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2

轉載:無知的背後

無知的背後

西拉雅族部落發展促進會理事長段洪坤(Alak Akatung)

今年度第二次全國教育局處長會議,訂於八月十三、十四日在台南市舉行,南市教育局在大會手冊封面做設計,將平埔社群流傳下來的古新港文書作為主底圖,上頭有手持弓箭獵鹿的平埔族人,但國教司承辦人員打電話到教育局,表明持弓箭狩獵「太暴力」,希望將弓箭取下;另外,「局處長」三字印在台灣圖案內,恐怕讓人有台獨聯想,最好能調整。在教育部「關切」下,教育局最後將平埔獵人的弓箭取下,改成跑步的「飛番」圖。這件事件報後,大家紛紛撻伐教育部官 員的無知,除了看見無知外,不知道大家還看見了什麼?

當然國教司的所謂”善意建言”未免太符合"優越民族主義"的偽善思維了。原住民拿著弓箭射鹿⋯⋯就太"暴力",根本是種"文明的歧視"。西拉雅原住民獵鹿拿箭、槍鏃,一次只取一隻鹿,而漢人當年與荷蘭人合作到西拉雅族四大社抓鹿,是用陷阱大量捕鹿,連懷孕母鹿都不放過,但是西拉雅人在母鹿懷孕的春天是"禁向"不能狩獵的。你說,手上沒拿武器的人比較殘忍可怕,還是只拿著竹子做的弓箭、敬畏大自然的原住民有真正暴力傾向?武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啊!

除了國教司的態度須要大家來加以譴責外,身為西拉雅族人,又是新聞事件的主要原住民族,感概的是無法藉此全國曝光的新聞事件來正名。兩天下來的報導通篇以"平埔族"來稱呼台南地區的原住民族,包括教育部、教育局、記者這些高級知識份子,可以顯現台灣"集體族群認知識盲"。當然原住民族的族名都是殖民統治政權管理方便,給這島嶼上原住民族的劃分命名,但在口口聲聲重視台灣多元文化的政府、社會,明確的族群稱謂,是對這個族群最基本的尊重。身為縣市合併後的台南市教育局或是地方報社記者,難道沒聽見我們族人對外都自稱為Siraya?如果所書寫的是其他區域的平埔族群,或許是因為社群移動融合而不能在該地區有單一族名稱法(就像埔里地區有5—6個平埔族群移住在一起),就以平埔族來概稱,或許情有可原,但台南市管轄範圍內的平埔原住民族毫無爭議的就只有西拉雅族(只有哆囉嘓社的白河岩前、白水溪兩個部落屬洪雅族,但仍待釐清),而且台南市政府或是台南縣政府時期,都成立"西拉雅事務推動會"及"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來協助西拉雅族的文化復振及正名認定運動,2006年更進一步承認西拉雅族為縣(市)認定的原住民族,為何我們市府許多大小官員在公開場合還一直叫我們"平埔族"?這就好像我明明跟你說了我叫什麼姓名,但你還是自以為麻吉,猛叫我錯誤的綽號一樣,叫人很不舒服!而政府成立的西拉雅委員會、推動會又到底是什麼東西?乾脆改叫”平埔族事務推動會”算了!

台南市政府及地方知識份子都如此了,更不用巴望其他地區很少接觸到平埔原住民的官員、民眾能有正確的族群知識了!這樣對平埔族群不公平的歷史教育,其實從日治時期就延續至今,無關統治政權或政黨,長期以來台灣只有"本土教育"而沒有"族群教育"才會形成現在我所稱的"集體族群認知識盲",這對這座以多族群、多文化為傲的國家來說,是種諷刺也是悲哀!沒有正確落實的族群教育,就不會有真正的"族群包容與尊重"。請大家想想看,包括官方原住民的朋友們,你們喜歡人家叫你"阿美族"或"布農族"為"高山族"嗎?自認是”台灣人”,卻一直被叫”中國人”,你會舒服嗎?
請台灣社會給原住民多一些尊重,也給西拉族多一些尊嚴!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