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9

大覺比雞腿:回應《樹菊 玉女 人上人》

大覺比雞腿:回應《樹菊 玉女 人上人》

日前林建德先生《樹菊 玉女 人上人》一文比喻不倫不類,情理不通:以樹菊、玉女來比慈濟,根據述詞邏輯(Predicate Logic),比用(宇宙)大覺(者)來比雞腿還誇張。

(宇宙)大覺(者):

-- Source Credit

根據述詞邏輯,樹菊、玉女屬於特稱(specularity),而慈濟則是全稱(universal)。用純數學集合論來講,前二者分別是元素,後者是集合。再翻成白話,前二者分別是個人,後者是團體。個人要跟團體比,就是要從團體裏揪個人(特例:「不少的慈濟人亦都像十元便當阿嬤……」)出來代表團體:這就是泛化(generalization),也是歧視的基石。從述詞邏輯來說,這種比喻就比放大覺來比雞腿、黃瓜還不倫不類:起碼大覺、雞腿、黃瓜分別是慈濟、樹菊、玉女各自銷售的產品(特稱/specularity)之一。林先生號稱是大學副教授,但是以這種公私不分的態度與邏輯素養,不知要如何教導學生思辨?

林副教授還問道:「假設十元便當阿嬤是慈濟人,或不少的慈濟人亦都像十元便當阿嬤富有愛心、樂於付出,我們還會如此不留情面修理慈濟嗎?」

在筆者解釋自己肯定的答案前,不用假設,筆者就先仿照林先生的邏輯也問一下:「奧斯卡辛德勒是納粹黨人,我們還有需要追究納粹的罪行嗎?」辛德勒活人無數,但是辛德勒救人跟納粹殺人是兩碼子事,不能因納粹黨的辛德勒活人就不追究納粹殺人。慈濟弟子的頂新魏應充賣黑心油的確不能抹煞慈濟對臺灣的貢獻,但是當慈濟以團體的立場公開護短時,要提起說:「慈濟是台灣的寶貴資產。」的「政治人物」時就只(能?)剩口惠的「良心」,而看不見實在的姓名了。

再者,筆者認爲林副教授的假設成立的機率不高:因爲慈濟要錢也要人。「假設十元便當阿嬤是慈濟人」,那她的金錢、時間、精力,很可能會全部奉獻給慈濟,不大可能再另外「跑單幫/兼副業」去賣十元便當了。而且那些幹體力活的勞工也大都不愛吃素食便當。這就是近來慈濟爲人詬病的排擠效應。「假設……不少的慈濟人亦都像十元便當阿嬤富有愛心、樂於付出」那他們的付出就是通過慈濟的支配。爲了讓那些「像十元便當阿嬤」般的慈濟人的付出被糟蹋,全民更該爲那些「不少的慈濟人」嚴加把關。當然不用像中國查稅那麼吹毛求疵,但是除非慈濟道德的底線低於法律,否則高舉道德大纛的慈濟,依法(道德的底線)要求財務透明如何算得上是「修理」?

瑕不掩瑜。林副教授的文章裏,也有筆者欣賞的地方:就是「『修理』慈濟」這四個字。工程師有個圭臬:「東西如果沒有壞,就不要修。」("If it ain't broken, don't fix it.")如果林先生用字精確的話,那麼慈濟就是壞了,才會被「修理」。仔細想想慈濟最近是怎麼被「修理」的?財務、內湖保護區、宇宙大覺者……哪樣不是合理的質疑(valid question)?連汽、機車都需要定期檢查、保養,才不會半路拋錨。慈濟的善款來自民衆,本來就該接受合理的檢驗。如果檢驗合格:就安心上路;只有檢驗出問題才需要被「修理」。林副教授將檢驗當作修理之必然,難道說是認爲慈濟肯定有問題,經不起檢驗嗎?

玉女賠本賣雞腿;樹菊公道價賣黃瓜。至於慈濟壓克力無髮髻光頭大覺是什麼價,筆者不敢效林副教授的顰,就不方便公開筆者自己主觀的「偏見」了。

臥佛:

-- Source Credit

延伸閱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