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9

可以把中國人當人看嗎?

可以把中國人當人看嗎?

中國人是不是人?可不可以把中國人當人看?如果把中國人當人看會怎樣?您想不想當中國人?

中國人是不是人?這個問題,可以從主觀及客觀兩個角度來分析。

主觀方面,中國政府認爲中國人不是人:

中國公民目前並不受到《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保護。中國國家元首雖在1998年於該公約上簽字,但迄今全國人大仍未批准該公約。是人,就有人權。就算要硬凹說中國人對人權的定義與世界各國不同也說不通,因爲中國國家元首已經在《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上簽字了,也就是說中國政府在國際間已經白紙黑字地認同了人權的普世定義。再硬凹「國情不同」,徒然顯得中國「人」的無信無義的墮落已經深至國家層級。

客觀方面,可以參考獸孩的案例:

獸孩是被野獸養大的小孩,自認是野獸,自認不是人,不會說人話。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他們當然是人;但是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他們就不是具有正常行爲能力(特殊國情)的人。外國公司到了中國以後,莫不發現西方的制度到了中國變得滯礙難行。公認最大的區別在於「法治」與「人治」。筆者認爲,稱「人治」是矯情的粉飾美化。除了「法治」外,沒有「人治」,只有「獸治」。「法治」對事不對人。是人,才有能力「法治」,才有辦法「依法行事」。要分析中國「人」的行爲模式,生物學要比社會學好用、貼切多了:

獸羣的領導,在生物學裡稱爲「Alpha」。Alpha必須經常通過(權)力量的展示來「鞏固領導中心」。發現有可能成爲威脅的下屬,要在其成氣候之前預先下手剷除。下屬可以挑戰Alpha來奪權,但在有自信能挑戰成功之前,須得裝孬以自保。有些動物的Alpha之爭是生死之戰。有的,如獅子,失勢的Alpha的後代還會被殺光(炒家滅族)。

Wikipedia: Alpha (ethology)

In social animals, the alpha is the individual in the community with the highest rank. Male or female individuals or both can be alphas, depending on their species. Where one male and one female fulfill this role, they are referred to as the alpha pair. Other animals in the same social group may exhibit deference or other symbolic signs of respect particular to their species towards the alpha or alphas.
In hierarchal social animals, alphas usually gain preferential access to food and other desirable items or activities, though the extent of this social effect varies widely by species. Male and/or female alphas may gain preferential access to sex or mates, and in some species only alphas or an alpha pair is permitted to reproduce.
Alphas may achieve their status by means of superior physical prowess and/or through social efforts and building alliances within the group.[1]
The position of alpha also changes in some species, usually through a physical fight between a dominate and subordinate animal. Such fights may or may not be to the death, with relevant behavior varying between circumstance and species.


請問所謂的「人治」與「獸治」有什麼差別?

訓練家貓、家狗的第一件事就是訓練他們不隨地大小便。中國「人」都學會了嗎?您把獸孩當人看嗎?您敢讓您的小孩與獸孩獨處嗎?您願意把中國人當人看嗎?有人把中國人當人看嗎?有!達賴喇嘛、熱比婭、劉曉波等,他們就把中國人當人看了。把中國人當人看會怎樣?答案是:不是被關起來,就是被當作恐怖分子。劉曉波寫的東西,論內容,有什麼驚世駭俗之處?有哪句話沒被別人在別的國家說過?達賴喇嘛、熱比婭全世界趴趴走,也不見被他們「進出」過的哪一個國家屍積如山,血流成河。他們有什麼可怕?是號稱已經「崛起」的中國仍然脆弱得如此吹彈得破,還是中國「人」根本就不想被當人看?還是說只要是生在中國,就是錯誤的人在錯誤的地方?






2004年1月,胡錦濤表示,一旦條件成熟,中國政府將向全國人大提交批准該公約。同年5月,溫家寶訪問歐洲再度回應說儘快批准。三年之後,在2008年3月,有記者詢問溫家寶政府準備何時提請全國人大正式批准該公約,溫家寶回答正在研究,儘快批准。筆者過去曾任職於的幾乎每家公司都強調:不要說「盡快」之類的廢話,那一點意義都沒有。比如說,不該講「我盡快回你電話」,必須給個具體時間。例如「半小時內」、「今天下班前」、「明天」等等。若非如此,豈不是要對方經常來催?這會導致低效率,不符標準作業流程(SOP)。而里程碑(milestone)的設定也是專案管理的常識。溫家寶這種回答的方式,若非他治國的效率不及筆者之前任職的公司,就是答案實在太難看:說不出口,見不得光。

個人認爲:人,的確是生而平等。生來是人,就有人權。把中國人搞得不成人形的,是獸羣、是畜生,不是中國百姓的錯。臺灣人也沒有「高尚」到哪裏去。筆者曾在一次臺、中文化交流中,見識過臺灣的一個小領隊被中國「人」當「領導」捧得「忘了我是誰」。那副對人頤指氣使的豬頭樣,與中國「人」相較,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老外也沒有比較高級:在中國見識到的老外,欺人不懂鳥語,大多口無遮欄,滿口污言穢語。有能耐「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唯蔣渭水、鄭南榕、劉曉波之流的「大丈夫」耳。「德草」的「小人」,「風行」時若能不「草枝擺」才是異象。

在臺灣,有自命「高級」的「中國人」,喝得到臺灣的水,吃得到臺灣的米,踏得到臺灣的土地,卻以「生長環境」爲藉口,不會說任何一種臺灣話(包括臺、客、原住民語)。請問他們生長的算是什麼環境?他們跟不會說人話的獸孩有什麼差別?某些團體內部的權力鬥爭跟獸羣爭Alpha的模式有何差異?陳前總統一家的遭遇,像不像是被幹掉的Alpha?臺灣的法律,有沒有碰到某些「人」就轉彎?馬總統曾經說過要把原住民「當人看」。如果對事不對人,那我可不可以依樣畫葫蘆地說:「你既然來到我們的國家,就是我們的人,你既然來到臺灣,就是臺灣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國民看,要好好把你教育,提供機會給你,我覺得應該這樣子做,所以我覺得中國人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我來到這個地方,我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筆者的質疑對事不對人:在民主自由的臺灣,答案可以見仁見智。如有對號入座,純屬作賊心虛。

那些要別人當中國「人」的「人」的子孫,甚至自己,多有美、加等外國國籍或永久居留權(綠卡)。也就是說,連他們都不願意讓他們的子孫當中國人了。

您,還想當中國「人」嗎?

延伸閱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