」

2017/06/01

愚昧惡劣的威權餘孽

因部落格程式設定問題,導致提供給自由時報的網址錯誤。
完整版請見:http://blog.0bei.org/2017/05/stoneAgeBureaucrats.html

2017/05/30

愚昧惡劣的威權餘孽

愚昧惡劣的威權餘孽 (精簡版發表於2017-05-30自由時報

石岡一郎一夥(中國人稱:蔣匪)自因貪腐而被支那人民驅逐到台灣以來,一直輸不起地號稱「漢賊不兩立」,處處跟中國唱反調,逢中必反。中國提倡簡化字、羅馬字(漢語)拼音、公元紀年,石岡氏就禁。到現在匪酋們雖然尚未入土爲安,但也已經醃起來泡著蓋了棺。然而台灣至今仍然有一羣愚昧惡劣的威權餘孽,還在習慣性損人不利己地爲黨國幽靈服務,侵犯人民使用羅馬字、公元紀年的自由,強制推銷印章、繁體漢字、民國紀年。

台灣使用羅馬字的人口本來就不少。從新港文書到台文、各族原住民文的羅馬字聖經,都採用羅馬字。在石岡氏集團據台之後,一方面要扼殺台灣語言、文化,讓台灣人認賊(支那)作父,另一方面要跟中國唱反調,於是狂打羅馬字。於1955年下令禁止教會使用羅馬字。還曾經於1975年鬧出「沒收聖經」的國際醜聞。

-- Source Credit

雖然同爲羅馬字,但語言不同,意義便南轅北轍。比如 gift 在英文是「禮物」,在德文卻是「毒藥」。越南人名常用的「蓉」的羅馬字是 Dung,但要是把它當作英文,那就成了牲畜的「米田共」。因爲中國使用漢語拼音,所以僞支那共和「國」就曾經反全世界學中文都使用的漢語拼音,堅持使用威妥瑪拼音。馬「先生」掌權後,就橫柴入灶地將威妥瑪拼音改成漢語拼音。例如「赤嵌」:石岡氏採用威妥瑪拼音的 Chihkan,就被改成了漢語拼音的 Chikan。而這剛好是日文的「癡漢」,連英文維基百科都有收錄此一條目。日本有癡漢電車,鬼島有癡漢樓。拍個野外露出系列的話,必然可以吸引全球癡漢朝聖,於「拼經濟」大有助益。

石岡氏一夥狂禁羅馬字,禁到其鷹犬走狗連「羅馬字」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連護照上的中文羅馬字名都指鹿爲馬地稱作「英文名字」。不是用「英文字母」寫,就是英文了。英文的書寫文字本是盧恩字符,基督教傳入後,才逐漸改用羅馬字。使用羅馬字的語言包括:「拉丁語與羅曼語族(義大利語、法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等);日爾曼語族(英語、德語等);多數歐洲語言(波蘭語等);部分亞洲語言(土耳其語、越南語、馬來語、印尼語等;部份美洲原住民語言和大洋洲原住民語言(毛利語等);其他語言的拉丁化(漢語拼音、俄語等)」。「羅馬字」這三個字對黨國餘孽來說,無異於必須避諱的「佛地魔」。於是其鷹犬走狗就愚昧到不識羅馬字,而言必稱「英文」。德文名的 Johan,法文名的 Jean, 蘇格蘭文名的 Sean,都是聖經裏的同一個「約翰」,只有 John 才是英文名。而 Mao Zedong 仍然是中文名。把羅馬字名全當作英文名,就像是把「李世乭」(韓國碁士)、「手嶌葵」(日本歌手、聲優)都當作中文名一般地馬鹿野郎。



先進國家:法治;落後國家:人治。而把寶島治成鬼島的僞支那共和「國」,到現在還在存在比人治還不如的鬼治。民法第三條規定:「依法律之規定,有使用文字之必要者,得不由本人自寫,但必須親自簽名。如有用印章代簽名者,其蓋章與簽名生同等之效力。」明明是以簽名爲主,印章是替代品。而還活在石器時代的摩登原始人卻扔因循苟且地硬要人浪費錢去刻容易被仿冒的印章,方便詐騙集團行事,強迫現代人陪他們活在石器時代,讓台灣因此成爲地表最落後野蠻的地區。

愚昧惡劣的威權餘孽因爲不識羅馬字,所以察覺不到風向的改變,還在執行威權幽靈的意志,打壓羅馬字更是不遺餘力。除原住民使用姓名使用羅馬字頻遭刁難外,甚至還管到全民簽名上。全世界只有僞支那共和「國」的公務員會強迫人刻印章、改簽名。

簽名是每個人表現自我的極致。英文的 signature (簽名) move 意思是「招牌動作」。就算同名同姓的人的簽名也會因筆跡而不同。全世界驗證簽名都是比對筆跡,包括「萬惡共匪」在內。但僞支那共和國卻存在自作聰明,堅持認字的「天才」。申請信用卡、手機門號的「簽名」不但要求必須「簽」漢字,還得「簽」正楷,非但擾民、侵犯人權,更且爲詐騙集團大開方便之門。外國人除非本來就是以漢字簽名,否則碰上鬼島公務員,就很可能要被「拆招牌」:改簽名。能找到這種放任電信、銀行業者亂搞的稀有動物來混 NCC 跟金管會,也算是另類台灣奇蹟。

2014年有對夫妻參與職訓,因先生曾長年周遊列國,而太太是越籍,所以兩人簽名都慣用羅馬字。而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高屏澎東分署的分署長程泰運卻稱:「申請人簽名蓋章處皆以英文名字簽署,因與其本名不一致,……無法據以進行審核」而拒絕合法職訓生活津貼。先生去電分署,質問承辦人李麗芳:「公務員必須依法行政。請問要求用漢字簽名的法源依據?」李回答:「你們要我們的錢,就要照我們的規矩來。」這種沒有法源依據的「規矩」妨礙人民自我表達的自由,牴觸只有在廢考試、監察院時才不能「超越」的憲法,就好比因爲公務員因爲自己看不懂你印章上的小篆就要求你重新刻一顆楷書印章一般地誇張。不幸中的大幸是,太太的名字裏沒有「蓉」(Dung)字,否則被這樣當成英文就更慘了。


-- 因使用羅馬字簽名,遭高雄市勞工局黃宣翰先生要求簽以上切結書


-- 投書市長信箱,陳石圍先生回應

但筆者絕對相信勞動部的公務員的教育程度連看英文字母都有困難。因爲高雄市勞工局的抗棒就曾經把 Bureau 拼錯成 Burneau。友人經過市長信箱要求更正,還三個人打了三通電話問在哪裏?甚至辯稱是縣市合併前縣政府驗收的。其時縣市合併早已超過一年,比斗大的抗棒就在屋頂上,而勞工局、勞動部大大小小狗官進進出出,竟無一人發現(在意?),無人展現出國中以上該有的教育程度。

-- 攝於2011年9月4日大貝湖東岸

大學自治的本意是爲了保障學術自由。而號稱最高學府台大的自治,竟然放縱這種以威權意識形態繼續戕害學術自由。交個論文,連全球通用的公元紀年都不能用,還怎麼教學生「思考跳脫框架」?可見台大從拒收論文的人員,連同其所有督導不周上級(chain of command)都沒資格待在任何大學裏誤人子弟。

法官希歐多爾•賽德爾在審判射殺投奔自由者的東德守衛時,當庭指出:「東德的法律要你殺人,可是你明明知道這些唾棄暴政而逃亡的人是無辜的,明知他無辜而殺他,就是有罪。作為員警,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公分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在這個世界上,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衝突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而這些威權餘孽卻超越法律,英英美代子也要無事生非,死鬼們人雖亡而政不息。好比在柏林圍牆倒後,仍然繼續射殺越界者,還自費添購雷射瞄準儀,務求提高命中率。

台灣未來不是建國獨立,就是被支那併吞。不論是建國後的轉型正義,或是被併吞後的清算鬥爭,威權餘孽都是被整肅的對象。在這個節骨眼,還不知死活,如此高調地濫權瀆職,可見威權遺毒之根深蒂固。方知兩德統一後轉型正義,大量裁撤東德官員,確實有其必要。

要排除這些威權遺毒很簡單:擒賊擒王,殺雞儆猴。督導不周的直屬上司要負最大責任。綱舉目張:只要嚴辦幾個主管,狗奴才們就不再敢造次。這樣就可以讓習於揣摩上意,以過時行政命令凌駕現行法律的狗官不敢再濫權。否則死鬼們的陰魂不散,鷹犬們繼續囂張,台灣就只能是鬼治的鬼島。

延伸閱讀:

2017/04/19

非死不可:贛嶺涼

非死不可:贛嶺涼









2017/03/17

Use the Force: Keep Hands Off the Door

Use the Force: Keep Hands Off the Door


2017/03/08




-- 浪客劍心 第10卷第163頁

原創冷笑話:第一部BDSM的卡通

原創冷笑話:第一部BDSM的卡通

問:第一部BDSM的卡通是哪一部?



答:小寶歷險記。
綁住別人最快樂,愛性滿天下。

2017/02/09

原創冷笑話:Asus Zenfone

原創冷笑話:Asus Zenfone

問:Zenfone 的品質如何?















答:Zenfone 的縮寫是 ZF。你說呢?

2017/01/27

高雄市政府的餐桌禮儀

高雄市政府的餐桌禮儀

高雄市政府:


專業:

-- Source Credit

刀在右邊啦!
還是照片洗反了?

延伸閱讀:
你知道嗎,西餐的餐具這樣擺放才正確……

2017/01/11

象形文字控的咖啡牛奶

漢字控的咖啡牛奶

咖啡牛奶有足濟款:Caffè latte 是米國崇洋媚外取意大利文名的咖啡牛奶,Café au lait 是法國版,Wiener Melange 是奧地利維也納版,Cappuccino 則是根正苗紅的正港意大利版。雖然共款是咖啡牛奶,但「共款不同師傅」:原料、咖啡、比例、杯具、配料、製程,都有出入。在世界各國,包括還沒建國的台灣,這些咖啡牛奶都保留原文,不叫 American Coffee Milk, French Coffee Milk, Austrian Coffee Milk, Italian Coffee Milk.

「名可名,非常名」。糾結在字義上的譯名其實根本不是翻譯,而是另起新名。菜名也是名,也算專有名詞。連北京都不叫 Northern Capital 了,Caffè latte 等飲品有什麼資格叫「咖啡牛奶」?只有漢字控才會糾結在「字」義、「翻譯」。「名」對拼音文字使用者來說,只有積非成是,沒有翻譯。只有不知道怎麼拼時,才會「沒樣自己想」。古早時代地表識字的人比現在少,地球比現在大。容易叫錯、走音、以訛傳訛、積非成是。慕尼黑就是音譯自英文 Munich 的 München (德文原名)。維也納(德文原名:Wien)的英文是 Vienna,但是維也納香腸還是叫 Wiener。奧地利版的咖啡牛奶 Wiener Melange 也沒被「翻譯」成 Viennese Melange。

飲食至少要包括語言才算得上是文化。只會以已知去解釋未知,就是管「駱駝」叫「馬背腫」;只知道吃,要是連菜名都不懂,就是梅幽聞華的豚。鐵板燒叫 Teppanyaki,不叫 Iron Plate Grill;壽司叫 Sushi,不叫 Seafood Rice Ball;刺身叫 Sashimi,不叫 Raw Fish。連平平共款用漢字的日本料理在國外都採用日文平式羅馬字,不用意譯,地表只有鬼島還在糾結字義。

國內咖啡廳已經覺醒,知道叫:咖啡拿鐵、卡布奇諾、提拉米蘇(義大利文漢字)、咖啡歐蕾、布蕾(法文漢字)。還在講「咖啡牛奶」的場合,大概只剩下早餐店了。連咖啡廳都知道用漢字拼出(音譯)各國版本的咖啡牛奶,反過來說餐館爲何不用羅馬字拼出原住民、台、客、中料理菜名?難道威權時代嚴打台灣羅馬字的小警總還深殖人心嗎?

2017/01/10

當心遼寧艦「被誤射」

當心遼寧艦「被誤射」


遼寧丸吃飽閒閒就在台灣海峽晃來晃去,筆者認爲有可能是討打欠揍:希望被誤射。甚至可能自己搞鬼沉沒,再誣賴台灣。

遼寧丸就是堆廢鐵。船殼是船隻技術含金量比較低的部分。人民的支那共和國如果有本事點石成金:將船殼裝備成貨真價實的航空母艦,那就根本沒必要千里迢迢地從烏克蘭買船殼。而這船殼一開始就是以廢鐵的名義進口的。連個廢鐵表面功夫都造不出來的笨蛋會有能力搞定內部機具?

從進口廢鐵到現在還只是艘「訓練艦」。解放軍砸大錢來養這羣冗員,保養這堆廢鐵,還多亮一次相就多丟一次臉。這頭紙老虎,不用等上戰場,就遲早會被戳破。既然遼寧艦存在的目的是爲了圓支那的航母夢,那麼它對支那最大的剩餘價值就在以航母的名義陣亡。如果遼寧丸在穿越台灣海峽的時候被擊沉,那這隻紙老虎就永遠不會被戳破。解放軍也立刻從這個無止盡的錢坑與責任被解放出來,再也不用擔心「提升」遼寧丸的戰力了。

「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上次雄三的誤射事件,加上這次支那網軍叫囂不要誤射雄三,都像是裏應外合地在爲誤射事件的安可做鋪排。請多加防範,讓遼寧丸這個扶不起的阿斗繼續幫解放軍消化預算,繼續排擠其他軍備資源。

發表於2017-01-10自由廣場:我懷疑遼寧號要「被誤射」

延伸閱讀:

  • 辽宁号究竟花了多少钱
  • 航空母艦戰鬥群代表的意義~
    「然後我其實蠻鼓勵中國繼續建造更多航空母艦的
    為什麼?WHY?羅西得?
    以雷根號來說
    建造成本是一百億美金起跳
    每年維持成本是五十億以上
    一艘航母需要五千人通力合作才能使她得以運作
    五千人、光是薪水就不知道多少個億了
    更何況、在船上吃喝拉撒睡沒有一個是不用燒錢的
    而美國航母是用核子反應爐做為動力、可以省下油錢
    中國已建造和計劃中的航母可都是傳統動力
    出海就得燒油
    不出海還是要拿錢維護機械
    簡單說中國花大錢不一定能讓航母發揮作用產生戰力
    想要摳門不燒錢
    那幾百億養出來的戰艦立刻變成廢鐵
    一點用處都沒有
    看著中國燒錢慢性自殺、我覺得蠻過癮的」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