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9

柯 P 能贏

柯 P 能贏

零北一向不會高估天龍國國民的智商,認爲天龍國即將易幟爲天篷國,但是中國國民黨今天以行動通知零北,柯 P 贏定了。

2014-11-29 自由時報載:「為預防在今晚九合一大選開票後,有政黨支持群眾不滿選舉結果以致發生大型滋擾事件,國安及憲警單位已將總統府、總統官邸及行政院、中選會等單位列為重點維安區域,並且已在適當地點預置拒馬、機動尾車等各式阻絕設施,將視開票後維安狀況,隨時機動調整維安部署。」

輸不起、暴動、逼宮,向來是中國國民黨不成文的 SOP。非流寇要亂,除非是抓到作票的鐵證:比如中壢事件。非藍就算要亂,也是去亂中選會,怎麼會去亂府院?除了敗選怪母雞的流寇要去逼宮,誰會去亂府院?所以在府院架拒馬,就是中國國民黨防止自己人逼宮的準備。

中國國民黨這次真的準備好了:準備好敗選。


-- Source Credit

2014/11/27

零北推薦

零北推薦

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

但是民進黨在打狗做得很爛,盡做些表面工夫,市府公務員不做事,專擺官架子濫權,不敢做,不敢當;衛生局官僚、鬼混;社會局實行種族隔離,歧視新住民;文化局梅幽聞華;勞工局英文爛到爆,見到羅馬字就以為是英文,連「簽名」跟「使用姓名」的差別都不懂。

反正陳菊篤定當選,打狗市長請投廢票。

市議員請支持:
第一:基進側翼
第二:臺聯
第三:民進黨
第四:親民黨

2014/11/26

好「漂亮」的歌劇院

好「漂亮」的歌劇院




段譽道:「夫人既不信,也只好由得你。」指著樓前一株五色斑斕的茶花,說道:「這一株,想來你是當作至寶了,嗯,這花旁的玉欄干,乃是真正的和闐美玉,很美,很美。」他嘖嘖稱賞花旁的欄干,於花朵本身卻不置一詞,就如品評旁人書法,一味稱讚墨色烏黑、紙張名貴一般。

-- 金庸 天龍八部 第12回 從此醉


延伸閱讀:

支持蔡正元,票投柯文哲

支持蔡正元,票投柯文哲

網路上出現了一篇成功說服689投柯文哲啦!!的文章,它的主要論點是:「支持丁守中, 票投柯文哲」。筆者發現,這招蔡正元也適用。

「支持丁守中, 票投柯文哲」的論述是:

「你如果支持丁守中, 就更應該去投柯文哲當選
如果柯文哲當選, 下次四年後, 國民黨就會認真派強的人出來選, 那就是丁守中
而且如果柯文哲當得不好, 丁守中就很容易選上

但是如果這次是連勝文當選, 下次就會是連勝文來選連任,
一做就是八年, 丁守中有幾個八年可以等?
而且搞不好會安排連家的人馬來接連勝文的棒子, 丁守中這輩子就沒機會了」

有什麼理由不能將以上論述裡的「丁守中」置換成「蔡正元」?現在看來,蔡正元似乎比丁守中更適合「票投柯文哲」的戰略。

如果我是蔡正元,我會如何(為我自己)打臺北市市長選戰?

首先,我自問:「黨內初選能不能贏得了連家?」就算能,「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得罪了連家我還怎麼跟非國民黨陣營的候選人競爭?於是我放棄黨內初選,做個順水人情。這不論連勝文當選與否,我的優勢都遠勝丁守中:

如果連勝文敗選:因為這個人情,所以四年後,連家會支持我,而不是黨內初選跟連勝文對著幹的丁守中。「下次四年後, 國民黨就會認真派強的人出來選, 那就是」蔡正元;

萬一連勝文勝選:雖然四年後我八成無望,但是這個人情,加上輔選「有功」,所以這四年內得到連家「重用」的可能性很高。「而且搞不好會安排連家的人馬(蔡正元?)來接連勝文的棒子, 丁守中這輩子就沒機會了」

選戰打到現在已經進入最後一週,就當前形勢看來,您覺得蔡正元這個競選總幹事的言行,真的是在輔選?還是故意在腐選?


-- Source Credit

2014/11/19

連爺爺的中山路

因零北筆誤,「就談戰爭」完整版請見:http://blog.0bei.org/2014/12/WWSino.html

連爺爺的中山路

連戰不能忍受「青山文哲」來選臺北市長,可是能不能接受「中山樵」來當「國父」與遍佈臺澎金馬的「中山路」?

報載:「連戰指出,柯文哲來自這樣的家庭,民族國家觀念『完全是沒有的』,他們也是改名換姓的,好像叫『青山什麼郎』;連戰說,『青山文哲』變成要選我們台北市市長,他不能忍這口氣。」

改名換姓就沒有民族國家觀念嗎?有民族國家觀念又怎樣?

中國國民黨號稱孫文是「中華民國」的「國父」,但孫文旅日時也「改名換姓」作「中山樵」,那孫文有沒有國家民族觀念?如果祖父有日本名,孫子就「混蛋」,那以連爺爺的標準,「中山樵」的兒子「中山科」、孫子「中山治平」混不混蛋?「中山」大學是不是皇民大學?

不止柯文哲,除了終戰後的佔領軍與難民後裔,不少經歷日治時期的臺灣人祖先都有日本名,就像現在中據時期的原住民有中文名一般,都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孫文旅居日本時又有何必要改名換姓?就算號稱要逃避大清帝國的追捕,那爲何不能改個漢名?以連爺爺的標準來衡量,算不算漢奸?連勝文的中文羅馬字是 Lien, Sheng Wen,爲何還要另外取個英文名: Sean,雖未換姓,但改了名:是哪個「沒有民族國家觀念」(的混蛋?)幫他取的?難道說臺灣是米國的次次次殖民地,所以不可以有日文姓的祖父,但是可以有英文名的孫子?

要說「民族國家觀念」,就更爆笑了。「五族共和」正是正港中華民國國旗:「五色旗」的象徵,跟山寨版的車輪民國國父沒有關係。中山樵以「支那人」自詡,他的「民族國家」觀念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中山樵以日本姓行絕不是孫文老番癲的個人行爲,而是經過中國國民黨全黨認證的。根據黨國教育:國父姓孫,名文,字逸仙。旅日時化名爲中山樵。如果中國國民黨有半點民族國家觀念,根據支那人的習俗,該比照尊稱蘇軾爲東坡先生一般,尊稱孫文爲逸仙先生。但是中華民國管轄區域內的每個城鎮,卻以孫文的日本姓「『中山』路」來紀念孫文,這算哪門子的「民族國家觀念」?是在紀念他那幾年被大清帝國天涯海角追殺,龜縮在「倭寇」屋簷下的窩囊?還是呷幼齒大月薰來顧目洲的輝煌?

在臺灣,要說「民族」,根據林媽利博士的基因分析,臺灣的「血緣」85%是原住民,15%是越族,絕少漢人基因。在臺灣、絕大多數的族群,包括「閩、客」,其實最多只是被漢化的「熟番」。臺灣人,如果不是鄭大木(成功)帶賽,不會淪爲清國奴;大清帝國的治權從未及於後山:如果不是滿洲韃子帶賽,沒當過一天清國奴的賽德克巴萊不會被皇民化;如果不是中國國民黨帶賽,主張臺灣獨立的毛爺爺不會號稱要「血洗臺灣」。

要提「國家」,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參考五五憲草,臺灣根本不屬於中華民國國土;根據舊金山和約與聯合國憲章,臺灣主權屬於臺灣人民;根據蔣介石1950年3月13日在陽明山國會山莊,進行「復職的使命與目的」的演講時表示,「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1949)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根據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取代中華民國,檔案文件中提及的「中華民國」連改都不用改,直接解讀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同義詞。

總結以上論點,連爺爺的「民族國家觀念」不能接受「青山文哲」來參選臺北市長,但是對比連爺爺從未譴責過中山路的態度,連爺爺似乎支持有「民族國家觀念」的「青山文哲」帶領改過日本姓的臺灣人民後裔,聯合要在臺灣安家立命的新臺灣人來驅逐匪僞中華民國流亡政權,建立臺灣共和國,入聯,並將全國「中山路」正名爲「青山路」?

延伸閱讀:

2014/11/15

連 D 都看不起中華民國?

連 D 都看不起中華民國?

臺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先生的 Dame (女士) 蔡依珊女士被爆有加拿大國籍之後,連先生稱連 D(ame) 已經放棄加拿大國籍,並「心疼」她的「犧牲」。什麼「犧牲」?難道以連先生的標準,中華民國的國籍是委屈了連 D? 要加拿大國籍才夠高尚?筆者原本自以爲與連先生道不同不相爲謀,但看不起中華民國,認爲當中華民國國民是一種「犧牲」,這點筆者倒是與連 D 不謀而合。

以筆者對舊金山合約的主觀解釋,中華民國國軍原本是代表盟軍佔領臺灣的佔領軍,後來號稱「轉進」來臺的蔣匪,是被逼下臺的叛軍匪酋,帶領中國流寇,非法竊據臺灣。陳前總統在中華民國護照上加註 Taiwan,是在往中華民國護照上貼金。頭腦清楚的國家,比如越南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不屑在中華民國護照上貼簽證、蓋章,而另外發給中華民國國民旅行證件。僞中華民國流亡僞政權非法屠殺、毒害、奴役臺灣人民,掠奪、污染臺灣土地。中華民國是我身爲臺灣人的國仇家恨。跟日本比:「倭寇」依下關條約合法取得臺灣主權後,仍給在臺居民選擇回歸大清帝國的權利。而筆者不得不拿的中華民國國籍,是八大山人「留頭不留髮」的「哭之/笑之:哭笑不得」。因此,對我而言,在臺灣建國前,擁有中華民國國籍,是爲了回家而不得已的「犧牲」。

相形之下,連 D 放棄加拿大國籍又算是哪門子的犧牲了?

中央社報導:「連戰認為,台北市的選舉也好,這次九合一選舉也好,這是13個月後台灣大選的前哨戰,『如果我們不能捍衛都會,就不能捍衛黨』,所以必須成功的捍衛台北市,才能保衛國民黨,保衛了國民黨,才能捍衛中華民國。」連家不是以捍衛中華民國爲己任嗎?如果中華民國國籍對連 D 都是一種「犧牲」,那中華民國的在臺灣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

中央社:「國民黨發言人陳淑容今天表示,很多留學生都知道申請綠卡是為了方便,申請綠卡和忠誠度沒有關係。」現在連 D 還需要加拿大國籍的什麼方便?市長候選人夫人現在居住在中華民國管轄地,就算要出國,中華民國護照雖然不被尊重,但是免簽國家也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多得多。就算連 D 當年是爲了在加拿大居住、進修方便而取得加拿大國籍以爲權宜之計,那現在對連 D 來說,加拿大國籍的階段性任務也已經完成,棄之有何「不方便」?算哪門子的「犧牲」?難道「犧牲」的是跑路逃離中華民國的「方便」嗎?

要說「犧牲」,「日久他鄉作故鄉」:臺灣成千上萬的外籍配偶入中華民國國籍前,都必須放棄祖國國籍,誰來「心疼」他們?號稱中華民國生,中華民國長的連 D 不過回歸「祖國」,算什麼「犧牲」?

原本以爲連公子因家訓與本人道不同,不相爲謀。但此次連公子的發言卻與本人的「犧牲」不謀而合:雖然連公子不一定看得起臺灣人,但我們都一樣看不起中華民國。要選公職,根據(僞)中華民國的法律,只要本人沒有外國籍就行了,「罪不及妻孥」。更何況馬膺九先生一家全是美國人,而且他本人也從未提出過綠卡失效的證明,總統大位還不是照樣坐得穩如泰山?在下奉勸連公子,人家溫莎公爵都「不愛江山愛美人」了,臺北市市長任期就算連任,撐死也不過只是八年的百里侯,又不是當真要裂土封王。依珊沒這麼賤吧?雅士「只羨鴛鴦不羨仙」:您還是帶着嬌妻「回」加拿大去吧?「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連公子:請您別紆尊降貴地留在臺灣受罪了。我們「臺巴子」消受不起,不!希!罕!

延伸閱讀:

2014/11/07

原創冷笑話:劉三妹去越南崇山曉?

原創冷笑話:劉三妹去越南崇山曉?

問:劉三妹去越南崇山曉?




















答:去讀 EMBA


越文的「三妹」是 "Em ba"

延伸閱讀:

2014/11/06

最後一課之後

最後一課之後

最後一課-胡適譯《割地》:

這一天早晨,我上學去,時候已很遲了,心中很怕先生要罵。況且昨天漢麥先生說過,今天他要考我們的動靜詞文法,我卻一個字都不記得了。我想到這裡,格外害怕,心想還是翹課去玩一天罷。你看天氣如此清明溫暖。那邊竹籬上,兩個小鳥兒唱得怪好聽。野外田裡,普魯士的兵士正在操演。我看了幾乎把動靜詞的文法都丟在腦後了。幸虧我膽子還小,不敢真個翹課,趕緊跑上學去。

我走到市政廳前,看見那邊圍了一大群的人,在那裡讀牆上的告示,我心裡暗想,這兩個,我們的壞消息,敗仗哪,賠款哪,都在這裡傳來。今天又不知有什麼壞新聞了。我也無心去打聽,一口氣跑到漢麥先生的學堂。

平日學堂剛上課的時候,總有很大的響聲,開抽屜關抽屜的聲音,先生鐵戒尺的聲音,種種響聲,街上也常聽得見。我本意還想趁這一陣亂響的裡面混了進去。不料今天我走到的時候,裡面靜悄悄地一點聲音都沒有。我朝視窗一瞧,只見同班的學生都坐好了,漢麥先生拿著他那塊鐵戒盡,踱來踱去。我沒法,只好硬著頭皮,推門進去,臉上怪難為情的。幸虧先生還沒有說什麼,他瞧見我,但說孩子快坐好,我們已要開講,不等你了。我一跳跳上了我的座位,心還是拍拍的跳。坐定了,定睛一看,才看出先生今天穿了一件很好看的暗綠袍子,挺硬的襯衫,小小的絲帽。這種衣服,除了行禮給獎的日子,他從不輕易穿起的。更可怪的,後邊那幾排空椅子上,也坐滿了人,這邊是前任的縣官,和郵政局長,那邊是赫叟那老頭子。還有幾位,我卻不認得了。這些人為什麼來呢?赫叟那老頭子,帶了一本初級文法書攤在膝頭上。他那副闊邊眼鏡,也放在書上,兩眼睜睜的望著先生。

我看這些人臉上都很愁的,心中正在驚疑,只見先生上了座位,端端敬敬的開口道:「我的孩子們,這是我最末了的一課書了。昨天柏林(普國京城)有令下來說,阿色司和娜戀兩省,現在既已割歸普國,從此以後,這兩省的學堂只可教授德國文字,不許再教法文了。你們的德文先生明天就到,今天是你們最末了一天的法文功課了。

我聽了先生這幾句話,就象受了雷打一般。我這時才明白,剛才市政廳牆上的告示,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這就是我最末了一天的法文功課了!我的法文才該打呢。我還沒學作法文呢。我難道就不能再學法文了?唉,我這兩年為什麼不肯好好的讀書?為什麼卻去捉鴿子打木球呢?我從前最討厭的文法書歷史書,今天都變了我的好朋友了。還有那漢麥先生也要走了。我真有點捨不得他。他從前那副鐵板板的面孔,厚沉沉的戒尺,我都忘記了。只是可憐他。原來他因為這是末了一天的功課,才穿上那身禮服。原來後面空椅子上那些人,也是捨不得他的。我想他們心中也在懊悔從前不曾好好學些法文,不曾多讀些法文的書。咳,可憐的很!……

我正在癡想,忽聽先生叫我的名字,問我動靜詞的變法。我站起來,第一個字就回錯了,我那時真羞愧無地,兩手撐住桌子,低了頭不敢抬起來。只聽得先生說道:「孩子,我也不怪你。你自己總夠受了。天天你們自己騙自己說,這算什麼?讀書的時候多著呢。明天再用功還怕來不及嗎?如今呢?你們自己想想看,你總算是一個法國人,連法國的語言文字都不知道,……」先生說到這裡,索性演說起來了。他說我們法國的文字怎麼好,說是天下最美最明白最合論理的文字。他說我們應該保存法文,千萬不要忘記了。他們:「現在我們總算是為人奴隸了。如果我們不忘我們祖國的言語文字,我們還有翻身的日子。

先生說完了,翻開書,講今天的文法課。說也奇怪,我今天忽變聰明了。先生講的,我句句都懂得。先生也用心細廛,就象他恨不得把一生的學問今天都傳給我們。文法講完了,接著就是習字。今天習字的本子也換了,先生自己寫的好字,寫著「法蘭西」「阿色司」「法蘭西」「阿色司」四個大字,放在桌上,就象一面小小的國旗。

同班的人個人都用心寫字,一點聲息都沒有,但聽得筆尖在紙上颼颼的響。我一面寫字,一面偷偷的抬頭瞧瞧先生。只見他端坐在上面,動也不動一動,兩眼瞧瞧屋子這邊,又瞧瞧那邊。我心中怪難過,暗想先生在此住了四十年了,他的園子就在學堂門外,這些檯子凳子都是四十年的舊物。他手裡種的胡桃樹也長大了。窗子上的朱藤也爬上屋頂了。如今他這一把年紀,明天就要離去此地了。我彷彿聽見樓上有人走動,想是先生的老妹子在那邊收拾箱籠。我心中真替他難受。先生卻能硬著心腸,把一天功課,一一做去,寫完了字,又教了一課歷史。歷史完了,便是那班幼稚生的拼音。坐在後面的赫叟那老頭兒,戴上了眼鏡,也跟著他們拼那ba,be,bi,bo,bu(巴,卑,比,波,布)。我聽他的聲音都哽咽住了,很像哭聲。我聽了又好笑,又要替他哭。

這一回事,這末了一天的功課,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

忽然禮拜堂的鐘敲了十二響,遠遠地聽得喇叭聲,普魯士的兵操演回來,踏踏踏踏的走過我人的學堂。漢麥先生立起身來,面色都變了,開口道:「我的朋友們,我……我……」先生的喉嚨哽住了,不能再說下去。他走下座,取了一條粉筆,在黑板上用力寫了三個大字:「法蘭西萬歲。」他回過頭來,擺一擺手,好象說,散學了,你們去罷。


最後一課/割地之後:




亂入:
零北很愛喝 Alsace 產的 Gewürztraminer.

延伸閱讀:

2014/11/05

臺灣幸福大亂鬥:日本 vs 僞車輪民國

臺灣幸福大亂鬥:日本 vs 僞車輪民國

日本人的願望,由支那共和國人來完成。

日本人對臺灣的祝福:「台灣啊,要永遠幸福」

-- Source Credit

於是支那共和國帶給臺灣「大幸福」:
-- Source Credit



延伸閱讀:

2014/11/04

許崑源的品味:品味獨秀

許崑源的品味:品味獨秀


維基百科

獨秀(1879年12月24日1942年-5月27日),原名乾生,字仲甫,號實庵安徽省懷寧縣十里鋪(今屬安慶市)人。思想家、政治人物、語言學家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建者之一及首任總書記。他是新文化運動的主要倡導者之一,創辦了著名白話文刊物《新青年》,也是五四運動的精神領袖。
1921年作為總書記的他,反對中國共產黨接受共產國際的大量金錢和鴉片(代替貨幣以方便在中國南方變現)援助,但反對無效。[1]他於1927年7月被共產國際剝奪中共黨內領導職務。1929年因中東路事件中蘇正在中國東北開戰,他反對當時中共提出的「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被開除黨籍[2]。之後,陳獨秀的政治思想開始向托洛茨基主義靠近,對史達林主義進行了批判,並於1931年成立中國托派組織。

2014/11/03

Farce NT

Royal Canadian Air Farce:


Windows NT:

-- Source Credit

Farce NT:


零北猜原意是:
far scent = 幽遠的暗香 = 馨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