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9

我們的烈士,他們的恐怖分子

我們的烈士,他們的恐怖分子

我們的烈士,是他們的恐怖分子;
他們的偉人,是我們的屠夫;
他們可以中正、光復,我們不可以南榕。


-- Source Credit

是他們瘋了?還是我們瘋了?
都沒瘋。
記得小時候跟玩伴們是怎麼翻臉的嗎?
『我不跟你同一國了啦~』

所以:
大清帝國的恐怖分子,是中華民國的國父;
中華民族的『救星』,是臺灣的屠夫;
所以中華民國的『中正』可以『光復』臺灣,但是臺灣不可以南榕。

筆者在臉書上看到有人拿鄭南榕比陸浩東,說:陸浩東有殺人,但是鄭南榕沒有。所以浩東比南榕還『恐怖』。

會說得出那樣的『公道』話,是沒考慮到『他們』跟『我們』不是同一國的:
浩東是他們那一國的,所以是他們的烈士;
南榕不是他們那一國的,所以是恐怖分子。

有多恐怖?
對大清帝國來說,陸浩東不過是殺了幾個人?蔣仲苓曰:『哪裡不死人?』死幾個人算啥?;
而鄭南榕提倡的言論自由,卻正是專制當權者的剋星。

Gene Sharp 倡導的非暴力抗爭,是茉莉花革命的手冊(http://genesharpinstitution.com/chinese/)。曾經有人在獨裁國家因為攜帶他的書而被捕,罪名是攜帶危險物品。
筆利於劍,所以對『他們』來說,南榕當然比浩東更『恐怖』。

本來成大的一個廣場叫什麼名字,根本就『出不了校門』:不關我們的事。如果不是成大校方說南榕『政治』,別說南榕廣場,筆者也都還不知道成大有『中正堂』、『光復校區』。跟南榕一國的筆者一本初衷,主張尊重成大『百分之百』(吃屎)的『學術』自由。反正『玫瑰花不論叫什麼名字都一般芬美。』不管日後成大校方在那個廣場掛的牌子上面寫的是什麼,對筆者來說,那個廣場的名字就是『南榕』。然後成大為何連一個廣場的牌子都會寫錯的故事,就會像『中正』、『光復』般『傳千里』。




-- Source Credit

延伸閱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