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7

殺人誅心:從野生柯P談起

殺人誅心:從野生柯P談起

「殺人誅心」是電影《讓子彈飛》假冒師爺的縣長勸阻麻匪張麻子立刻爲義子報仇的獻計。而臺灣社會裏,多的是心已被誅的行屍走肉。

日前網友捕獲野生柯P,有人質疑市長不帶隨扈是否會衍生安全疑慮?理論上來說,民主社會裏的市長,是衆民擁戴拱上去那個位置的。也就是說,市長在自己的城市裏上:多的是支持者。就算選舉時沒投票給他的人,也會「少數服從多數」。整個城市,都是市長的地盤;就算有突發狀況,全體市民,都會見義勇爲,都是他的隨扈。英國倫敦市長每天上下班,也都是獨自搭地鐵。他說這樣他才可以貼近、瞭解他的城市、他的人民。柯P搭地鐵,拉近了兩位市長的高度,縮短了臺北到倫敦的距離。

市長在自己的城市裏,還要因爲安全考量而有隨扈陪同,就好像在自己家中還全副盔甲,拖刀帶劍一般沒有安全感的窩囊。而安全感,正是「恐怖」攻擊真正的目標。倫敦地鐵爆炸案纔剛發生時,有人因「安全考量」勸市長 Ken Livingstone 別再搭地鐵上下班了。市長拒絕了。他說:恐怖份子要的就是散播恐懼。如果我們因爲恐怖攻擊而改變了我們的生活,那恐怖份子就達到了他們的目的,他們就贏了。根據這個理論,鄭捷殺了人,而臺灣社會則被誅了心。鄭捷公開隨機殺人,要的就是社會恐慌;他希望被判死刑,還一堆正義魔人代勞,幫他爭取:他的目的都達到了,難怪開庭時總掩不住得意的笑。

鄭捷殺人後,急著表現不是英英美代子的警察們抓了一大堆鄭捷之前不抓的人:有幾年來一直帶水果刀上捷運的老阿伯,有參加武術比賽的選手,還有個全副軍裝的「白目」。抓得很用力:就算沒拒捕,束手就擒也要表演一下壓制在地的「純熟」技術。怎麼鄭捷殺人時不早點出來表演,把正港的「功勞」讓給平民?抓了那麼多人,有抓到鄭捷第二、三、四……嗎?

其實對待鄭捷殺人事件,最歪打正著的,卻是連勝文夫婦。鄭捷殺人,不同於其他天災人禍,是來自內部的恐怖攻擊。還是根據倫敦市長的理論:對付恐怖攻擊,就是要歌照唱,舞照跳,地鐵照樣搭,零北不怕。試想:上百萬的生日趴,能說開就開嗎?事前不用準備?大餐、酒水不用提前採購?賓客不用邀請?賓客、表演者不用推掉其他的攤?臨時通知大家生日趴取消,教他們回家蹲電視前看鄭捷的新聞?

我不知道倖存者跟罹難者家屬有多介意這個生日趴。對我自己來說,因爲這個趴不干我的P事,所以是連家的自由。但是我知道如果這個趴被取消了,笑得最痛快的,肯定是鄭捷。

換句話說,如果郝市長在鄭捷犯案次日就獨自搭地鐵上班,那麼郝市長就可以「山寨」倫敦市長的高度,因爲鄭捷是單一個案,而倫敦地鐵爆炸,則是來自團體的一系列攻擊。北捷比倫敦安全多了,所以只能算山寨。可惜郝市長的表現,連山寨倫敦都望塵莫及。

話說回「安全感」:臺灣倒是有塊超沒安全感的行屍走肉,三不五時就用拒馬把自己關在籠子裏,好像動物園一般:如果說是像野生動物園,就是把籠外的人當畜生;如果是傳統動物園,就是承認自己是畜生。有道是:「哀莫大於心死」。沒有安全感到這種程度的窩囊廢,殺不殺,死不死,已經沒差別了,反正殺人還不如誅心。

與本文完全無關之延伸閱讀:

2015/01/05

文化暴發戶 人權沙漠

文化暴發戶 人權沙漠

當高雄圖書總館開幕時,市長陳菊女士蒞臨演講。有朋友因住在附近,被強迫收聽到陳菊女士自豪地說:「高雄已經不再是『文化沙漠』了。」筆者深有同感:高雄的確不再是文化沙漠,而是梅幽聞華,卻又處處附庸風雅的文化暴發戶,兼人權沙漠。

圖書館最基本的要求,除了提供市民一個舒適、安靜的讀書環境之外,就是外借書籍。圖書總館,在這兩方面都不及格。

先講噪音:去過高雄圖書總管的人都有同感:吵鬧得像菜市場。圖書館會吵鬧,除了近85大樓,多中國觀光客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建築設計東施效顰地採用了寒、溫帶流行的玻璃帷幕建築。玻璃帷幕會反射聲音,不會吸收聲音。所以館內只要有點聲音,就會被放大,而不會被消除。加上破罐子破摔的破窗效應,圖書總館不大可能會安靜。

再談舒適:玻璃帷幕建築,就是溫室。寒、溫帶國家採用,是因為可以節省暖氣來節能減碳。地處熱帶的高雄,來自北國的人都能短袖過冬,夏日更是流金爍石。圖書總管東側的空地就算日後蓋豪宅,西面可是毫無遮蔽的新光碼頭。等夏天一到,看市政府是要燒電費來充胖子,還是要孵豆芽來號稱是綠建築?

筆者初到加拿大安大略省省會多倫多時,問道銀行於路人。路人很自豪地說:「我們多倫多就是銀行多跟圖書館多。」多倫多全市的圖書館,真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借書時,跟高雄一般,可以網路借書。全市哪一間圖書館的書都能借;隨便哪一間市內圖書館都可以還。跟高雄市不一樣的是:隨便你愛借幾本都可以。但是在兩條地鐵交會處(當年多倫多地鐵只有兩條,地位相當於高雄現在的美麗島站),全市交通最方便處附近,有一家參考圖書館(Reference Library),裡面有大天井、小池塘、沙發。美觀舒適。最大的特色是:書不外借。這麼一來,市民要讀書、借書很方便。而要找資料時,又不會發生書已外借而找不到書的情形。

高雄縣、市合併之後,市內偏遠地區爆增。市長在文化方面,不圖雪中送炭於「凍死骨」,反而於「酒肉臭」處錦上添花,已然令人不齒,這般的軟、硬體建設更是如鳳儀書院與駁二「藝術」特區一般地媚俗。試想:駁二「藝術」特區那種搞法,換一個地方搞會不會減色?駁二有何特色?這種跟土地「斷開鎖鏈」的做法,跟外來殖民政權有何差別?

在方圓2公里已有7座圖書館圍繞的中央公園,卻要多興建一座在文學館旁」,讓人不禁懷疑是否子孫不肖,故意要讓李科永遺臭萬年?而去年12月22日市府警察逮捕護樹聯盟的暴力手段,更讓筆者對陳菊這位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的「前」人權鬥士徹底失望。

陳菊說得對:高雄不再是文化沙漠,而是人權沙漠,文化暴發戶了。

民權分局前:


延伸閱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