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9

品冰酒:不知何處是他鄉

2004年在加拿大買了一瓶2002年的冰酒。轉眼已成十年老酒。昨晚開瓶品嚐:

色作琥珀;味醇而厚:

藏酒酒瓶橫放。因熱脹,些許酒被從瓶塞下方逼出:


客中行 唐 李白

蘭陵美酒鬱金香
玉碗盛來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
不知何處是他鄉

遷流詩:
「駿馬騎行各出疆,
任從隨地立綱常;
年深入境猶吾境,
日久他鄉即故鄉。」

加拿大早已是我的第二故鄉;
而出生、成長的臺灣,因為被拆哪流寇偽政權竊據、作賤,反而變得有點像異鄉。

正是:「不知何處是他鄉

中華死路

View Larger Map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28

「普通」「合理」

臺中市長胡志強曰:「吃個飯很普通吧?」(@1:14)


少林足球:「我本身是個汽車維修員,這個扳子是我用來上螺絲用的。很合理吧?」(0:11)


free counters

2012/08/27

海削哈根達斯/Scooping Häagen-Dazs

海削哈根達斯/Scooping Häagen-Dazs

Just discovered an easy way to scoop Häagen-Dazs:
Rinse your scoop in hot water before digging in, then scooping becomes almost as easy as cutting butter with a hot knife.

剛發現挖哈根達斯的撇步:
先用熱水燙一下冰淇淋勺就會變得容易挖。

緣起:
打狗的包月巴(buffet)常有哈根達斯,可是有一些下港爹爹不疼,姥姥不愛,離家太早的死臺巴子沒見過世面,零北常常看到一些混蛋在放冰淇淋勺的活水槽洗手。最近更是開了眼界:還見識過洗碗的。


於是最近去吃包月巴時,在挖哈根達斯之前,都會先用咖啡杯裝泡茶用的沸水清洗一下冰淇淋勺。誤打誤撞,發現這樣竟然使哈根達斯變得超級好挖。

哈根達斯本來就不好挖,打狗有些怕客人吃的餐廳甚至還會故意凍得更硬一些。用這個方法,就有可能讓凍酸的頭家哭泣了。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26

謠言:「宜蘭人3成以上有肝病 ~~肝炎禍首竟然是青蔥」

最近網路電郵流傳「宜蘭人3成以上有肝病 ~~肝炎禍首竟然是青蔥」一文是謠言。請勿相信。

謠言原文:

如有牛肉切盤要灑上蔥花時,請記得先過燙一下哦。

肝炎禍首竟然是青蔥?怪不得宜蘭人3成以上有肝病

從沒想過,但看起來,的確是有可能的.....最近數起A型肝炎的食品中毒事件,禍首竟然是青蔥。

青蔥最好別生吃,在顯微鏡下有好多噁心的蟲蟲 !

沒錯..以前修microbiology 時,在顯微鏡下,看過蔥管內有好多噁心的虫虫...蛋蛋..... 。

還有香菜也是(常見大量fungus),而且與香菜同保存的食物也會遭到染污,而且更噁 '''' 。

所以奉勸愛生吃香菜、青蔥的姊妹們,先把牠燙死再吃!飲食衛生青蔥最好別生吃。

中國人愛吃脆皮烤鴨, 往往將脆皮烤鴨肉包著生的青蔥段裹著甜麵醬吃;吃炒米粉、貢丸湯、肉羹湯、麵湯、餛飩湯、火鍋料理、燒烤料理及魚肉料理時,也免不了要來點兒青蔥花提味。

中國人生吃青蔥的機會實在太多了,麵攤、火鍋店,各個餐廳索性就擺一大碗青蔥花,讓消費者自行取用......但是,愛吃青蔥花的人在下箸前可得三思了,因為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日前呼籲消費者注意,最近數起 A 型肝炎的食品 中毒事件,禍首竟然是青蔥。

A 型肝炎病毒是一種肝臟疾病,通常在感染 A 型肝炎病毒六週後會有症狀,輕微者是發燒、腹瀉、噁心、嘔吐、無食慾、腹痛、疲倦、皮膚變黃。

嚴重者則引發為肝臟疾病。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建議消費者應將青蔥放入鍋中加蓋完全煮熟,或在烹煮魚、肉類或其他料理放入青蔥時,也應將青蔥完全煮熟後再吃,以降低罹患 A 型肝炎的風險 >>>

再次提醒 A 型肝炎 --- 禍首是 : 青蔥及香菜

美 國食物管理局 (FDA -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網站上所公佈的警告。

關於青蔥,最好不要生吃。


謠言證明:蘋果日報-網路謠言 吃蔥染肝炎 醫斥無稽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23

蘇東坡與佛印之佛與屎

蘇東坡與佛印之佛與屎

蘇東坡跟佛印禪師兩人散步,蘇東坡問佛印禪師說:「你看我像什麼?」
蘇東坡身材胖胖的、大大的,又是做官的,佛印說:「簡直像尊佛啊。」
他很高興,一邊走,又說:「你怎麼不問我啊?」
「我問你做什麼?我沒什麼可問的。」
「你應該問我,你像什麼?」
佛印禪師:「好!我問你,你看我像什麼?」
蘇東坡說:「我看你像狗屎。」

之後,回到家裡,蘇東坡就跟他妹妹蘇小妹說:「今天,我把和尚贏了。
」蘇小妹說:「你怎麼贏人家的,我可以聽聽嗎?」
「好!我跟你說。」
他說:「我問佛印,我像什麼,他說我像一尊佛。後來我叫他問我,他就問我他像個什麼,我說他像狗屎。我是佛,他是狗屎。」
蘇小妹說:「你贏了?你輸了。」
「我怎麼輸的?」
她說:「人家是佛心,看你看一切都是佛;你是狗屎心,看人看什麼都是狗屎。」

free counters

2012/08/22

「越過這(個人)那(位)的潮濕和泥濘 而如此馨美」

「越過(個人)(位)的潮濕泥濘
而如此馨美

-- 蓉子「一朵青蓮」

「越過

(個人)』:


(位)』




潮濕泥濘


而如此

馨美」:


延伸閱讀:

蓉子:一朵青蓮

有一種低低的回響也成過往 仰瞻
只有沉寒的星光 照亮天邊
有一朵青蓮 在水之田
在星月之下獨自思吟
可觀賞的是本體
可傳誦的是芬美
一朵青蓮
有一種月色的朦朧
有一種星沉荷池的古典
越過這那的潮濕和泥濘而如此馨美
幽思遼闊 面紗面紗
陌生而不能想望
影中有形 水中有影
一朵靜觀天宇而不事喧嚷的蓮
紫色向晚 向夕陽的天窗
盡管荷蓋上承滿水珠
但你從不哭泣
仍舊有蓊鬱的青翠
仍舊有妍婉的紅燄
從澹澹的寒波
擎起
擎起
擎起

free counters

2012/08/21

轉載:北京流行笑話:「新警察吧!」

轉載:北京流行笑話:「新警察吧!」
出處:電郵流傳

上班剛一周,剛穿上警服的小五決定慰勞慰勞自己,到劇院看電影。
買票的 伍排得長長的,小五舒口氣,排到最後。
"新警察吧?"旁邊一個人問。
小五納悶:"你怎知道?"
"咳,老警察哪有排買票的。"
"哦。"小五明白了,直接走到售票口前,遞上錢說:"我買一張票。"
"新警察吧?" 窗口的人笑了。 "你怎知道?"
"老警察哪有掏錢買票的,你直接進吧,沒人敢攔。"
"哦。"小五又長了見識,一試,果然沒人攔。
進了劇場,小五到樓下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下。
屁股還沒坐穩,旁邊就有人問: "新警察吧?"
真是奇怪了,小五心疑惑,嘴上還硬:"誰說的!"
"人家老警察都在樓上看電影,樓下的都是你這樣的新警察。"
小五到樓上一看,可不是嗎,這兒有不少警察呢。
小五挑了個位子坐下,沒多久,電影就開演了。
旁邊的一個警察扭頭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說:"新警察吧?"
"你怎能看出我是新警察?"
"老警察哪有你那樣規規矩矩坐著看電影的,得像我這樣。"
小五學著老警察,把兩只腳翹起來,架在前排人的脖子上,果然舒服了許多,找到些當警察的感覺。
電影演了一半,小五有些內急,便往廁所趕。
在廁所門口,被一個工作人員攔住了:"新警察吧?"
小五還是納悶:"我腦門上又沒寫字,你怎知道?"
"哪有警察還到這兒,人家都是從樓上往樓下尿,你一看就是新警察。"
小五好慚愧,自己差點給警察丟了人。
他站到二樓邊上,掏出傢伙,朝著樓下滋出一股來......
"嗨,樓上尿尿的是新警察吧!"樓下突然有人大聲喊。
"............." 小五探著身子往下看。
"看啥看,人家老警察一尿就是一z,哪像你這個新警察,就往我一個人頭上 澆 !"
小五滿臉通紅,他趕緊把拉鏈拉上,轉身隨便坐到一個座位上。
"新來的吧?"旁邊一個哥們說道。 "....................."
"老警察撒完尿之後哪有趕緊拉拉鏈的,還要把那個傢伙露一會透透氣,嚇小妞 啊。"
小五心情鬱悶,在馬路上找了個小姐想溫存一番。
一番摸索之後,小姐問道:"新警察吧!"
小五 的有點頭暈,"怎麼啦?"
"老警察哪有這樣有禮貌的,都是霸王硬上弓的。"
給小姐上完弓之後,小五決定再不給人民警察丟人了,於是他---小姐費也不付,吧臺費也不結,大搖大擺的往出走。
老板扭頭看了看他說:"新警察吧?"
小五快崩潰了,掐住老板的脖子問:"怎麼這樣你都能看出來?"
老板:人家老警察不但白玩,走的時候還要收保護費呢!
小五心想:靠!!新警察也是警察呀!
於是對著老板說:把保護費給我!!!
老板說:新警察吧?
小五:。。。。
老板:人家老警察都是叫我們送費上門,哪有親自來收的?
小五受到歌廳老板的羞辱,決定拿出警察的威嚴,給老板一點難堪。接著隔壁傳來的淫聲浪語,小五一腳踢開緊閉的門,對面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厲聲喝道:
"都別動,我是警察!"
女的懶洋洋地坐起,摟著那男人斜著眼對小五說:"新警察吧?"男人也說:"他是新警察。"
小五又厲聲問這對狗男女:"你們怎麼知道我是新警察?"女人嘴一撇指著身邊的男人道:"哪有老警察不認識他們局長的。"
小五徹底崩潰了!


中國網友最新網路民調!! 如果你的孩子出生在釣魚島 你會選擇讓他入哪個國籍?

延伸閱讀:

轉載笑話結束。以下圖片與以上笑話完全無關。如有對號入座,純屬做賊心虛:

與以上笑話完全無關,純屬增加點閱率的奧步之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20

限制級:「眾人皆插我。還好。」

限制級:「眾人皆插我。還好。」

********* 警告:內含粗口「親切」的用語 ********

華語是個爛語言:同音異字爆多。魯迅曾經曰過:「漢字不滅,中國必亡。」這道理,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語言不過是個溝通的工具。英語系國家的小孩,八歲就能讀哈利波特;漢語系的呢?得幾歲?日、韓在嚴格限制,甚至完全捐棄漢字後,就算不超英趕美,至少都能肏肏清國奴。拆哪人不全是白痴,東施效顰地搞出了漢語拼音,但是漢語先天不良,不能全用羅馬拼音。於是只好再搞個殘體漢字。雖然還是很白痴,但總算還好過那些死抱著煩體漢字的廢物。白痴到這種程度,難怪當年會被人家追著打。

閒話少說,言歸正傳。據說有「人」說了這麼一句話:「眾人皆差我還好。」
但是,天曉得他說的會不會是:「眾人嗟。插我。還好。」?
或是:「眾人皆插我。還好。」?
還是:「眾人皆插我孩。好!」?

本文到此結束。下圖與本文完全無關。如有對號入座,純屬做賊心虛。

-- 圖源: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action=printable&tid=15292&sid=KQskne

與本文完全無關,純屬增加點閱率的奧步之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19

歪批吳副總統訪問多明尼加

歪批吳副總統訪問多明尼加

吳副總統敦義先生出訪多明尼加時,因一身白西裝而被稱為「白馬王子」。吳副總統不同意,原因是他有兒子,甚至已經當「阿公」了。這種「謙遜」甚勘玩味。

「王子」不一定是翩翩美少年。比如說:大英帝國的查爾斯王子也有兩個兒子。威廉王子剛與凱特王子妃大婚,查爾斯王子要當「阿公」的日子也指日可待。只要女皇一天不駕崩,只要不傳位給他,查爾斯就算當上了阿祖,再老,甚至是壽終正寢,也還只是個老王子、死王子。

維基百科:Charles, Prince of Wales

對岸」國民黨號稱孫文「推翻了專制,建立了共和」。所謂的「中華民國」沒有「萬惡舊社會封建遺毒」的「王子」,理論上來說,原是天經地義之事。然則吳副總統卻不作如此想,只指出自己的輩份高了又高,難道說吳副總統不自認為是王子,不是因為臺灣沒王子,而是傳說中「皇帝命」不甘「屈居」為「王子」?硬是要比王子高上一、兩輩?難不成是在作復辟,甚至是「建國」後的稱孤道寡之想?

媒體報導:吳副總統敦義先生出訪友邦多明尼加時,有媒體詢問,此行有沒有學幾句西班牙語?吳副總統表示,現在還不夠純熟,但如果要現場講幾句,「葡萄成熟的時侯再講給你聽」



除非吳副總統「白賊」,否則「現在」那句話裡就該有西班牙語。但是,為何不是香蕉或芭樂成熟時,而是「葡萄」呢?筆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吳副總統所謂的「葡萄」該不會是西班牙語的 “Puta” (賤貨)吧?但是根據吳副總統的風格,他也曾經用「媽的」來「親切問候」臺灣人,這次到了多明尼加,就算真的先學會吃「葡萄」也還算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吳敦義澄清「媽的」是鄉土發語詞( by newtalk.tw 新頭殼新聞網站)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17

轉載:陳淳杰/發光的靈魂 ~《牽阮的手》插曲/Shining Souls

轉載:陳淳杰/發光的靈魂 ~《牽阮的手》插曲



發光的靈魂 Shining Souls
詞:路寒袖;
曲:詹宏達;
編曲:詹宏達;
演唱:陳淳杰;
演奏:台北市民交響樂團

一枝草含一點露
每一蕊會開的花
攏是經過 經過風佮雨
生命著愛甲伊照顧

芳味益佇咧的時
表示天地無袂記
毋管隨也歹攏是共前途
袂駛強迫伊落土

血是河,血是江
血是上溫馴的歌
拖磨的生命流落佇暗巷
汝我作伙伸手來甲牽

血是河,血是江
血是上溫馴的歌
拖磨的生命 靈魂咧發光
發光的靈魂 未來看上遠

http://www.tahr.org.tw/site/sue/sound.htm

歌詞來源:
發光的靈魂 - 故鄉合唱團 Homeland Choir - udn部落格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讀「罵曹」有感

以下是個老掉牙的拆哪笑話:

罵曹

清乾隆進士鄭板橋,為人疏宕灑脫,滑稽玩世。他進京赴考進士時,曾搭曹姓包船。這位曹船主,欺負他是個窮酸秀才,竟逼他坐到船尾去。鄭板橋越坐越來氣兒,於是立即寫了一首詩以洩憤。

詩曰:
惱恨青龍偃月刀,(惱恨這三國時的關公,雖然手中提著他那赫赫有名的青龍偃月刀)
華容道上未誅曹。(可在華容道上,卻顧念曹操過去善待他的情義而放他一馬,沒殺掉他)
至今留得奸雄種,(一直到今天,還留著這曹姓奸雄的後代)
逼使詩人坐後艄。(竟然敢逼迫我這個大詩人坐到船尾去)

附註:鄭燮(1639年→1765年),字克柔,號板橋,揚州興化縣人。授濰縣令。因歲飢為民請命,開倉賑災而忤逆大臣,罷歸。其為人灑脫,而天性淳厚,詩詞兼工;書法疏放挺秀,自成一家;所畫蘭竹,亦秀逸有致,著有《鄭板橋全集》

--出處:大紀元新聞網

邈雲漢曰:不過是「坐後艄」,有啥好靠腰的?毛澤東沒宰了蔣介石,臺灣人不是更倒楣?人家毛爺爺可是支持臺灣獨立的:如果不是蔣介石引狼入室,現在的「北京領導人」也不至於把毛爺爺的教訓當P話。

圖源:228 台北圓山學生屠殺事件

圖源:施並錫 教授 - 畫˙說˙ 228


延伸閱讀:

以下影片與上文完全無關,如有對號入座,純屬做賊心虛。

20130723中天新聞 曹金生頻「跳針」 網友kuso惡搞嘲諷:


姐姐(remix跳針曹檢)


free counters

2012/08/10

不如喝德國尿/Worse Than German Piss

不如喝德國尿/Worse Than German Piss

零北再也不買7 Select的啤酒了:因為它是拆哪製造。零北個人主觀感受:拆哪製造的啤酒還不如德國尿。

I will never drink 7 select beer any more, for it is "made" in China. IMHO, it is worse than German piss.


零北敗這鍋是因為愛無名的CP值跟對日本品牌的信任。但是零北剛發現:這鍋是拆哪製的。想想之前求償無門的三聚氫胺毒奶,要喝中國啤酒,還比不上喝德國尿來得安全:起碼德國尿不會有毒。

I bought this can because I like no name value and trust Japanese brand. However, I have no confidence in Chinese made product what so ever. At a closer look, I just discovered this can of beer is "made" in China. "Brew" might be too big a word for that country. Consider China was selling poisonous milk and other so called "food" all over the globe, drinking German piss IS much safer than consuming Chinese poison.

『製造廠商:三得利啤酒(昆山)有限公司 地址:中國江蘇省昆山市昆太路388號』:

Chinese regulation is so freaking "advanced" that they can find E. Coli, which prefer damp environment, in dry cookies.

拆哪的食品檢驗『先進』到能在乾餅乾裡驗出大腸桿菌。 只有阿告支持者等級的北七才有那種卡蹭去信任拆哪的食品安全。

CN有害健康: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07

原創爆冷笑話:拔芋頭

原創爆冷笑話:拔芋頭

謎面:

拔芋頭示範:


打一詞牌名。答案在下面。




























答案:李清照-聲聲慢臺灣河洛話的『摘採』=『挽』音近『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04

天龍本無國;中華亦非臺

天龍本無國;中華亦非臺


「中華民國」既沒有取得臺灣主權,更早已亡國。車輪旗一旦出了國門,幾乎得不到世界各國對國旗應有的尊重,只能被當作自嗨用的遮羞布,比當年被中國人在墾丁高舉的五星旗還不如。就連「中華臺北」的五輪旗都比車輪旗風光:至少還上得了奧運的「廳堂」。可是不論是孤輪旗還是五輪旗,都不是舉世承認的國旗。當此國不成國,而全國人民又沒有LP與共識建國時,零北主張南臺灣獨立:在有共識、有LP的南臺灣建立打狗共和國,定都打狗。


立法院院會在2011年五月27日三讀通過「人民團體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刪除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的限制。同年6月15日公布實施。筆者現在就公開主張南臺灣獨立。既然連「中華」都不成「國」,就更別提「臺北」了:最多就是「天龍國」。再說,與其要成為「中華臺北」國國民,筆者寧可當「臺灣打狗」國國民。Ta-Kao/打狗,是西拉雅族的真本名,是有聽進西拉雅名的日本人的日本漢字「高雄」的發音;而Kaohsiung,則是聽見沒有臺灣文化,認字不認音的中國人用北京話去錯唸日本漢字,積非成是的歷史錯誤。「中華臺北」的「國語」,只是中國的普通話;而「臺灣打狗」的國語,至少要包括客家話與臺灣河洛話。號稱「中華民國」的「臺灣統治當局」既然不改名、不建國,那南臺灣就先獨立吧!


詩經魏風伐檀:「彼君子兮,不素餐兮。」罵的是諸侯們不耕作、不漁獵,卻仍餐餐大魚大肉,從不吃素。這是名副其實的「魚肉鄉里」。千年後,這種歹戲還在臺灣拖棚。二十一世紀的新「君子」,就是素有「天龍國」之稱的臺北中國城。臺北:沒有農業,沒有工業。農民在南臺灣揮汗,資本家在南臺灣污染,然而臺北卻揮霍著不成比例的統籌分配款。更慘的是:有錢還不會花。銀子是砸下去了,可是唯一「良好」的只有「自我感覺」:住的是冬冷夏熱的水泥叢林。看到蘇嘉全的「豪宅」就大驚小怪,卻不會自我檢討為什麼要笨到去花多數倍的錢在三個核電廠隔壁的斷層帶上買危樓?在南臺灣,花兩百塊買株空心菜叫做「被人槓宋叛」;在「中華臺北」,叫「藝術」。

酸葡萄的天龍人如果肯賣掉天龍國的危樓,搬去屏東,這種『豪宅』可以買兩棟!


全世界最美的十五個捷運站裡,打狗就佔了兩個。有功官員雖然最後判決無罪,但當年仍被(濫權?)起訴、羈押、「教訓」到死;臺北的捷運除了燒錢,還燒車,可是天龍國人繼續死忠。當臺北人用選票肯定一株三百元的九層塔時,他們投下的選票就是共犯集團的投名狀。可以容忍兩百塊一株空心菜,七百多億詐胡線,欠四百多億健保費,吃瘋牛肉,吞瘦肉精,跟順向坡貓纜的天龍國國民,儘管留在天龍國,跟隨天龍人的領導。隨便你們要建立中華臺北國、天龍國,或是繼續死抱著中華民國那塊見不得人的爛扛棒,甚至是加入中國,成為天龍省、臺北省,也都悉聽尊便:南臺灣不陪你們玩了。住在南臺灣還自認爲是中國人的,可以自由選擇離開,或歸化、效忠南臺灣;北臺灣的居民也歡迎用腳投票:移民南臺灣。


-- 荒川弘:百姓貴族 第一卷第62、63頁

只要不再讓怪手開進稻田,南臺灣再窮都有蕃薯圈啃,有太陽能、潮汐可發電。更何況只要不再讓天龍國人繼續揮霍我們的土地和汗水,賤賣我們的農耕、養殖技術,只要不再被剝削,我們只會更富有。獨立後的南臺灣可以跟北臺灣公平競爭,看誰能活得比較爽。北臺灣的人民想清楚後,歡迎併入入南臺灣。否則南臺灣獨立:食物、飲水、貨物不北送,稅金不上繳。空心菜就兩百一株地賣給天龍國民,讓天龍國的有錢人啃庫存的黃金、吃銀行裡的鈔票去吧!



有道是:「沒有國哪裡會有家?」至於「失去國家有多可怕?」去問問在索馬利亞被海盜綁架過的船員吧!去看看鍾鼎邦吧!就讓「中華」去「靠」他們的「北」,讓我們在南臺灣建立一個就算有萬一不幸出了「狗官」,體制也要讓他們槍斃不了「江國慶」的「打狗共和國」!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要遮起來;別秀出來

要遮起來;別秀出來

給臺灣參加奧運的得獎選手:除非您自認為是「中華臺北國」的國民,否則得獎時,請將五輪旗徽遮起來;別特意秀出來。


國旗、國徽代表的是國家。中華臺北五輪旗、徽,既不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代表所謂的中華民國,更不代表臺灣。當您得獎時,全世界都想知道您是哪一國的。那時是您昭告天下,將您的榮耀分享給全體國民的時機。您要不遮起來,不知道的人,都會以為您是來自「中華臺北國」:五輪旗就是我們的國旗,而我們的國家就叫「中華臺北」。除非您自認是「中華臺北國」的國民否則請不要特意秀出五輪旗徽。

如果您故意遮掩中華臺北五輪旗徽表達抗議,一定會有記者追問原因。那時再請您大聲告訴全世界:您到底是哪一國的:隨便你要說是哪一國,筆者尊重您國家認同的自由,但好歹請您說個像樣的國名出來。筆者個人希望您能自備綠臺灣國旗,講予全世界聽:「我是臺灣人,臺灣是我的國家。但是我的國家曾被來自中國的流寇偽政權竊佔,盜用了已經滅亡的中華民國國號、國旗,並因循苟且地沿用至今,因而不被世界各國、被奧委會承認,所以我們被迫烙上這五輪印。」

你常高喊你愛吃狗屎、而且你吃完狗屎後會露出笑容...

1936年,日本殖民地的朝鮮人選手孫基禎代表日本參加第十一屆的柏林奧運,勇奪馬拉松金牌,當領獎時,響起了日本國歌、升起了日本國旗。孫基禎深感民族的屈辱與亡國之痛,當日本國旗升起時,他低頭沈默,並用手中的月桂樹遮掩衣服上的日本國旗。領完獎後,他撕毀了日本隊的隊服。


請不要告訴我:「韓國能;臺灣不能。」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2/08/02

轉載(葷)笑話:跳級

一年級班上有位同學無精打采的趴在桌上...
女老師問他:『你怎麼了?』
學生抗議說:『我有能力讀三年級,一年級對我來說太簡單了』

於是女老師把學生帶到校長辦公室向校長解釋了學生的情況..
校長說我來給學生做幾個測驗,如果他答錯了任何一題,那他就呆在一年級裏。女老師和學生都同意了...

校長問:『3乘3等於幾?』
學生回答:『9』
校長問:『6乘6等於幾?』
學生回答:『36』
就這樣,校長問了很多3年級的問題,學生都回答正確。
於是校長對學生的女老師說:『我想他可以到3年級上課了。』
女老師說:『讓我問他幾個問題吧~』校長和學生都同意了。

女老師:『母牛身上有4個,而我身上只有2個,你猜是什麽?』
校長看了看女老師的胸部......
但學生回答:『腿。』

女老師:『有樣東西,你褲子裏有,而我的裙子裏沒有。你猜是什麽?』
校長聽了,臉上十分尴尬......卻聽到學生回答說:『口袋。』
校長鬆了一口氣.........

女老師:『什麼物體是字母C開頭,T結尾,上面有很多毛,橢圓型,含有令人陶醉的乳白色的液體?』
校長的瞳孔放大,不自覺地動了一下大腿。
學生回答說:『 椰子(Coconut) 』
校長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再次鬆了一口氣......

女老師:『什麽東西,需要用手來幫忙,它才能插入別的物體。當它插入的時候,它會全身顫抖,這也是它射出的最後階段! 』
校長又開始尴尬了..... =="
學生回答:『箭。』

女老師接著問:『什麼東西進去的時候是硬的,而出來時是軟軟黏黏的?』
校長尴尬地看著女老師,想阻止老師繼續問下去......
學生回答:『泡泡糖。』
校長拍拍自己的額頭......

女老師又問:『我身上有一個東西,當它裏面癢的時候,我用手指去挖那個洞,我會感到舒服。有時候還能挖出黏黏的東西。你猜那個東西是什麽?』
校長聽了一驚,呼吸開始加速,全身開始發熱.......
學生回答:『鼻孔。』
校長不停地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女老師:『我身上有一樣東西,我丈夫或我的手指可以放進去。我煩躁的時候會先用一隻手按著它,另一只手對它指進進出出。最令我興奮、懷念的是...在我新婚那個時刻我能夠和我丈夫一起來放進它。你猜那樣東西是什麽?』
校長還未聽完,舌頭開始發燙 臉色漲紅 額頭冒汗驚訝地看著女老師...
學生回答:『結婚戒指。』

校長眼睛一閉鬆了口氣靠在了座位上,
擦了擦汗說:『我想.. 他可以直接升國中了...剛剛妳問的那幾道題,我一題都不會... 』

free counters

轉載:無知的背後

無知的背後

西拉雅族部落發展促進會理事長段洪坤(Alak Akatung)

今年度第二次全國教育局處長會議,訂於八月十三、十四日在台南市舉行,南市教育局在大會手冊封面做設計,將平埔社群流傳下來的古新港文書作為主底圖,上頭有手持弓箭獵鹿的平埔族人,但國教司承辦人員打電話到教育局,表明持弓箭狩獵「太暴力」,希望將弓箭取下;另外,「局處長」三字印在台灣圖案內,恐怕讓人有台獨聯想,最好能調整。在教育部「關切」下,教育局最後將平埔獵人的弓箭取下,改成跑步的「飛番」圖。這件事件報後,大家紛紛撻伐教育部官 員的無知,除了看見無知外,不知道大家還看見了什麼?

當然國教司的所謂”善意建言”未免太符合"優越民族主義"的偽善思維了。原住民拿著弓箭射鹿⋯⋯就太"暴力",根本是種"文明的歧視"。西拉雅原住民獵鹿拿箭、槍鏃,一次只取一隻鹿,而漢人當年與荷蘭人合作到西拉雅族四大社抓鹿,是用陷阱大量捕鹿,連懷孕母鹿都不放過,但是西拉雅人在母鹿懷孕的春天是"禁向"不能狩獵的。你說,手上沒拿武器的人比較殘忍可怕,還是只拿著竹子做的弓箭、敬畏大自然的原住民有真正暴力傾向?武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啊!

除了國教司的態度須要大家來加以譴責外,身為西拉雅族人,又是新聞事件的主要原住民族,感概的是無法藉此全國曝光的新聞事件來正名。兩天下來的報導通篇以"平埔族"來稱呼台南地區的原住民族,包括教育部、教育局、記者這些高級知識份子,可以顯現台灣"集體族群認知識盲"。當然原住民族的族名都是殖民統治政權管理方便,給這島嶼上原住民族的劃分命名,但在口口聲聲重視台灣多元文化的政府、社會,明確的族群稱謂,是對這個族群最基本的尊重。身為縣市合併後的台南市教育局或是地方報社記者,難道沒聽見我們族人對外都自稱為Siraya?如果所書寫的是其他區域的平埔族群,或許是因為社群移動融合而不能在該地區有單一族名稱法(就像埔里地區有5—6個平埔族群移住在一起),就以平埔族來概稱,或許情有可原,但台南市管轄範圍內的平埔原住民族毫無爭議的就只有西拉雅族(只有哆囉嘓社的白河岩前、白水溪兩個部落屬洪雅族,但仍待釐清),而且台南市政府或是台南縣政府時期,都成立"西拉雅事務推動會"及"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來協助西拉雅族的文化復振及正名認定運動,2006年更進一步承認西拉雅族為縣(市)認定的原住民族,為何我們市府許多大小官員在公開場合還一直叫我們"平埔族"?這就好像我明明跟你說了我叫什麼姓名,但你還是自以為麻吉,猛叫我錯誤的綽號一樣,叫人很不舒服!而政府成立的西拉雅委員會、推動會又到底是什麼東西?乾脆改叫”平埔族事務推動會”算了!

台南市政府及地方知識份子都如此了,更不用巴望其他地區很少接觸到平埔原住民的官員、民眾能有正確的族群知識了!這樣對平埔族群不公平的歷史教育,其實從日治時期就延續至今,無關統治政權或政黨,長期以來台灣只有"本土教育"而沒有"族群教育"才會形成現在我所稱的"集體族群認知識盲",這對這座以多族群、多文化為傲的國家來說,是種諷刺也是悲哀!沒有正確落實的族群教育,就不會有真正的"族群包容與尊重"。請大家想想看,包括官方原住民的朋友們,你們喜歡人家叫你"阿美族"或"布農族"為"高山族"嗎?自認是”台灣人”,卻一直被叫”中國人”,你會舒服嗎?
請台灣社會給原住民多一些尊重,也給西拉族多一些尊嚴!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