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7

殺人誅心:從野生柯P談起

殺人誅心:從野生柯P談起

「殺人誅心」是電影《讓子彈飛》假冒師爺的縣長勸阻麻匪張麻子立刻爲義子報仇的獻計。而臺灣社會裏,多的是心已被誅的行屍走肉。

日前網友捕獲野生柯P,有人質疑市長不帶隨扈是否會衍生安全疑慮?理論上來說,民主社會裏的市長,是衆民擁戴拱上去那個位置的。也就是說,市長在自己的城市裏上:多的是支持者。就算選舉時沒投票給他的人,也會「少數服從多數」。整個城市,都是市長的地盤;就算有突發狀況,全體市民,都會見義勇爲,都是他的隨扈。英國倫敦市長每天上下班,也都是獨自搭地鐵。他說這樣他才可以貼近、瞭解他的城市、他的人民。柯P搭地鐵,拉近了兩位市長的高度,縮短了臺北到倫敦的距離。

市長在自己的城市裏,還要因爲安全考量而有隨扈陪同,就好像在自己家中還全副盔甲,拖刀帶劍一般沒有安全感的窩囊。而安全感,正是「恐怖」攻擊真正的目標。倫敦地鐵爆炸案纔剛發生時,有人因「安全考量」勸市長 Ken Livingstone 別再搭地鐵上下班了。市長拒絕了。他說:恐怖份子要的就是散播恐懼。如果我們因爲恐怖攻擊而改變了我們的生活,那恐怖份子就達到了他們的目的,他們就贏了。根據這個理論,鄭捷殺了人,而臺灣社會則被誅了心。鄭捷公開隨機殺人,要的就是社會恐慌;他希望被判死刑,還一堆正義魔人代勞,幫他爭取:他的目的都達到了,難怪開庭時總掩不住得意的笑。

鄭捷殺人後,急著表現不是英英美代子的警察們抓了一大堆鄭捷之前不抓的人:有幾年來一直帶水果刀上捷運的老阿伯,有參加武術比賽的選手,還有個全副軍裝的「白目」。抓得很用力:就算沒拒捕,束手就擒也要表演一下壓制在地的「純熟」技術。怎麼鄭捷殺人時不早點出來表演,把正港的「功勞」讓給平民?抓了那麼多人,有抓到鄭捷第二、三、四……嗎?

其實對待鄭捷殺人事件,最歪打正著的,卻是連勝文夫婦。鄭捷殺人,不同於其他天災人禍,是來自內部的恐怖攻擊。還是根據倫敦市長的理論:對付恐怖攻擊,就是要歌照唱,舞照跳,地鐵照樣搭,零北不怕。試想:上百萬的生日趴,能說開就開嗎?事前不用準備?大餐、酒水不用提前採購?賓客不用邀請?賓客、表演者不用推掉其他的攤?臨時通知大家生日趴取消,教他們回家蹲電視前看鄭捷的新聞?

我不知道倖存者跟罹難者家屬有多介意這個生日趴。對我自己來說,因爲這個趴不干我的P事,所以是連家的自由。但是我知道如果這個趴被取消了,笑得最痛快的,肯定是鄭捷。

換句話說,如果郝市長在鄭捷犯案次日就獨自搭地鐵上班,那麼郝市長就可以「山寨」倫敦市長的高度,因爲鄭捷是單一個案,而倫敦地鐵爆炸,則是來自團體的一系列攻擊。北捷比倫敦安全多了,所以只能算山寨。可惜郝市長的表現,連山寨倫敦都望塵莫及。

話說回「安全感」:臺灣倒是有塊超沒安全感的行屍走肉,三不五時就用拒馬把自己關在籠子裏,好像動物園一般:如果說是像野生動物園,就是把籠外的人當畜生;如果是傳統動物園,就是承認自己是畜生。有道是:「哀莫大於心死」。沒有安全感到這種程度的窩囊廢,殺不殺,死不死,已經沒差別了,反正殺人還不如誅心。

與本文完全無關之延伸閱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