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8

利比亞人 vs 拆哪豬

邈雲漢曰:跟利比亞人比起來,現在的拆哪豬不但是豬,而且還是沒有LP的豬;
自己還沒投票,不想著要投票,反而成天想著不讓人投票:野蠻、沒志氣、賤到爆!
而臺灣人如果繼續耍白痴而被拆哪併吞,成為貨真價實的次殖民地,那就比拆哪豬還不如。


利比亞反駁中國知識分子

曹長青




7月7日,是中國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的七七事變周年日,但對利比亞人來說,這更是值得永遠銘記的日子,因為這一天,利比亞首次舉行了全國選舉,而且非常成功。

聯合國等派駐的觀察員認為,利比亞的選舉沒有舞弊,是公平和真實的。這次選舉產生了民選政府和領導人。一個嶄新的利比亞在世界誕生了!

而僅僅18個月之前,利比亞還在卡扎菲的血腥統治之下,是全世界最黑暗的國家之一。不到兩年,利比亞就發生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對中國人,尤其中國的知識分子,包括那些所謂民運名人等,至少有兩個重要的啟示,或者說是教訓!

第一個是在不少中國知識人中,總是強調不可以進行革命,說什麼革命就意味着流血,就是以暴易暴,結果還會是建立暴力政權。甚至高喊“我們沒有敵人”,要“設身處地站在當權者的立場上考慮問題”,一廂情願地期待什麼黨內改革派等。

但利比亞的知識分子就沒有唱這種高調。在人民自願拿起武器、武裝反抗的時候,他們沒有選擇做民眾和統治者之間的協調人,而是認同:即使流血犧牲,也要革卡扎菲的命,革專制政權的命,爭取自己成為自由人。

利比亞反抗軍雖然后來得到英美空中軍事支援等,但在最初反抗階段,並沒有任何外界支援,而是面對卡扎菲的軍隊和其雇佣兵的屠殺。但利比亞人沒有退縮,沒有放棄,更沒有投降,尤其他們的領導者(多是知識人),信奉的是美國建國先賢傑弗遜等起草的《獨立宣言》中的真理:“當政府企圖把人民置于專制統治之下時,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請注意:這裡不僅強調是權利,更是義務!)

推翻就是革命。當然就包括突尼斯、利比亞和今天敘利亞方式的的反抗手段。而美國獨立革命本身就是武裝反抗,是暴力革命。美國建國制定憲法時,其第二修正案就規定,擁有槍支武器是美國人民的權利(第一修正案是保護言論和宗教自由等)。由此可見美國先賢把人民擁有槍支,可以用革命手段推翻暴政,視為多麼重要的原則。

無論中國文化人怎麼高喊“非暴力、不要革命”,他只要認同“必須推翻共產黨政權”,就等于是認同革命。而認同革命,卻唱非暴力的高調,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天下哪裡的專制獨裁者自動地、和平地拱手讓出了政權?那些一只手高舉“不要共產黨政權”,另一只手高舉“非暴力、不要革命”旗幟的人,一部分是不滿意政權的現體制的獲益者(有理念,但現實利益更重要),一部分是反抗政權的占據道德高地者(有理念,但個人美名更重要),剩下的就是被上述這兩種既得大眾歡呼、又名利雙收的“高級文化人”的“高級理論”弄成了漿糊頭腦的“道德高地啦啦隊”成員。而那些在專制政權中掙扎的普通百姓,就老老實實繼續當犧牲品吧。

想法單純的、靠常識指揮頭腦的利比亞人民起來革命,拿起武器了,美國、歐洲等輿論並沒有反對他們“革命”,更沒有譴責他們的暴力反抗。反而是一片歌頌他們從赤手空拳到戰勝了不可一世的獨裁者的勇氣、壯舉。

我怎麼沒有看見那些高喊“非暴力”的中國“高級”知識分子們出來“分析”一下利比亞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呢?他們“錯”在那裡呢?“失敗”在那裡呢?“教訓”在哪裡呢?

利比亞人起來革命了,流血犧牲了成百上千的人,最后推翻了卡扎菲的統治,擊斃了那個死有余辜的獨裁者。但是比利亞並沒有陷入很多中國文化人一路渲染的天下大亂,“以暴易暴”,反而是成gong地進行了全國選舉,用投票的方式,用尊重人民選擇權的方式,產生了國家領導人,組成了新政府。

利比亞的革命和民主過程,跟當年美國革命一樣,都證明了一個道理:不是所有的革命都產生暴政。“革命”和“暴力”都不是阻礙或保障建立什麼政權的關鍵。關鍵是在革掉專制統治的命之后,用什麼原則、什麼思想理論、建立一個什麼樣的政府。

早在利比亞革命進行之中,其重要的領導者、當時的全國過渡委員會負責人賈布里勒(Jibril)就明確說,利比亞要建成一個民主國家,不論種族、膚色、地域,每個利比亞人都是平等的,個人權利要受到保護,尤其是保護少數者的權益等。這種理想和原則,明顯帶有追隨美國建國先賢潘恩、傑弗遜、麥迪遜等人的思想理念的色彩。

正是這種尊重個人權利的民主理念,而不是像法國大革命,俄國十月革命,中國的共產革命那樣,以建立一個強大國家的群體主義名義,剝奪具體的個人權利,才使利比亞沒有發生“全國過渡委員會”乘機直接掌權的情形,而是和平地進行全民普選,建立民主政府。然后還要全國選出60人制定新憲法。明年還要再正式選舉國會。整個走的是民主的程序,充分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權和願望,由人民當“主人”。

除了在戰爭中,對十惡不赦、拿着武器抵抗到最后的卡扎菲之外,從卡扎菲政權垮台到利比亞選舉產生新政府的近一年的時間裡,利比亞全國大亂了嗎?(經過了一場戰爭的)利比亞人屠殺前卡扎菲政權的官員了嗎?利比亞人民可以在推翻了完全是一個瘋子主導的國家之后,和平地、文明地走向全新的明天,為什麼中國人不能?!為什麼?原因在哪裡?道理在哪裡?中國文化人到底是骨子裡太歧視中國人,還是太追求唱高調的美名、站道德高地的自我感覺良好?

利比亞人給中國知識分子證明的另一個道理是:無論什麼樣的社會條件,人民的政治選舉權都不可以被剝奪。很多中國知識人,尤其御用文人,總是強調,中國不能民主選舉,不能實行多黨制,因為國家底子薄,文盲多,一選舉,就會天下大亂,影響經濟發展。這種思路,最符合、迎合共產黨的“穩定壓倒一切”。知識分子對這種“專制壓倒一切”的美妙同義詞替換不是不清楚,而是狡猾地回避。

利比亞的這次選舉,使中國知識分子的這種論調完全不能自圓其說。我們先來看“國家底子薄厚”。經過三十多年的經濟發展,中國GDP已超過日本而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僅次于美國)。而卡扎菲統治下的利比亞,據《2010-2011年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報告》,在全球(統計的)139個國家中排名第100位。

在文化程度上,中國的文盲率低于利比亞。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2010年發布的第六次人口普查報告,中國文盲率已降至4.08%。而利比亞的文盲率(網上只找到2006年的統計)是12%,是中國比例的近三倍。更不要說,文盲率高達27%的中東最大國家埃及(人口8500萬)最近也是成gong地舉行了全國民選。

或许有人會指出,利比亞是小國(人口600萬),埃及人口也不到中國十分之一,但印度的人口現已11億7千萬,緊追中國的13億。但印度的文盲率高于中國近七倍,同時外彙存底和人均收入等都遠遠落后于中國,但印度一直實行民主制,自1947年獨立以來,已成gong進行過15次全國大選(有過八次政府更迭),(按人口)被稱為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

為什麼印度能,利比亞能,埃及能,突尼斯能,更不要說跟中國同樣文化語言背景的台灣能,全世界119個國家都能,中國就不能(選舉)?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共產黨用暴力剝奪了人民的選擇權,加上那些左腦愚昧、右腦精明、利欲熏天的文化人們,用歪理等軟實力給中國人洗腦。于是“革命就會天下大亂”,“中國人素質差不能民選”等等謬論就在中國深入人心。他們就差直言明說:中國人就是東亞病夫,中國人就是低等人類,中國人就一副奴性,給他們自由也不會使用;他們除了在官員面奴顏婢膝,就是以暴易暴,把中國變成橫屍遍地的“太平天國”。

利比亞人民首次享受選擇權的那份興奮和自豪,令人羨慕和感動。媒體報道說,在選舉當天,很多人早早就起了床,在投票站外排着長隊;路過的車輛鳴笛慶賀,人們舉着“V”形手勢表達勝利,選民們互分糖果,婦女們擁抱在一起。有人激動得流下熱泪。

在卡扎菲統治的40多年,利比亞從未有選舉,之前的伊德裡斯王朝,當然更無民主政治。這是利比亞人平生第一次投票,有2639名獨立候選人和374個黨派參選(競爭國會200個席位)。在有些選舉站,志願人員圍成人牆,保護選舉不受干擾。那些按過投票手印的人,高舉着“顏色手指”,向全世界展示,只要是人,無論在哪裡,內心的渴望都是一樣的,都是自由,都是要用投票選擇國家領導人!

利比亞人的革命和選舉能夠成gong,最關鍵的一點是他們戰勝了“內心的恐懼”,不再懼怕獨裁者,而相信民眾自己的力量!原來卡扎菲起的國名“大阿拉伯社會主義民眾國”,現已被更名為“利比亞”。選舉日是利比亞的“新婚之日”,這個自豪的國家跟民主聯姻,成為自由世界的一部分!

自利比亞革命爆發,曾五次前往觀察的美國“哈德森研究所”(HI)客座研究員安.馬洛微(Ann Marlowe)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說,這次選舉是“民主在利比亞的一個勝利”,“利比亞人民擁抱了美國的理念,用選票拒絕了政治伊斯蘭(rejected political Islam)。”並引用一位利比亞人的來信說,“利比亞人不想也不需美國的資金援助,真正需要的是你們的尊重,平等對待,因為我們也像你們(建國先賢)一樣,(通過革命)使自己獲得了自由。”

今天,中國人民需要中國知識分子做的,是認同中國人有選舉的能力,是尊重他們作為人應有的尊嚴,是相信他們對自由的渴望和維持和平繁榮的能力。說到底,中國文化人們只要承認中國人不是劣等民族、低等動物,就是對中國民主的極大貢獻了。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2012年7月16日

2012-07-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