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4

天龍本無國;中華亦非臺

天龍本無國;中華亦非臺


「中華民國」既沒有取得臺灣主權,更早已亡國。車輪旗一旦出了國門,幾乎得不到世界各國對國旗應有的尊重,只能被當作自嗨用的遮羞布,比當年被中國人在墾丁高舉的五星旗還不如。就連「中華臺北」的五輪旗都比車輪旗風光:至少還上得了奧運的「廳堂」。可是不論是孤輪旗還是五輪旗,都不是舉世承認的國旗。當此國不成國,而全國人民又沒有LP與共識建國時,零北主張南臺灣獨立:在有共識、有LP的南臺灣建立打狗共和國,定都打狗。


立法院院會在2011年五月27日三讀通過「人民團體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刪除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的限制。同年6月15日公布實施。筆者現在就公開主張南臺灣獨立。既然連「中華」都不成「國」,就更別提「臺北」了:最多就是「天龍國」。再說,與其要成為「中華臺北」國國民,筆者寧可當「臺灣打狗」國國民。Ta-Kao/打狗,是西拉雅族的真本名,是有聽進西拉雅名的日本人的日本漢字「高雄」的發音;而Kaohsiung,則是聽見沒有臺灣文化,認字不認音的中國人用北京話去錯唸日本漢字,積非成是的歷史錯誤。「中華臺北」的「國語」,只是中國的普通話;而「臺灣打狗」的國語,至少要包括客家話與臺灣河洛話。號稱「中華民國」的「臺灣統治當局」既然不改名、不建國,那南臺灣就先獨立吧!


詩經魏風伐檀:「彼君子兮,不素餐兮。」罵的是諸侯們不耕作、不漁獵,卻仍餐餐大魚大肉,從不吃素。這是名副其實的「魚肉鄉里」。千年後,這種歹戲還在臺灣拖棚。二十一世紀的新「君子」,就是素有「天龍國」之稱的臺北中國城。臺北:沒有農業,沒有工業。農民在南臺灣揮汗,資本家在南臺灣污染,然而臺北卻揮霍著不成比例的統籌分配款。更慘的是:有錢還不會花。銀子是砸下去了,可是唯一「良好」的只有「自我感覺」:住的是冬冷夏熱的水泥叢林。看到蘇嘉全的「豪宅」就大驚小怪,卻不會自我檢討為什麼要笨到去花多數倍的錢在三個核電廠隔壁的斷層帶上買危樓?在南臺灣,花兩百塊買株空心菜叫做「被人槓宋叛」;在「中華臺北」,叫「藝術」。

酸葡萄的天龍人如果肯賣掉天龍國的危樓,搬去屏東,這種『豪宅』可以買兩棟!


全世界最美的十五個捷運站裡,打狗就佔了兩個。有功官員雖然最後判決無罪,但當年仍被(濫權?)起訴、羈押、「教訓」到死;臺北的捷運除了燒錢,還燒車,可是天龍國人繼續死忠。當臺北人用選票肯定一株三百元的九層塔時,他們投下的選票就是共犯集團的投名狀。可以容忍兩百塊一株空心菜,七百多億詐胡線,欠四百多億健保費,吃瘋牛肉,吞瘦肉精,跟順向坡貓纜的天龍國國民,儘管留在天龍國,跟隨天龍人的領導。隨便你們要建立中華臺北國、天龍國,或是繼續死抱著中華民國那塊見不得人的爛扛棒,甚至是加入中國,成為天龍省、臺北省,也都悉聽尊便:南臺灣不陪你們玩了。住在南臺灣還自認爲是中國人的,可以自由選擇離開,或歸化、效忠南臺灣;北臺灣的居民也歡迎用腳投票:移民南臺灣。


-- 荒川弘:百姓貴族 第一卷第62、63頁

只要不再讓怪手開進稻田,南臺灣再窮都有蕃薯圈啃,有太陽能、潮汐可發電。更何況只要不再讓天龍國人繼續揮霍我們的土地和汗水,賤賣我們的農耕、養殖技術,只要不再被剝削,我們只會更富有。獨立後的南臺灣可以跟北臺灣公平競爭,看誰能活得比較爽。北臺灣的人民想清楚後,歡迎併入入南臺灣。否則南臺灣獨立:食物、飲水、貨物不北送,稅金不上繳。空心菜就兩百一株地賣給天龍國民,讓天龍國的有錢人啃庫存的黃金、吃銀行裡的鈔票去吧!



有道是:「沒有國哪裡會有家?」至於「失去國家有多可怕?」去問問在索馬利亞被海盜綁架過的船員吧!去看看鍾鼎邦吧!就讓「中華」去「靠」他們的「北」,讓我們在南臺灣建立一個就算有萬一不幸出了「狗官」,體制也要讓他們槍斃不了「江國慶」的「打狗共和國」!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