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1

金普通不只菜英文

金普通不只菜英文



蕭美琴委員在立法院以英語質詢臺灣統治當局駐美代表金溥聰先生。金先生的答詢及會後的表現顯示,金先生「普通」的,不止菜英文,還包括了邏輯、對立法院及多元文化的不尊重,以及對美國的不了解。

先說菜英文:
在蕭女士公佈的影片的 20 秒處,金先生「問」道:"You want me to answer in English or Mandarin." 國中程度就該知道這個句子是個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就算硬要把它凹成疑問句,語調在句末也該上揚。蕭女士答:"No, I want you to answer in English, because I want to understand..." 此時,金先生插嘴 "OK." 如果金先生講的不是洋涇幫英語,習慣性的 "OK."、"Of course."、"Sure.",就是已經認可以英語來質詢、備詢。不過插嘴是西方國家大忌,而且稍有教養的人在正式場合都會盡量回答完整句子 (complete sentence)。或者金先生這個 "OK" 還真的是菜英文的「不OK」也未可知?在42秒處,金先生說:"Of course, my English pro... problemcy eh... would not as good as yours..." 這句話似乎是 "Of course, my English proficiency would not be as good as yours..." 之誤。文法上少了動詞 (be),字彙上似乎是想說 "proficiency",但卻又臨時忘了,說不出口,所以順口胡謅個 "problemcy" 來打馬虎眼。

再論邏輯:
其實蕭女士只說「偏好」(prefer)金先生以英語答詢,以便了解金先生的溝通能力,並未堅持。金先生如果當真認為以英語答詢不妥,就應該堅守立場:直接以華語拒絕,以華語作答。但是他雖以華語作答,卻以英語推託。如果蕭女士以英語質詢當真不妥,那金先生以英語推託,就是明知故犯,跟蕭女士同流合污:跟豬打架;如果蕭女士以英語質詢並無不妥,那金先生不以英語作答,就是逃避問題,對蕭女士英語溝通能力的測試交了白卷。這麼一來,蕭女士對這張白卷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給個大鴨蛋了。


對美國與多元文化的無知:
報載:「金會後說,美國國會沒有人用法文、中文質詢,國會殿堂有基本遊戲規則,若以後各種語言都出籠,相信大家也不樂見。」這表示金先生不但英語程度值得懷疑,連對美國國語的基本認識都沒有。美國將英語定為官方語言,是2012年12月29日剛剛才發生的事。27日金先生上臺備詢時,美國國語非但不是英語,甚至根本不存在。就算金先生或未卜先知,或得到內線消息,但在金先生備詢時,這新法也尚未公佈實施。今天(29日)美國政府的網站 還寫著:「雖然有些人(金溥聰之流?)號稱英語是他們的官方語言,但美國沒有『官方』語言。」下一段更補充說明,聯邦政府正在努力服務那些英語能力有限的人民。這一點跟金先生當時對美方語言政策的理解恰好完全相反。蕭女士說得很清楚:以華語之外的語言質詢,在立法院早有先例。



不知金先生所謂的「國會殿堂」的「基本遊戲規則」是誰定的?寫在哪裡?難道「中華民國的國會禁止使用英語」是傳說中的「潛規則」?





崇洋媚外,認為遠來的和尚會念經,臺外皆然;俄羅斯宮廷曾採用法文,翻開愛倫坡的著作,更是成段地烙法文。英國人不像只生一隻嘴的中國人,當真做到「有容乃大」,英文裡就包含了大量的外來語,其中來自法、德、拉丁語的字彙都超過四分之一。有些字彙是因英語本身不有所不足,如 fiance, divorce 等,雨果的悲慘世界的英譯本,因英文詞窮,而保留原法文名:"Les Misérables"。自認「蓋高相」的人更是以烙外語來自高身價。美國也不例外:「現狀」不說英語現成的 "current state",而要說拉丁的 "status quo";「中國的」不講 "Chinese",而作的 "Sino";「實際上」寧棄 "in practice" 而取的 "de facto"。 

馬克吐溫乞丐王子裡的乞丐就因為懂拉丁語,所以就算他向國王自首,國王都不相信他不是王子。只懂英語的美國人,早就是全世界恥笑的對象。如果金先生當真連美 國上流社會的語言都「普通」,就難怪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會形容他像「港劇裡頭精幹的古惑仔混混」了。講英語而不懂烙「外」語,就 像說華語不會烙成語一般地遜,是不能也,非不為也。筆者腹笥甚窘,所知大清帝國使外而不識成語者,唯香港查良鏞先生筆下的一等鹿鼎公:韋公小寶一人耳。難道馬「先生」因為找不到幫我們擋美國毒牛的林則徐,所以現在想賠我們一個韋小寶?



十分鐘讀懂英文史 The History of English in Ten Minutes Chinese(trad.) Subtitled:


參考資料:


Flag Counter

2012/12/27

能量守恆定律/Conservation of Energy

能量守恆定律/Conservation of Energy

-- Source Credit

The source mentioned "conservation of energy." After seeing this clip, my first thought was: shouldn't it be "conservation of mass" instead? As a second thought, since E=M*C^2 "conservation of energy is more precise."

This is why nuclear weapons are so powerful. During nuclear reactions, a little mass is transformed into energy.

圖源提到「能量守恆定律」。一開始覺得:不是「質量守恆定律」嗎?後來仔細一想:既然 E=M*C^2,質量、能量可以互換,因此,說是「能量守恆定律」其實比較準確。

核子彈的威力會那麼強大的原因就是在核子反應時,有一點點質量會轉變成能源。



The reason anti-matter is so freaking powerful is, when contacting with matter, combined mass, unlike only a tiny fraction of mass in a nuclear reaction, of both matters is transformed into energy completely.

電影天使與魔鬼裡的反物質炸彈會那麼臭屁的原因之一是:當反物質接觸到物質時,反物質與物質都會一起完全轉化為能量,比核子反應時,只有一點點物質會轉化為能量還強大多了。

延伸閱讀:

Flag Counter

2012/12/25

菊壽司-米田壽司

菊壽司-米田壽司

Before:

After:

延伸閱讀:

Flag Counter

2012/12/24

王育德博士演講-我的臺灣史觀/Dr. Ong Iok-tek, 1924-1985

王育德博士演講-我的臺灣史觀/Dr. Ong Iok-tek, 1924-1985





























延伸閱讀:

Flag Counter

2012/12/21

搭錯線/Wrong Number

有個笨蛋打零北手機:「請問你們那裡可不可以兼職?」
「請問你找哪位?」
「你們那裡是不是XX?」
「不是。」
掛電話。

記/打錯電話:笨
打錯電話不道歉:沒禮貌

又笨又沒禮貌:活該正職不夠吃還要找兼職來爆肝。

祝:早日領達爾文獎

A dim wit called me on my cell.
"Would you accept application for part time position?"
"Whom are you looking for?"
"Are you XX company?"
"No."
"Click."

Took down/dial the wrong number: incompetent;
Without apology: impolite;
Incompetent and impolite: no wonder one job is not enough.

Wish him get Darwin Award soon.

Flag Counter

The Day of Sampling Wasabi/Mustard/試芥末日

The Day of Sampling Wasabi/Mustard/世界末日試芥末日

In Mandarin Chinese, "is Armageddon" sounds identical to "the day of sampling wasabi/mustard." If you have noticed the increasing appearance of images of mustard or wasabi, now you know the reason behind.

今天明明就是世界末日試芥末日,證據在此:

鐵證如山,為什麼偏偏還有人就是不信啊?

同場加映亂入-Julee Cruise-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When all the land was dark
And you appeared in light
Then the darkness cried

We danced above the earth
Through the heaven above
Sunlight, moonlight smiled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We touched beside the sky
The sun through golden rays
Whispering our love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Your bright eyes fill my soul
Your kiss a sacred dream
The dream is one that lasts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Flag Counter

2012/12/19

N+3 訪大八日式自助餐

N+3 訪大八

海港巨蛋剛開幕時下午餐有螃蟹,後來變成螃蟹跟生蠔勢不兩立,再後來就都沒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本來就對新張的大八戒慎恐懼,看來經濟不景氣,生意難做啊!

2013年1月16日更新:再訪潮坊時因男廁故障,被引到至樓下洗手。路過時發現紅蟳已經消失,改由花蟹出馬。

贛:
  1. 布蕾 (crème brûlée) 從午餐消失,要晚餐才有:海港強過大八的優點之一就是廚藝來「化」麵粉、雞蛋、糖等「腐朽」級的原料「為」可與紅蟳、生蠔、哈根達茲分庭抗禮的「神奇」。這些甜品能快速提高血糖含量,造成飽足感。相較大廳一顆賣40元的馬卡龍,是教顧客心甘情願被「槓宋叛」的妙計。啊布蕾的成本一個才多少?是希望顧客再多吃一隻紅蟳嗎?還是去多挖兩球哈根達茲?
  2. 美式重奶酪慕斯:這鍋是之前零北比較海港與大八理論的證據之一。海港的像是怕嚇死臺巴子而弱化的紐約式奶酪蛋糕;大八的則是稍微有點奶酪蛋糕影子的臺式海綿蛋糕。
  3. 衣褲拉(鮭魚卵)手捲不見去:根據安妮的食記,剛開幕時,午餐是有衣褲拉的。
  4. 午餐時間結束前半小時開始收午餐特色菜:趕快囤貨吧。
  5. 拿到一溫泉蛋上面硬得像橡皮:懷疑是隔夜的,在冰箱裡被風乾。拜託...雞蛋一顆才多少錢?零北是砸那種銀子去吞這種蛋的嗎?
  6. 懷疑魚子醬染色:零北想效 Egg Natasha 的顰,在溫泉蛋上加了黑色魚子醬。結果魚子醬一碰到柴魚汁,就整碗渲黑。
讚:
  1. 鮭魚蛋糕:真的有鮭魚肉。為廚師宇宙超級無敵,前無古人的創意給個讚。
  2. 跟做披薩的義大利廚師哈拉,拜託他幫我做道特色菜。他就叫人幫我做烤粽 (Calzone),還貼心地問我們一夥幾人,做得方便我們分享。
中間那道醬料,是廚師的溫柔:有了它,用餐刀就能輕易對切;否則就難了。

想讓老闆哭的,別點這個:裡頭都是便宜貨。但辣椒酸辣得恰到好處。雖然沒弄到夠勁的氣死(cheese),但還算不錯吃。

煙燻鮭魚+醉雞:

西瓜向鳳梨汁看齊:

這次終於吃到有黃的了,機率同 N+1 訪

延伸閱讀:

Flag Counter

2012/12/18

拆哪人的銅臭味:Raison d'être

拆哪人的銅臭味:Raison d'être

神之雫,看到這鍋

將 "Raison d'être" 譯作「存在價值」。

如果將 "Raison d'être" 直譯為英文,就是 "reason of being." 維基字典譯作 "reason for existence," 也就是華文的「存在的理由」。

從這個翻譯,零北聞到華人的銅臭味。

法國人的「存在」,追尋的是「理由」、「意義」;
拆哪人的「存在」,求的是「價值」、「金錢」:「存在」有「價」,「值」幾多金?

難怪「(拆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既然 "Every man has his price.",所以拆哪(包括滯臺拆哪人)的大官們才都那麼有錢,但大多卻同時極為 poor?

也想起多年前在多倫多遇見個臺巴子暴發戶。跟他爭論時。他說他不要跟我講理,要跟我比銀子。說如果我沒他有錢,我就是錯的,必須閉嘴。而且他只看當下,就算我日後賺的錢比他多,他也不承認。

Flag Counter

2012/12/17

Unboxing Tiamo Coffee Dripper/踢鴨魔咖啡過濾器

Unboxing Tiamo Coffee Dripper/開箱:踢鴨魔咖啡過濾器

Works well.

不錯用:就是個中規中矩的金屬咖啡濾杯。
不銹鋼濾網濾紙
有點殘渣過濾乾淨
有咖啡脂無咖啡脂(有人愛,有人不愛)
環保不環保
要清洗用過即丟,不用洗
長期使用較省錢長期使用較花錢

零北打算在家用這鍋,出外用濾紙。



Flag Counter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