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31

憑什麼要在住宅區封街開演唱會?

憑什麼要在住宅區封街開演唱會?

高雄市長陳菊本來號稱要在年底將災區恢復原狀,結果凱旋路搶在選舉前通車而不完工,本來計畫元旦要在凱旋三路開演唱會,現在更變本加厲地改成要封英明路。

論情理,五月天、丁噹是很紅沒錯,但是也還沒紅到一百趴吧?為什麼災區民眾,包括不想聽,只想圖個清靜的民眾也必須強迫收聽,不得安寧?會去聽的是災民多,還是外地人多?封街是要災民們回憶氣爆那晚有家歸不得的慘狀嗎?

論法,英明路全段,根據高雄市環保局自己公佈的地圖,分屬第二、三類管制區。為什麼要在住宅區封街開演唱會?憑什麼要在住宅區封街開演唱會?以後民間單位可不可以循例封街開唱?


-- Source Credit

在災區開演唱會,除了放煙火般的歌功頌德,到底有何實質意義?如果這是市長特權,那麼陳菊就即將寫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新一章了。

2014/12/30

警衛座椅大亂鬥:柯 P vs 宋飛/Seinfeld

警衛座椅大亂鬥:柯 P vs 宋飛/Seinfeld

柯P:


宋飛/Seinfeld:


2014/12/10

敵友的選擇

敵友的選擇
敵友的選擇

自由時報載:「前行政院長郝柏村...... 到中山大學演講,......直言若台灣宣布獨立就會有戰爭。」這是郝柏村說出來的話。那他沒說的呢?

郝柏村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應該作此解讀:
臺灣獨立會不會有戰爭?
如果有的話,誰是敵?誰是友?
您想跟誰爲敵?您想跟誰爲友?
如果不會有戰爭的話呢?

如果臺灣獨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會侵略臺灣,那麼就算沒有臺灣關係法跟美日安保條約,至少美日兩國就不會坐視中國突破第一島鏈,尤其是馬英九失勢,人民反中的此時。更何況中國山寨式的「和平」崛起,在南海到處捅馬蜂窩。被捅的越南、菲律賓、印尼,會不會順便打幾下太平拳也很難說?所以,如果臺灣宣佈獨立就會有戰爭,那是 N 國聯軍打中國。

如果臺灣不宣佈獨立,那麼號稱是「中華民國」的臺灣遲早會像當年與南韓斷交時的中華民國大使館一般,被交「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也就是說,臺灣將會與中國共進退。當中國與其他國家開戰時,臺灣就是前線:臺灣的土地與人民,就將會是包括美日等 N 國聯軍的炮灰。

綜合以上兩點,如果「臺灣宣佈獨立就會有戰爭」,其實可以看作「如果中國有戰爭,臺灣想站在哪一邊」?

中國已經證明中國的崛起不可能和平。反過來說,中國如果不崛起,就有可能和平,起碼對鄰國來說。也就是說:中國爛到沒人想打,大家等着看好戲,等中國內部革命四起,鮮、蒙、疆(東突爾其斯坦)、藏(圖博)各自獨立,國家四分五裂,那時列強或來坐收漁翁之利;或置之不理,一如非洲。

筆者個人是覺得:就算要戰爭的話,還是跟着第一強國一起打山寨「大」國比較保險啦。

發表於2014年12月10日自由時報:就談戰爭

延伸閱讀:

2014/12/05

原創冷笑話:瘦臉

原創冷笑話:瘦臉

問:要怎樣做才可以瘦臉?
-- Source Credit


















答:把身體弄濕就可以了,因為「溼身人面瘦」。

-- Source Credit

2014/12/02

謝票

謝票

這次選後,有些落選人沒有謝票,讓我想起這則笑話

有一個人宴客,看看時間過了,但還有一大半的客人沒來。主人心裏焦急萬分,便說:“怎麼搞的,該來的客人還不來?”

一些敏感的客人聽到了,心想:“該來的沒來,那我們是不該來的囉?”於是悄悄地走了。主人一看又走掉好幾位客人,就更著急了,便說:“怎麼這些不該走的客人,反倒走了呢?”

剩下的客人一聽,又想:“走了的是不該走的,那我們這些沒走的倒是該走的了!”於是又都走了。最後只剩下一個跟主人較親近的朋友,看了這種尷尬的場面,就勸他說:“你說話前應該先考慮一下,否則說錯了,就不容易收回來了。”主人大叫冤枉,急忙解釋說:“我並不是叫他們走哇!”朋友聽了大為光火,便說:“不是叫他們走,那就是叫我走了。”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換句話說,不謝票代表的似乎是:

有一個人選舉,看看票開出來了,但有一大半的選民沒投他。候選人心裏焦急萬分,便說:“怎麼搞的,該投我的選民不投我?”

一些敏感的選民聽到了,心想:“該投他的不投他,那我們是不該投他囉?”於是悄悄地走了。候選人一看又流失好幾個支持者,就更著急了,便說:“怎麼這些不該走的支持者,反倒走了呢?”

剩下的選民一聽,又想:“走了的是不該走的,那我們這些沒走的倒是該走的了!”於是又都走了。最後只剩下一個跟主人較親近的朋友,看了這種尷尬的場面,就勸他說:“你說話前應該先考慮一下,否則說錯了,就不容易收回來了。”主人大叫冤枉,急忙解釋說:“我並不是叫他們走哇!”朋友聽了大為光火,便說:“不是叫他們走,那就是叫我走了。”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後會有期?



2014/12/01

原創冷笑話:澎湖人講北京話

原創冷笑話:澎湖人講北京話

問:澎湖人講北京話有什麼缺點?

















答:會把「七美」念成越語的「西老木」

孤狗翻譯


chết mẹ

2014/11/29

柯 P 能贏

柯 P 能贏

零北一向不會高估天龍國國民的智商,認爲天龍國即將易幟爲天篷國,但是中國國民黨今天以行動通知零北,柯 P 贏定了。

2014-11-29 自由時報載:「為預防在今晚九合一大選開票後,有政黨支持群眾不滿選舉結果以致發生大型滋擾事件,國安及憲警單位已將總統府、總統官邸及行政院、中選會等單位列為重點維安區域,並且已在適當地點預置拒馬、機動尾車等各式阻絕設施,將視開票後維安狀況,隨時機動調整維安部署。」

輸不起、暴動、逼宮,向來是中國國民黨不成文的 SOP。非流寇要亂,除非是抓到作票的鐵證:比如中壢事件。非藍就算要亂,也是去亂中選會,怎麼會去亂府院?除了敗選怪母雞的流寇要去逼宮,誰會去亂府院?所以在府院架拒馬,就是中國國民黨防止自己人逼宮的準備。

中國國民黨這次真的準備好了:準備好敗選。


-- Source Credit

2014/11/27

零北推薦

零北推薦

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

但是民進黨在打狗做得很爛,盡做些表面工夫,市府公務員不做事,專擺官架子濫權,不敢做,不敢當;衛生局官僚、鬼混;社會局實行種族隔離,歧視新住民;文化局梅幽聞華;勞工局英文爛到爆,見到羅馬字就以為是英文,連「簽名」跟「使用姓名」的差別都不懂。

反正陳菊篤定當選,打狗市長請投廢票。

市議員請支持:
第一:基進側翼
第二:臺聯
第三:民進黨
第四:親民黨

2014/11/26

好「漂亮」的歌劇院

好「漂亮」的歌劇院




段譽道:「夫人既不信,也只好由得你。」指著樓前一株五色斑斕的茶花,說道:「這一株,想來你是當作至寶了,嗯,這花旁的玉欄干,乃是真正的和闐美玉,很美,很美。」他嘖嘖稱賞花旁的欄干,於花朵本身卻不置一詞,就如品評旁人書法,一味稱讚墨色烏黑、紙張名貴一般。

-- 金庸 天龍八部 第12回 從此醉


延伸閱讀:

支持蔡正元,票投柯文哲

支持蔡正元,票投柯文哲

網路上出現了一篇成功說服689投柯文哲啦!!的文章,它的主要論點是:「支持丁守中, 票投柯文哲」。筆者發現,這招蔡正元也適用。

「支持丁守中, 票投柯文哲」的論述是:

「你如果支持丁守中, 就更應該去投柯文哲當選
如果柯文哲當選, 下次四年後, 國民黨就會認真派強的人出來選, 那就是丁守中
而且如果柯文哲當得不好, 丁守中就很容易選上

但是如果這次是連勝文當選, 下次就會是連勝文來選連任,
一做就是八年, 丁守中有幾個八年可以等?
而且搞不好會安排連家的人馬來接連勝文的棒子, 丁守中這輩子就沒機會了」

有什麼理由不能將以上論述裡的「丁守中」置換成「蔡正元」?現在看來,蔡正元似乎比丁守中更適合「票投柯文哲」的戰略。

如果我是蔡正元,我會如何(為我自己)打臺北市市長選戰?

首先,我自問:「黨內初選能不能贏得了連家?」就算能,「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得罪了連家我還怎麼跟非國民黨陣營的候選人競爭?於是我放棄黨內初選,做個順水人情。這不論連勝文當選與否,我的優勢都遠勝丁守中:

如果連勝文敗選:因為這個人情,所以四年後,連家會支持我,而不是黨內初選跟連勝文對著幹的丁守中。「下次四年後, 國民黨就會認真派強的人出來選, 那就是」蔡正元;

萬一連勝文勝選:雖然四年後我八成無望,但是這個人情,加上輔選「有功」,所以這四年內得到連家「重用」的可能性很高。「而且搞不好會安排連家的人馬(蔡正元?)來接連勝文的棒子, 丁守中這輩子就沒機會了」

選戰打到現在已經進入最後一週,就當前形勢看來,您覺得蔡正元這個競選總幹事的言行,真的是在輔選?還是故意在腐選?


-- Source Credit

2014/11/19

連爺爺的中山路

因零北筆誤,「就談戰爭」完整版請見:http://blog.0bei.org/2014/12/WWSino.html

連爺爺的中山路

連戰不能忍受「青山文哲」來選臺北市長,可是能不能接受「中山樵」來當「國父」與遍佈臺澎金馬的「中山路」?

報載:「連戰指出,柯文哲來自這樣的家庭,民族國家觀念『完全是沒有的』,他們也是改名換姓的,好像叫『青山什麼郎』;連戰說,『青山文哲』變成要選我們台北市市長,他不能忍這口氣。」

改名換姓就沒有民族國家觀念嗎?有民族國家觀念又怎樣?

中國國民黨號稱孫文是「中華民國」的「國父」,但孫文旅日時也「改名換姓」作「中山樵」,那孫文有沒有國家民族觀念?如果祖父有日本名,孫子就「混蛋」,那以連爺爺的標準,「中山樵」的兒子「中山科」、孫子「中山治平」混不混蛋?「中山」大學是不是皇民大學?

不止柯文哲,除了終戰後的佔領軍與難民後裔,不少經歷日治時期的臺灣人祖先都有日本名,就像現在中據時期的原住民有中文名一般,都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孫文旅居日本時又有何必要改名換姓?就算號稱要逃避大清帝國的追捕,那爲何不能改個漢名?以連爺爺的標準來衡量,算不算漢奸?連勝文的中文羅馬字是 Lien, Sheng Wen,爲何還要另外取個英文名: Sean,雖未換姓,但改了名:是哪個「沒有民族國家觀念」(的混蛋?)幫他取的?難道說臺灣是米國的次次次殖民地,所以不可以有日文姓的祖父,但是可以有英文名的孫子?

要說「民族國家觀念」,就更爆笑了。「五族共和」正是正港中華民國國旗:「五色旗」的象徵,跟山寨版的車輪民國國父沒有關係。中山樵以「支那人」自詡,他的「民族國家」觀念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中山樵以日本姓行絕不是孫文老番癲的個人行爲,而是經過中國國民黨全黨認證的。根據黨國教育:國父姓孫,名文,字逸仙。旅日時化名爲中山樵。如果中國國民黨有半點民族國家觀念,根據支那人的習俗,該比照尊稱蘇軾爲東坡先生一般,尊稱孫文爲逸仙先生。但是中華民國管轄區域內的每個城鎮,卻以孫文的日本姓「『中山』路」來紀念孫文,這算哪門子的「民族國家觀念」?是在紀念他那幾年被大清帝國天涯海角追殺,龜縮在「倭寇」屋簷下的窩囊?還是呷幼齒大月薰來顧目洲的輝煌?

在臺灣,要說「民族」,根據林媽利博士的基因分析,臺灣的「血緣」85%是原住民,15%是越族,絕少漢人基因。在臺灣、絕大多數的族群,包括「閩、客」,其實最多只是被漢化的「熟番」。臺灣人,如果不是鄭大木(成功)帶賽,不會淪爲清國奴;大清帝國的治權從未及於後山:如果不是滿洲韃子帶賽,沒當過一天清國奴的賽德克巴萊不會被皇民化;如果不是中國國民黨帶賽,主張臺灣獨立的毛爺爺不會號稱要「血洗臺灣」。

要提「國家」,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參考五五憲草,臺灣根本不屬於中華民國國土;根據舊金山和約與聯合國憲章,臺灣主權屬於臺灣人民;根據蔣介石1950年3月13日在陽明山國會山莊,進行「復職的使命與目的」的演講時表示,「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1949)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根據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取代中華民國,檔案文件中提及的「中華民國」連改都不用改,直接解讀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同義詞。

總結以上論點,連爺爺的「民族國家觀念」不能接受「青山文哲」來參選臺北市長,但是對比連爺爺從未譴責過中山路的態度,連爺爺似乎支持有「民族國家觀念」的「青山文哲」帶領改過日本姓的臺灣人民後裔,聯合要在臺灣安家立命的新臺灣人來驅逐匪僞中華民國流亡政權,建立臺灣共和國,入聯,並將全國「中山路」正名爲「青山路」?

延伸閱讀:

2014/11/15

連 D 都看不起中華民國?

連 D 都看不起中華民國?

臺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先生的 Dame (女士) 蔡依珊女士被爆有加拿大國籍之後,連先生稱連 D(ame) 已經放棄加拿大國籍,並「心疼」她的「犧牲」。什麼「犧牲」?難道以連先生的標準,中華民國的國籍是委屈了連 D? 要加拿大國籍才夠高尚?筆者原本自以爲與連先生道不同不相爲謀,但看不起中華民國,認爲當中華民國國民是一種「犧牲」,這點筆者倒是與連 D 不謀而合。

以筆者對舊金山合約的主觀解釋,中華民國國軍原本是代表盟軍佔領臺灣的佔領軍,後來號稱「轉進」來臺的蔣匪,是被逼下臺的叛軍匪酋,帶領中國流寇,非法竊據臺灣。陳前總統在中華民國護照上加註 Taiwan,是在往中華民國護照上貼金。頭腦清楚的國家,比如越南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不屑在中華民國護照上貼簽證、蓋章,而另外發給中華民國國民旅行證件。僞中華民國流亡僞政權非法屠殺、毒害、奴役臺灣人民,掠奪、污染臺灣土地。中華民國是我身爲臺灣人的國仇家恨。跟日本比:「倭寇」依下關條約合法取得臺灣主權後,仍給在臺居民選擇回歸大清帝國的權利。而筆者不得不拿的中華民國國籍,是八大山人「留頭不留髮」的「哭之/笑之:哭笑不得」。因此,對我而言,在臺灣建國前,擁有中華民國國籍,是爲了回家而不得已的「犧牲」。

相形之下,連 D 放棄加拿大國籍又算是哪門子的犧牲了?

中央社報導:「連戰認為,台北市的選舉也好,這次九合一選舉也好,這是13個月後台灣大選的前哨戰,『如果我們不能捍衛都會,就不能捍衛黨』,所以必須成功的捍衛台北市,才能保衛國民黨,保衛了國民黨,才能捍衛中華民國。」連家不是以捍衛中華民國爲己任嗎?如果中華民國國籍對連 D 都是一種「犧牲」,那中華民國的在臺灣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

中央社:「國民黨發言人陳淑容今天表示,很多留學生都知道申請綠卡是為了方便,申請綠卡和忠誠度沒有關係。」現在連 D 還需要加拿大國籍的什麼方便?市長候選人夫人現在居住在中華民國管轄地,就算要出國,中華民國護照雖然不被尊重,但是免簽國家也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多得多。就算連 D 當年是爲了在加拿大居住、進修方便而取得加拿大國籍以爲權宜之計,那現在對連 D 來說,加拿大國籍的階段性任務也已經完成,棄之有何「不方便」?算哪門子的「犧牲」?難道「犧牲」的是跑路逃離中華民國的「方便」嗎?

要說「犧牲」,「日久他鄉作故鄉」:臺灣成千上萬的外籍配偶入中華民國國籍前,都必須放棄祖國國籍,誰來「心疼」他們?號稱中華民國生,中華民國長的連 D 不過回歸「祖國」,算什麼「犧牲」?

原本以爲連公子因家訓與本人道不同,不相爲謀。但此次連公子的發言卻與本人的「犧牲」不謀而合:雖然連公子不一定看得起臺灣人,但我們都一樣看不起中華民國。要選公職,根據(僞)中華民國的法律,只要本人沒有外國籍就行了,「罪不及妻孥」。更何況馬膺九先生一家全是美國人,而且他本人也從未提出過綠卡失效的證明,總統大位還不是照樣坐得穩如泰山?在下奉勸連公子,人家溫莎公爵都「不愛江山愛美人」了,臺北市市長任期就算連任,撐死也不過只是八年的百里侯,又不是當真要裂土封王。依珊沒這麼賤吧?雅士「只羨鴛鴦不羨仙」:您還是帶着嬌妻「回」加拿大去吧?「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連公子:請您別紆尊降貴地留在臺灣受罪了。我們「臺巴子」消受不起,不!希!罕!

延伸閱讀:

2014/11/07

原創冷笑話:劉三妹去越南崇山曉?

原創冷笑話:劉三妹去越南崇山曉?

問:劉三妹去越南崇山曉?




















答:去讀 EMBA


越文的「三妹」是 "Em ba"

延伸閱讀:

2014/11/06

最後一課之後

最後一課之後

最後一課-胡適譯《割地》:

這一天早晨,我上學去,時候已很遲了,心中很怕先生要罵。況且昨天漢麥先生說過,今天他要考我們的動靜詞文法,我卻一個字都不記得了。我想到這裡,格外害怕,心想還是翹課去玩一天罷。你看天氣如此清明溫暖。那邊竹籬上,兩個小鳥兒唱得怪好聽。野外田裡,普魯士的兵士正在操演。我看了幾乎把動靜詞的文法都丟在腦後了。幸虧我膽子還小,不敢真個翹課,趕緊跑上學去。

我走到市政廳前,看見那邊圍了一大群的人,在那裡讀牆上的告示,我心裡暗想,這兩個,我們的壞消息,敗仗哪,賠款哪,都在這裡傳來。今天又不知有什麼壞新聞了。我也無心去打聽,一口氣跑到漢麥先生的學堂。

平日學堂剛上課的時候,總有很大的響聲,開抽屜關抽屜的聲音,先生鐵戒尺的聲音,種種響聲,街上也常聽得見。我本意還想趁這一陣亂響的裡面混了進去。不料今天我走到的時候,裡面靜悄悄地一點聲音都沒有。我朝視窗一瞧,只見同班的學生都坐好了,漢麥先生拿著他那塊鐵戒盡,踱來踱去。我沒法,只好硬著頭皮,推門進去,臉上怪難為情的。幸虧先生還沒有說什麼,他瞧見我,但說孩子快坐好,我們已要開講,不等你了。我一跳跳上了我的座位,心還是拍拍的跳。坐定了,定睛一看,才看出先生今天穿了一件很好看的暗綠袍子,挺硬的襯衫,小小的絲帽。這種衣服,除了行禮給獎的日子,他從不輕易穿起的。更可怪的,後邊那幾排空椅子上,也坐滿了人,這邊是前任的縣官,和郵政局長,那邊是赫叟那老頭子。還有幾位,我卻不認得了。這些人為什麼來呢?赫叟那老頭子,帶了一本初級文法書攤在膝頭上。他那副闊邊眼鏡,也放在書上,兩眼睜睜的望著先生。

我看這些人臉上都很愁的,心中正在驚疑,只見先生上了座位,端端敬敬的開口道:「我的孩子們,這是我最末了的一課書了。昨天柏林(普國京城)有令下來說,阿色司和娜戀兩省,現在既已割歸普國,從此以後,這兩省的學堂只可教授德國文字,不許再教法文了。你們的德文先生明天就到,今天是你們最末了一天的法文功課了。

我聽了先生這幾句話,就象受了雷打一般。我這時才明白,剛才市政廳牆上的告示,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這就是我最末了一天的法文功課了!我的法文才該打呢。我還沒學作法文呢。我難道就不能再學法文了?唉,我這兩年為什麼不肯好好的讀書?為什麼卻去捉鴿子打木球呢?我從前最討厭的文法書歷史書,今天都變了我的好朋友了。還有那漢麥先生也要走了。我真有點捨不得他。他從前那副鐵板板的面孔,厚沉沉的戒尺,我都忘記了。只是可憐他。原來他因為這是末了一天的功課,才穿上那身禮服。原來後面空椅子上那些人,也是捨不得他的。我想他們心中也在懊悔從前不曾好好學些法文,不曾多讀些法文的書。咳,可憐的很!……

我正在癡想,忽聽先生叫我的名字,問我動靜詞的變法。我站起來,第一個字就回錯了,我那時真羞愧無地,兩手撐住桌子,低了頭不敢抬起來。只聽得先生說道:「孩子,我也不怪你。你自己總夠受了。天天你們自己騙自己說,這算什麼?讀書的時候多著呢。明天再用功還怕來不及嗎?如今呢?你們自己想想看,你總算是一個法國人,連法國的語言文字都不知道,……」先生說到這裡,索性演說起來了。他說我們法國的文字怎麼好,說是天下最美最明白最合論理的文字。他說我們應該保存法文,千萬不要忘記了。他們:「現在我們總算是為人奴隸了。如果我們不忘我們祖國的言語文字,我們還有翻身的日子。

先生說完了,翻開書,講今天的文法課。說也奇怪,我今天忽變聰明了。先生講的,我句句都懂得。先生也用心細廛,就象他恨不得把一生的學問今天都傳給我們。文法講完了,接著就是習字。今天習字的本子也換了,先生自己寫的好字,寫著「法蘭西」「阿色司」「法蘭西」「阿色司」四個大字,放在桌上,就象一面小小的國旗。

同班的人個人都用心寫字,一點聲息都沒有,但聽得筆尖在紙上颼颼的響。我一面寫字,一面偷偷的抬頭瞧瞧先生。只見他端坐在上面,動也不動一動,兩眼瞧瞧屋子這邊,又瞧瞧那邊。我心中怪難過,暗想先生在此住了四十年了,他的園子就在學堂門外,這些檯子凳子都是四十年的舊物。他手裡種的胡桃樹也長大了。窗子上的朱藤也爬上屋頂了。如今他這一把年紀,明天就要離去此地了。我彷彿聽見樓上有人走動,想是先生的老妹子在那邊收拾箱籠。我心中真替他難受。先生卻能硬著心腸,把一天功課,一一做去,寫完了字,又教了一課歷史。歷史完了,便是那班幼稚生的拼音。坐在後面的赫叟那老頭兒,戴上了眼鏡,也跟著他們拼那ba,be,bi,bo,bu(巴,卑,比,波,布)。我聽他的聲音都哽咽住了,很像哭聲。我聽了又好笑,又要替他哭。

這一回事,這末了一天的功課,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

忽然禮拜堂的鐘敲了十二響,遠遠地聽得喇叭聲,普魯士的兵操演回來,踏踏踏踏的走過我人的學堂。漢麥先生立起身來,面色都變了,開口道:「我的朋友們,我……我……」先生的喉嚨哽住了,不能再說下去。他走下座,取了一條粉筆,在黑板上用力寫了三個大字:「法蘭西萬歲。」他回過頭來,擺一擺手,好象說,散學了,你們去罷。


最後一課/割地之後:




亂入:
零北很愛喝 Alsace 產的 Gewürztraminer.

延伸閱讀:

2014/11/05

臺灣幸福大亂鬥:日本 vs 僞車輪民國

臺灣幸福大亂鬥:日本 vs 僞車輪民國

日本人的願望,由支那共和國人來完成。

日本人對臺灣的祝福:「台灣啊,要永遠幸福」

-- Source Credit

於是支那共和國帶給臺灣「大幸福」:
-- Source Credit



延伸閱讀:

2014/11/04

許崑源的品味:品味獨秀

許崑源的品味:品味獨秀


維基百科

獨秀(1879年12月24日1942年-5月27日),原名乾生,字仲甫,號實庵安徽省懷寧縣十里鋪(今屬安慶市)人。思想家、政治人物、語言學家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建者之一及首任總書記。他是新文化運動的主要倡導者之一,創辦了著名白話文刊物《新青年》,也是五四運動的精神領袖。
1921年作為總書記的他,反對中國共產黨接受共產國際的大量金錢和鴉片(代替貨幣以方便在中國南方變現)援助,但反對無效。[1]他於1927年7月被共產國際剝奪中共黨內領導職務。1929年因中東路事件中蘇正在中國東北開戰,他反對當時中共提出的「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被開除黨籍[2]。之後,陳獨秀的政治思想開始向托洛茨基主義靠近,對史達林主義進行了批判,並於1931年成立中國托派組織。

2014/11/03

Farce NT

Royal Canadian Air Farce:


Windows NT:

-- Source Credit

Farce NT:


零北猜原意是:
far scent = 幽遠的暗香 = 馨

2014/10/25

國防布蓋「飛行棺材」

國防布蓋「飛行棺材」

空軍官校雷虎特技飛行小組莊倍源中校為避民宅而殉職。筆者認爲,這又是一件拿喪事當喜事辦的國防布。筆者要問:是誰在民宅上空飛「棺材」?如果不是在人口稠密區上用即將報廢的老舊飛機練習危險特技,莊中校就可以及時跳傘。不但不用「英勇殉職」,莊太太、公子不致成爲寡婦孤兒,少支付一大筆撫卹金,而更重要的,地上的居民不用爲雙十節閱兵而冒從天而降的生命危險。

這批 AT-3 教練機機齡老舊,再兩年就要到延壽最大年限,素有「飛行棺材」之稱。啟用26年來,共發生13起失事意外。練習的科目又是國人自創的高難度動作:三機尾隨滾

是誰決定要在有加油站的人口稠密區上空進行這麼危險的操作?若非如此,莊中校就可以從容跳傘逃生;莊太太還有先生;莊公子還有爸爸;相信善良的臺灣納稅人也寧可在莊中校榮退後支付他的退休金,而不是提早支付他遺孀撫卹金。

媒體不斷強調莊中校英勇錯過兩次跳傘機會來避開民宅與加油站;不停報導民衆如何感佩他的義舉,但卻不去追究責任?如何避免日後再度發生這類悲劇。照這種邏輯,當年阿拉夜店的倖存者,是不是欠阿拉老闆一個沒順便在夜店囤汽油的紅包?

莊中校殉職了。飛機摔了。在國防布的眼中,難道是如洪仲丘般「哪裏不死人」的正常現象嗎?

不究責,無懲處,不改進,就沒有真相。我們就等著再歌頌另一位英雄;再用人民的稅金發放一次又一次的撫卹金。

普天同「慶」的臺灣「光復」劫:喜賦

喜賦

一聲和議黯雲收,萬里江山返帝洲;
也譏天驕誇善戰,那知麟鳳有良籌。
痛心漢土三千日,孤憤楚囚五十秋;
從此南冠欣脫卻,殘年盡可付閒鷗。

--臺灣大學文學院院長林茂生

一年後,「祖國」真送他「上天堂」了。想慶祝臺灣「光復節」的人永遠不會寂寞,有眾烈士的在天之靈陪著你們哪!恕我不湊這個熱鬧了。

不是我哪壺不開提哪壺哦!是中國國民黨自己還有臉提的哦!

林院長當時不知道「祖國」的德性,迎來自己的劊子手;
現在689從小受反共教育長大,還要步林院長的覆轍嗎?

詹宏達 化作千風:


延伸閱讀:

0bei 500k

0bei 500k


2014/10/24

「悲極無言」的數學

「悲極無言」的數學

悲極無言
大「悲」無言
+
美「極」人寰

延伸閱讀:

2014/10/18

從洪教主到馬「先生」

從洪教主到馬「先生」

英諺語云:"One man's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on."(「對某人來說,是食用肉;但是對另一個人來說,是毒藥」)

毒藥乎?補藥乎?因人而異。本來各取所需,就相安無事,天下太平。可是偏偏有一種人,就愛很雞婆地強迫別人吃他自己認為大補的補藥。

這種人筆者聽說過兩位:一位,是金庸筆下鹿鼎記中的神龍教主洪安通,他硬教屬下吞豹胎易筋丸;另一位,是689選出來的中華民「國」馬先生,他硬教臺灣人民吞的,是化獨漸統、美國牛肉、ECFA、核電廠、石化廠、服貿和包括賣餿水油頂新的「鮭魚」。



金庸如此描寫豹胎易筋丸:

這豹胎易筋丸藥效甚是靈奇,服下一年之內,能令人強身健體,但若一年滿期,不服解藥,其中猛烈之極的毒性發作出來。



這豹胎易筋丸半是以豹胎、鹿胎、紫河車、海狗腎等等大補大發的珍奇藥材製煉而成,藥性顯然是將原來身體上的特點反其道而行之。猜想教主當初製煉此藥,是為了返老還童,不過在別人身上一試,藥效卻不易隨心所欲。

因此教主自己就不試服,卻用在屬下身上。」

馬「先生」號稱愛臺灣、愛中華民「」,但是至今不出示放棄綠卡的證明,而且全家都是美國人。

大紀元維基百科都有人認為洪安通的原型是毛澤東:因為「洪」音「紅」,且去三點水為「共」產黨;中共大本營為延「安」;毛澤「東」,諧音「通」。

1967年11月5日,毛澤東在談話中說到「要吸收新血液,要吐故納新」。神龍教少壯派批鬥老一代,如同文化大革命時的紅衛兵。

馬「先生」「鏡子裡找人」,拉拔林益世、賴素如、羅智強、馬瑋國、很會寫便條紙的「霏」、講不出「愛台十二項建設」的「瑋」,以及王郁琦‧‧‧等「後進」,寧可毀憲亂政,也「金」的要與王金平爭。

小說中愛教人吞豹胎易筋丸的神龍教主洪安通私通沙俄,通敵賣國,嫩妻蘇荃跟韋小寶一起送他一頂綠油油的帽子,最後洪教主眾叛親離,慘死於東海神龍島。

不知現實中的馬「先生」能不能「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延伸閱讀:

2014/10/14

地獄之門/The Gate of Hell

地獄之門/The Gate of Hell

Full inscription on the top of The Gate of Hell/地獄之門的銘文:
漢文ItalianoEnglish
通過我,進入痛苦之城,
通過我,進入永世淒苦之深坑,
通過我,進入萬劫不復之人群。
Per me si va ne la città dolente,
per me si va ne l'etterno dolore,
per me si va tra la perduta gente.
Through me the way is to the city dolent;
Through me the way is to eternal dole;
Through me the way among the people lost.
正義促動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神靈的威力、最高的智慧和無上的慈愛,
這三位一體把我塑造出來。
Giustizia mosse il mio alto fattore:
fecemi la divina podestate,
la somma sapienza e 'l primo amore.
Justice incited my sublime Creator;
Created me divine Omnipotence,
The highest Wisdom and the primal Love.
在我之前,創造出的東西沒有別的,
只有萬物不朽之物,而我也同樣是萬古不朽,與世長存,
拋棄一切希望吧,你們這些由此進入的人。
Dinanzi a me non fuor cose create
se non etterne, e io etterno duro.
Lasciate ogne speranza, voi ch'intrate.
Before me there were no created things,
Only eterne, and I eternal last.
All hope abandon, ye who enter in!
-- Divina Comedia: Inferno-Canto III/但丁:神曲-第3首

好房網:台灣最高犯罪率住宅-帝寶
  1. 頂新魏家油
  2. 胖達人香精、炒股
  3. 連家禁藥

蘋果日報:偽造12億債 帝寶貴婦判3年2月



Before:


After:


地保:「保」證下「地」獄

延伸閱讀:

2014/10/03

原創冷笑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

原創冷笑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

問:中華民國國慶叫雙十節;那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叫什麼節?





















答:雨傘節

-- Source Credit


-- Source Credit




-- Source Credit



延伸閱讀:

2014/09/26

從賓士婦到蔡正元

從賓士婦到蔡正元

自由時報載21日晚,高雄王姓婦人「當員警正要開單時,王女急著上車欲將車開走,員警站在車前阻擋,發現王女竟無停車跡象,吳姓警員見賓士車有擦撞到同僚腳部,當場拔槍朝賓士車右前輪開了一槍,喝止王婦並將輪胎打爆。」筆者認為警方處置寬大:因為王女其實是以致命武器攻擊警察。



美國警方教育員警:汽車是武器。不少國人物理常識不足,欠缺此等認知。以下從物理學觀點來闡釋:因為汽車的質量遠大於子彈,所以汽車衝撞的威力遠勝於子彈。以點三八口徑子彈比較賓士最小的 Smart 二人座為例。

根據維基百科,點三八口徑的子彈中,威力最強的子彈:
槍口初速:約 299 米/秒
重量:110 格令,換算公斤=7.12*10^-3 公斤 (0.00712788 kg)

計算出槍口初速的衝量為:
衝量 = 質量 *槍口初速
= (7.12*10^-3 公斤)*(299 米/秒)
= 2.13 公斤*米/秒

根據維基百科,Smart 空車重為 730 公斤重,要達到 213 公斤*米/秒的衝量,假設車速為 X 米/秒:
2.13 公斤*米/秒 =(730公斤)* (X 米/秒)
X 米/秒 = (2.13 公斤*米/秒)/(730 公斤)
X 米/秒 = 0.0029 米/秒 = 0.011 公里/小時

也就是說,當賓士最小的 Smart 雙人座車以 0.011 公里的時速行駛時,其衝撞的威力就相當於點三八口徑的子彈。在國外,只要有開車衝撞警察的意圖,就算當場亂槍格斃嫌犯,也是正當防衛,剛好而已。高雄警方只「依妨害公務罪嫌送辦」,已經十分寬大。筆者主觀認為,這根本就是謀殺、公共危險。

然而,這是台灣的「幸福高雄」。反觀素有「天龍國」之稱的「中華台北」:當蔡正元引擎蓋上趴著人,還滿街狂飆、撞車時,連警察卻都攔不住?高雄的警察這時候還知道開槍打輪胎,但是領有「首都勤務加給」的天龍國警察,卻攔不住蔡正元的座車,可見領有「首都勤務加給」的警察若非不具備攔車救人的反應與能力,就是在他們的價值觀裡,蔡正元的一個輪胎比人命還重要。



當人命比一個輪胎還賤時,就難怪太陽花學運時,會有那麼多人被警察「拍肩」到頭破血流了。



延伸閱讀:

2014/09/21

原創冷笑話:神豬酸宗痛

原創冷笑話:神豬酸宗痛

問:神豬到哪個國家酸宗痛最有勝算?



















答:象牙海岸

象牙海岸大陸:科特迪瓦;香港、台灣、新馬:象牙海岸,法語Côte d'Ivoire[1]),全名象牙海岸共和國République de Côte d'Ivoire),是位於西非的國家,東接迦納,南臨幾內亞灣,西及賴比瑞亞幾內亞,北鄰馬利布吉納法索


因為用他們的國語,法語,唸國名,Côte d'Ivoire 的發音是「摳豬肉」。

請到孤狗翻譯去確認發音。

與本文無關的站內連結:

2014/09/20

原創冷笑話:連勝丼的聯想

原創冷笑話:連勝丼的聯想

連勝丼 = Lian Sheng Dong = L.S.D.

維基百科-LSD

LSD可能指下列物品:




與本文無關的站內連結:

原創冷笑話:勝文哲

原創冷笑話:勝文哲

本來世界一流人才都是從政以造福眾人,就連偽車輪民國國父都號稱要醫國來募款當蘿莉本。但是臺灣不幸一直被外來殖民政權奴役,一流人才只好去學醫。對臺灣人來說,紈褲子弟與醫師之間的選擇,根本連腳頭塢都沒有用武之地。但是天龍國號稱是踹你死呆輩,自然不能以常理衡量:看政績有目共睹的阿扁敗給阿告,再看經過那粒風颱、沙士、特別廢現形後,還能酸宗痛的阿告,就知道天龍國的選民有多靠北靠木。

要比學識能力,如果天龍國的選舉真的是「選賢與能」的話,那柯P一定強,可是如果要靠北靠木的話,那柯P除了銀子拿得少外,連名字都取得輸「人」一截:


看來這次天龍國的選舉,是要「選『閒』與『』」了?

本文結束。以下引用圖文與本文完全無關。
如有聯想,純屬做賊心虛、對號入座。

維基百科

豬八戒,又名豬剛鬣,法號,前身為天蓬元帥,是中國古典小說西遊記》當中唐僧的三個徒弟之一,排行第二,法號悟能」,身。孫悟空常呼其為「獃子」。



與本文無關的站內連結:




與本文有關的延伸閱讀:

2014/09/18

別再「殺警」了

別再「殺警」了

刑警薛貞國於休假期間遭毆致死一案,媒體都以「殺警」、「毆警致死」報導,與事實不符:案發時,薛先生不是警察。

太陽花學運時,台灣「警察」 Sheep Hung 在 Facebook 上留言:

脫下制服,我們也有家庭,有小孩老婆。脫下制服,我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反服貿草率過關。但是穿上制服,我們就不再只是自己,而是警察,是台灣法律的執行人。

脫下制服,就只是自己,不再是警察。

再參考紅衫軍時,報載:「侯友宜重申警察執法決心,但如果同仁下班後脫下制服換紅衣反扁,侯友宜也不干涉,畢竟警察也是人,只要不影響工作不違法,怎麼樣都可以。

也就是說,侯友宜認為警察下班後,脫下制服,就不再是警察,所以侯友宜不能管,「不干涉」。反過來說,如果警察下班後,脫下制服,還是警察,那當年下班的警察去參加紅衫軍反扁,就是警察反總統,就是犯上。那麼參加紅衫軍的警察就是叛變,侯友宜就是縱容、煽動。

報載:「夜店殺警案 踹富少未亮身分 薛貞國惹殺機

內政部警政署規定:員警執勤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份,惟為化解民眾疑慮,如果民眾有所要求,且為(未?)妨礙職務執行,以出示證件為宜。另刑事警察人員執勤時,均應出示「刑警證」或「刑警徽」。

報載:「由於薛員非勤務時間、也未報備,相關官警說,要爭取因公撫卹『很困難』」是說薛員當時是「因私」?

薛先生於非勤務時間且未報備,還「未亮身份」,也就是侯友宜與 Sheep Hung 所謂的下班後、脫下制服,就不再是警察,而是可以參加紅衫軍、叫總統下台的人民。「怎樣都可以」,但前提是「不影響工作不違法」。可是薛先生只為了「壓制其氣焰」就「先踹富少曾威豪一腳」,這算傷害罪吧?就算薛員當時已表明身份,仍有過當之嫌。難怪會被「以為碰上『大咖的』」。看幾個嫌犯事後還開慶功宴,可見他們那時還不知道打的是警察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薛員當真是便宜行事,來不及報備,這樣就已經不大好看了,萬一查到最後,發現薛先生是違法兼差、圍事,那麼警方現在說這是「殺警」,除了承認(?)當年紅衫軍是叛國、政變外,更難免護短之譏。而媒體稱「殺警」,就成了將老鼠屎往粥裡扔:讓違法兼差、圍事的害群之馬拖累了警察的名聲。

發表於2014年9月18日自由時報:記者別再「殺警」了!


延伸閱讀:

2014/09/16

原創冷笑話:Park Street

原創冷笑話:Park Street

看到這篇:為何那麼多韓國人姓「金」

熊熊想到,「朴」的羅馬字是 Park。

維基百科-朴姓

朴姓(諺文:,發音,漢語拼音:Piáo,日語:Baku, 韓語羅馬字: Park、Pak、Bak等),是朝鮮族特有姓氏,在韓國約佔總人口的9%,合共約300個本貫,為韓國大姓之一。


反推回來,"Park Street" 不就成了「朴街」?


維基百科-仆街

仆街 [1](仆,普木切[2]粵拼:puk7,亦作英文縮寫PK),在粵語中是慣用語俗語,雷同北方話混蛋。主流如電影電視電視劇[3]報章雜誌網際網路討論區論壇等媒體,以至漫畫塗鴉次文化中。仆字無隱藏意義,為罵語[4];仆街原意是咒罵別人「仆街死」,即是倒在地上死去及橫屍街頭之意思。


延伸閱讀:

2014/09/15

口誤大亂鬥:美味大挑戰 vs 馬「先生」

口誤大亂鬥:美味大挑戰 vs 馬「先生」

美味大挑戰 第88卷 第188、189頁

美味大挑戰 第88卷 第190頁

接見謝淑薇 總統口誤稱:謝淑麗-民視新聞


美味大挑戰 第88卷 第194頁

20110808 薪水減半.633政策.廢台南收費站 馬英九:跳票何其多?還要騙?


延伸閱讀:

2014/09/10

華嚴九心

《華嚴經》說,以九種心,親近承事諸善知識,能攝一切親近意樂所有扼要。
  1. 如孝子心
  2. 如金剛心
  3. 如大地心
  4. 如輪圍山心
  5. 如世間僕使心
  6. 如除穢人心
  7. 如乘心
  8. 如犬心
  9. 如船心

其中荷負擔已應如何行(4-9),剛好伍佰的「只要為你活一天」都有:


  1. 我是憨人(如除穢人心) 
  2. 見到你 控制完全沒採工(如船心)
  3. 我是憨人 為著你 一分一秒放攏不輕鬆(如輪圍山心)
  4. 血在湧 面慶紅 對你的熱情真正沒地藏(如世間僕使心)
  5. 不驚熱 不驚凍 不驚命運安怎捉創治人(如輪圍山心)
  6. 火在燒 水在淙 為著你生命我嘛甘願放(如犬心)
  7. 地在裂 天在崩 只要為你活一天(如乘心)


以下詳解:
  1. 我是憨人: 
  2. 見到你 控制完全沒採工:
    • 如船心:任載幾許,若往若來,悉無厭患
    • 船有什麼特點呢?不管什麼東西來,它都載,而且方向沒關係,你要到哪裡就哪裡,反正老師給我的任何東西,任何做法,我都去做。
  3. 我是憨人 為著你 一分一秒放攏不輕鬆:
    • 如輪圍山心:一切苦惱,悉不能動。
    • 不管碰到任何情況、任何苦惱,絕對不動搖。
    • 業障比森林的樹葉還繁密, 比濁水溪的石頭還多, 可我向道的決心比輪圍山還要堅定!
  4. 血在湧 面慶紅 對你的熱情真正沒地藏:
    • 如世間僕使心:雖受行一切穢業,意無慚疑,而正行辦。
    • 就像世間的僕使,僕使就是佣人,佣人有個特點,一切都是侍候主人,不管主人要他做什麼,他心裡面都是,對,該做的,所以不管主人要他做什麼,最髒的事情,現在我們親近善知識,也是這樣。
  5. 不驚熱 不驚凍 不驚命運安怎捉創治人(如輪圍山心):
    • 如輪圍山心:
    • 慬哦住於汝巴時,公巴德熾因太故,身體衰退,向依怙童稱議其行住。如彼告云:「臥具安樂,雖曾多次住尊勝宮,然能親近大乘知識,聽聞正法者,唯今始獲,應堅穩住。」
  6. 火在燒 水在淙 為著你生命我嘛甘願放:
    • 如犬心:謂尊重毀罵,於師無忿。
    • 狗呀,主人養的狗,你罵牠、踢牠,回過頭來牠又馬上搖搖尾巴、在腳邊轉。
  7. 地在裂 天在崩 只要為你活一天:
    • 如乘心:謂於尊重事,雖諸重擔極難行者,亦勇受持。
    • 乘就是以前的轎子,換句話說就像車子,什麼重的東西、再難的東西也很勇悍地去承擔下來。

2014/09/07

比利時芽?

美味大挑戰第79卷第21頁
邈雲漢曰:照字面上直譯,是布魯塞爾(比利時的首都)芽,哪裡來的比利時?



維基百科

布魯塞爾法語Bruxelles荷蘭語Brussel)是比利時的首都和最大的城市,也是歐洲聯盟的主要行政機構所在地。布魯塞爾市位於布魯塞爾首都區[3] 在不同的語境中,布魯塞爾有著不同的外延。她可能代表布魯塞爾市(比利時的布魯塞爾首都區中最大的地方自治體及首府,常住人口140,000),也可能代表布魯塞爾首都區(據2008年2月1日統計,常住人口為1,067,162),或者也可能用於表示布魯塞爾城市圈(常住人口1,350,000[4])。

2014/09/06

海上脫臼大隊

海上拖救脫臼大隊

Before: 海上拖救大隊
-- Source Credit

After: 海上脫臼大隊

2014/08/08

祖父之敵

祖父之敵

在非死不可看到這鍋:


邈雲漢曰:
支那共和國對「日」抗戰時,臺灣是日本的一部分。台灣人的祖父輩或參軍,或當軍伕,都是支那軍屠戮的對象。如果這個88節的典故是真的,那麼慶祝88節的台灣人就是在紀念殺戮祖父輩,為敵國捐軀的敵軍。

延伸閱讀:

2014/07/30

從鐵大帥到宗大師

從鐵大帥到宗大師

1988年臺灣改編金庸的大漠英雄傳,看得零北噴飯:看到鐵木真的部隊舉「鐵」字旗。


-- Source Credit

抱歉截圖很爛,有被擋到。但當年零北有看到有兵騎馬帶著飆的。

首先,蒙古軍中不用漢字。而且,「鐵木真」不姓「鐵」,而姓「孛兒只斤」。

維基百科-成吉思汗

鐵木真蒙古語ᠲᠡᠮᠦᠵᠢᠨ鮑培轉寫Temüǰin秘史記音:帖木真西里爾字母Тэмүжин),孛兒只斤蒙古語ᠪᠣᠷᠵᠢᠭᠢᠨ鮑培轉寫Borǰigin西里爾字母Боржигин


「鐵木真」是漢譯。蒙古兵會打著「鐵」大帥的「鐵」旗號,就好比喬治·華盛頓的兵舉漢字「喬」旗一般地匪夷所思。

人家周遊拍的是連續劇,又不是紀錄片,只追求收視率,零北笑一笑也就算了。但是管「宗喀巴」叫「『宗』大師」,就真的叫零北哭笑不得了。

「宗喀巴」是「宗喀人」的意思,是說他是來自「宗喀」的人。要是有朝一日,零北出運,搞不好會被尊稱為「打狗郎」一般。「宗喀」在藏語是「洋蔥谷」的意思:「喀」是「谷」;「宗」是「洋蔥」。稱「宗大師」,就是「洋蔥大師」。

維基百科

Tsongkhapa (1357–1419), (Tsong-kha), referring to his birthplace in Tsongkha, Amdo; literally translating as Onion Valley with (Pa), meaning man, together is often misinterpreted to mean the 'Man from Onion Valley," however according to Tibetologist Glenn H. Mullin, Tsongkhapa as a proper name, was likely never intended to be literally translated, was a famous teacher of Tibetan Buddhism whose activities led to the formation of the Geluk school.


如果說「宗喀巴」是姓,不能意譯,所以叫「宗大師」不算不敬,那麼可不可以再簡化一點,叫「滋大師」?要不要試試跑到教堂裡管「耶穌」叫「耶」(YA!),或是當面叫美國總統 Mr. President Oba?

2014/07/28

JiA Yi INANT DAYCARE CENTER

JiA Yi INANT DAYCARE CENTER


My understanding of the Chinese sign is "Jiayi Infant Day Center."

2014/07/10

原創冷笑話:顧人怨

原創冷笑話:顧人怨


問:什麼人最顧人怨?
























答:在夜店釣凱子的(勾郎晚)。

2014/07/09

原創冷笑話:誰最綠?

原創冷笑話:誰最綠?

問:什麼人最綠?




















答:有綠卡的人。


-- Source Credit

2014/06/27

陸客:恁爸係台灣人

陸客:恁爸係台灣人

零北看報紙才知道:張志軍到汐止 民眾抗議「您爸是台灣人」

於是想到:
陸客+恁爸係台灣人=陸客:娃洗恁爸
-- Source Credit
+
=
-- Source Credit



Before:
-- Source Credit

After:

第二彈:

其實零北比較不喜歡稱瓷器國民為陸客。因為要有『陸客』,得先有『陸』,而這個『陸』,非常模糊:他馬的「中國大陸」

延伸閱讀:

2014/06/21

伍彩集團的公園

伍彩集團的公園

剛剛在電視上看到這個廣告:


紐約 曼哈頓公園
紐約是在曼哈頓有個中央公園,不叫曼哈頓公園。

倫敦 海德堡公園
倫敦有個海德公園海德堡是德國的一個城市。

搜尋結果

無符合查詢條件的結果。


用孤狗搜尋,有瓷器網頁說海德堡公園在海德公園與白金漢宮中間,內有威靈頓拱門,但在孤狗地圖上找不到。

根據英文版的維基百科,威靈頓拱門位於綠園內

Wellington Arch, also known as Constitution Arch or (originally) the Green Park Arch, is atriumphal arch located to the south of Hyde Park in central London and at the western corner ofGreen Park (although it is now isolated on a traffic island).


這倒符合孤狗地圖:


找資料的過程中,發現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也這麼玩:

諸如法國巴黎「盧森堡公園」、英國倫敦「海德公園」、德國柏林「蒂爾加藤公園」、美國紐約曼哈頓「中央公園」、日本東京「上野公園」、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等等。


在 YouTube 找伍彩集團時,倒是發現這些: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