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31

How to: Download Youtube Video/如何下載Youtube的影片

How to: Download Youtube Video/如何下載Youtube的影片

There are many ways to pull this trick. The way I do it is to install a Firefox addon: Video Downloadhelper.

方法有很多種。我的方法是安裝火狐的Video Downloadhelper插件。

1. From Firefox menu, go [tools] then [Addons], and search for "downloadhelper".
1. 先到火狐的選單裏選擇[工具]然後[插件],再搜尋"downloadhelper"

2. Install "Video Download Helper"
2. 安裝 "Video Download Helper"

3. Restart Firefox for the new addon to take effect
3. 重啓火狐

4. From now on, downloading video becomes a new option.
4. 此後,就會多了下載影片的選項



5. If you cannot view the clip on your device, you might need to work with its format. In most cases, it is the resolution and the codec that matters. You may use Format Factory for converting formats.
5. 如果您不能用您的設備觀看影片,那您可能需要修改影片的格式,通常是影片的解析度或編碼。這個任務可以用格式工廠來完成。

free counters

限制級冷笑話:二姐髮廊


越語中兄姐不稱大,大哥、大姐,都從二開始叫:大哥叫做二哥(anh hai);大姐叫做二姐(chị hai)。以此類推,被叫做三姐的,其實就是二姐。所以「二姐」的越語,就是chị ba……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1/10/30

轉載:遇到狗群攻擊 別跑給狗追

自由時報:遇到狗群攻擊 別跑給狗追

〔記者何宗翰、張勳騰/苗栗報導〕苗栗市永昌動物醫院院長、獸醫師徐錦源說,狗屬群體性動物,在一整群狗出現時,只要有1隻狗攻擊人,其他的狗馬上跟進;當狗餓的時候,為求生存也會自相殘殺、弱肉強食,一旦有食物可吃時,也是1隻去吃,其他馬上靠過去,根本分不清楚是人或其他食物。

徐錦源說,如果在山區遇到狗群,手上又沒有防身武器的話,一定要保持鎮靜,可以擺出攻擊的站姿,大聲斥罵或從地上撿石頭丟狗,讓牠們害怕,只要其中1隻被打中並發出哀嚎,其他的就會跟著退散,無論騎車或走路,千萬不要跑給狗追,若行進間被追,可以突然停下回頭,並作勢攻擊。

自由時報:李慶安的2200萬 蘇嘉全的900萬

◎ 何仲龍

日昨,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具雙重國籍之李慶安任職台北市議員時所支領二二○○多萬元薪資免還,在民間無薪假來勢洶洶捲土重來之際,無合法性及正當性薪資的合法化判決,顯得格外諷刺。

法官認為依選罷法,李未放棄美籍就任議員,應屬「當選結果無效」,而非「自始無效」,其任滿前均未被依國籍法撤銷公職,因此議員職務的行為均有效,已支領薪資等公費並非不當得利。試問,一個具有法律上非「善意」之犯罪意圖的犯罪嫌疑人,以不法身分所為之職務上行為,如非「自始無效」,那台灣的法制體系豈不大亂。舉例來說,一個人偽造證件讓人信以為真他就是警察,難道他所為的一切行為在未被識破前都是合法的警察行為?倘真如此,那詐騙集團所為之一切行為,是否在未被確認其為詐騙犯前所詐得之財物均屬合法,日後其遭查獲後均不用歸還被詐騙人?

另,李慶安從納稅人身上A走二二○○萬元,泛藍立委、名嘴都不願為老百姓伸張正義,是因為馬英九也有綠卡疑雲的關係嗎?在此之前,蘇嘉全用自己賺的血汗錢,所蓋的農舍也只值九○○多萬元,就被泛藍立委、名嘴趕盡殺絕到捐出去,這種雙重標準心態不是太不避人耳目了嗎?

(作者為公務員)

free counters

2011/10/22

沙士大亂鬥:大杯無鹽 vs 小……

大杯無鹽:


小……?


他說的是不是人話?算不算「言」?如果算的話,這麼多「言」,是不是「小悲」啊?

延伸閱讀: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2011/10/21

飈車族的「觀感」

飈車族的「觀感」

說起飈車族的惡行,莫過於路人只要「瞄一眼」就會被西瓜刀砍殺。爲什麼「瞄一眼」就要被殺?因爲那一眼讓飈車族的「觀感」不好。

「一樣米飼百樣人。」文明社會中,「燃點」人人高低不同。爲了大家能和平相處,所以要有套公平、人人遵守的法律。飈車族之所以可惡,在他們對別人「燃點」低,對自己人卻如不可燃物:他們自己人看來看去都沒事,怎麼別人看一眼就得被砍?看!這世道,當真看人犯法,告我啊?更可惡的是:別說看,就算當真撞死了幾個飈車族,他們也不該動私刑砍人。(雖然不該,但不少瀆職的死條子都是變相鼓勵這種行爲的幫兇。)

某個號稱是「政黨」的流寇集團,看別人時「觀感」常常「不好」,但他們自己人的作爲,卻往往有過之而無不及。當他們覺得就算在自己開的「私法」的「院」裏都「砍」不動人時,仍然會發動「冥嘴」們的刀子嘴來「抄家滅族」。

您倒是說說:這個看人「觀感不好」的流寇集團跟被人「瞄一眼」飈車族有什麼不同?

我看似乎是:
一個愛講:「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另一個愛說:「依法行事。」
真的是這樣嗎?

延伸閱讀: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中國人是不如美國狗

邈雲漢曰:中國人是不如美國狗:至少美國狗要上狗學校,不會隨地大小便。更別提美國狗不會製造含三聚氰胺之類的黑心食品、不會併吞他人國家,更不會污染鄰國。

延伸閱讀:

中國人:


美國狗:


美國狗的人性超過中國人?

曹長青

中國二歲女孩被二輛車碾過,18個人經過都沒有救援這個事件的錄影被全世界媒體做完新聞播放後,我沒有看到很多評論。CNN的一位女主播只說了一句,震驚得無言以對。

一位美國觀眾可能是實在太氣憤,作了一個視頻節目放上youtube,把卡車撞倒孩子,中國人見死不救的場面,跟美國的一條狗在高速公路被壓倒,另一條狗在車輛川流不息的公路上盡全力營救,最後把受傷的狗拉到道邊的過程,進行比較。他沒說什麼批評中國人的話。還用說嗎?美國的狗都比那些漠然走過的中國人有人性。

在中國人自己的世界,對那18個人的聲討當然已經是鋪天盖地,痛斥中國人的道德已經淪喪到了非人地步。這些聲討當然絕對應該,但不知大家想過沒有,這僅僅是個道德問題嗎?中國人這個人種的“人性”真的連動物都不如嗎?這次從中國官方媒體到網上自發的民聲,是近乎一致的對見死不救的譴責,說明大多數中國人不是沒有心、沒有基本道德的,但這和19個人走過,只有一個人救孩子的事實相比,比例相差太懸殊,形成巨大反差。怎麼解釋呢?這種完全超出人類思維和心理承受範疇的悲劇發生在中國?背後到底是什麼原因?

大概絕大多數中國人都承認,在1949年共產黨掌權之前,發生這種孩子被車撞了,路人熟視無睹的的情形,基本上不可想像的。但從共產黨的統治開始,傳統文化中的正向價值,幾乎全被毀掉了,只剩下赤裸裸的階級鬥爭、人和人之間的相互殘殺、仇恨和對他人痛苦的極端冷漠。什麼倫理、道德、規範、親情,一切都可以踩在腳下,這主要是共產黨文化專制的惡果。

在這樣的專制下,你用正向價值行事,就必定碰得頭破血流,能撐過來,就算幸運。而欺壓百姓的各級官員理直氣壯地巧取豪奪,百姓只有忍聲吞氣;靠滿口謊言可以飛黃騰達,而誠實做人則寸步難行。在這樣一個價值顛倒、到處都是不公不義、虎狼當道的地方,你讓“人”的心怎麼成長?

那些中國官方媒體的評論員們在義憤填膺地聲討那18個見死不救的中國人,在譴責那兩個肇事司機時,他們有沒有想過,那兩個司機畢竟不是有意要壓死人,這是車禍。第一個司機沒有停下去救孩子當然是罪過,但是,在當今中國,就在不久前,卡車司機有意的把人壓死,當局至今都不處理。浙江有個村長叫錢雲會,他為村民爭利益,反對強行拆遷和霸佔農地,領導農民上訪告狀,結果呢,有證人目擊幾個人把他按倒在卡車底下,硬是把他壓死了!這也是一個有現場錄像的事件。他是接到電話,要他去哪裡哪裡,結果去到卡車輪子下面了。對這個明顯有謀殺之嫌的事件,當局不是認真調查,反而派出大批軍警,把錢雲會的屍體搶走了,還把他的弟弟和弟媳都抓起來了。人被故意壓死了,也就是謀殺了,屍體被搶走、家人再被抓走。那還是一個“人”的世道嗎?但錢雲會被卡車壓死的關鍵錄影,在中國的任何媒體都無法播出,人們只好把它放到youtube上。

再看盲人陳光誠,也是為村民說幾句話維權,就被抓去坐牢,刑滿釋放了,還被控制,他向外界求救,結果就被當局派的暴徒毆打。連去看望他的人,還沒抵達陳光誠住處,就也被打了。現在誰去看陳光誠誰就被打,中國簡直成了一個黑社會!常言說,一個國家有黑社會不可怕,可怕的是警察就是黑社會。在這樣一個黑社會掙扎的中國人,無論天性曾給過他一顆多麼閃亮的心,最終都會被黑暗吞噬。

所以今天,當中國的媒體、網絡在譴責那18個見死不救的路人時,是不是更應該譴責有意殺害錢雲會、有意毆打盲人陳光誠的那些惡勢力,尤其是背後中共當局的責任呢?故意兇殘殺人的,難道不比那些見死不救的路人更冷血、更殘忍嗎?

除此之外,在當今中國,誰幫人,誰就可能有風險,被訛上。像那個已經人所共知的南京徐老太,在公共汽車站摔倒,被一個叫彭宇的小伙子扶起送醫院檢查,結果事發幾個月後,那老太太竟賴人家推到她,告到法院要賠償。法官竟按“邏輯推理”判案(而不是證據,彭宇還有一個證人),要彭宇賠徐老太近五萬元,理由是,別人都不救,如果不是你推到的,怎麼只有你救?有這種邏輯的法官,看到地上那個二歲女孩,會去救嗎?我相信他不會。

徐老太事件以及其判決的惡劣影響,已經導致網上有人評論說,以後見人摔倒不要幫,因為“交不起扶務費!”我曾認為徐老太是個別極端現象,沒想到後來居然又出一個江蘇石老太。她也是跌倒,一公共汽車司機去營救,結果也被這個老人訛上,說她是被這個汽車撞倒的。好在這個公車上有監控錄影,證明這是誣告。

中國本來就有“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之說,再加上制度和人心的雙重險惡,發生這種18個路人心冷如冰、見死不救的惡性事件,絕不是偶然、沒有根源的。

可能有朋友注意到,我前一段寫了十多篇痛斥前中國體操運動員桑蘭的文章。她98年在美國參加比賽時摔成癱瘓,紐約一對華人夫婦照顧了她10個月,可13年過後,她來美國告他們,索賠數億美元,說他們沒有盡職盡責,當年沒有幫她告美國體操協會和保險公司獲得巨額賠償;後來又“升級”告這對監護人父子“一級強姦”。她告前曾明明白白地說“這有點不仁不義”,但為了能拿到巨額賠償,就這麼毒告起來。大家想想看,一家人照顧一個癱瘓病人10個月,竟換來被告數億美元的結果。

這個案子被中國官方媒體廣泛報導,網上更有無數網民痛斥桑蘭,據百度的一個網上民調,反對桑蘭的占90%以上。但一個令我非常吃驚的現象是,除了我本人之外,鮮見其他人用真名出來譴責桑蘭。用真名的,反而都是袒護桑蘭的,像新華社記者楊明,美國僑報副主編喬磊,還有英文報紙《中國日報》的駐美記者陳衛華等。對這麼一目了然的桑蘭用謊言欺詐的案件,他們就硬是護着那個把人類最最基本的道德底線都踐踏貽盡的“非人類”。

我們設想,如果桑蘭案今天不是在美國打,而是在中國,如果沒有網絡,只有中國官方媒體的輿論,再加上判南京彭宇的那個法官,那麼桑蘭、她的流氓經紀人黃建、她的惡棍律師海明、她的騙子證人路平,就很可能是這起巨額敲詐案的贏家。

面對如此價值顛倒、黑白顛倒,誰還怎麼“敢”幫人?上海藝人周立波私下說了一句“幫人是要冒風險的”,立刻被桑蘭的惡棍律師高調喊着要告上法院,結果周立波立刻躲掉了,不想為道義冒一絲一毫的風險。連這種“名人”們,在美國的土地上、在如此黑白清楚的問題上,都嚇到如此地步,都不想承擔一絲一毫的責任,還有什麼理由不理解那些匿名譴責桑蘭的人呢?

這次面對中國媒體和網民一面倒、鋪天盖地的對18個見死不救的路人的譴責,我想到一個問題,如果所有這些發出怒吼聲的人,都真的親身面臨小女孩被碾倒的事件,伸出援手的比例,會是網上這麼一面倒嗎?現在所有高喊的人,誰都不面臨真正可能的責任。

所以,僅僅譴責18個路人,並不能真正解決中國人“缺德、沒人性”的問題。真正的解決,起碼有一長(根本上)一短(具體上)的兩個方案:長期的根本性解決,是結束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有了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民主選舉,才能改變中國的腐敗風氣,逐步確立正向的價值。

短期措施是,像美國等西方國家那樣,設立“保護見義勇為者”的法律。美國、加拿大等國家早就對此立法,叫做“Good Samaritan law”,我把它意譯為“好心助人免責法”,就是用法律方式保證,給他人提供幫助,不會被訛詐,以此保護見義勇為者,從而鼓勵更多人伸出援手。

但最根本的解決之道,必須是中國大環境的改變,是政治制度的改變。我曾在“三個鏈條捆死了中國”的文章中寫過,在“制度—文化—人”這三個鏈條中,最直接並起決定性作用的,是改變(專制)制度,然後改變(黨)文化,最後在人道主義文化土壤中,才能“長出”更有人性的中國人。所以結束中國的獨裁制度,應是當務之急,也是前提條件。

黑暗的社會絕不可能帶來光明善良的人心。所以,結束專制的黑暗殘暴,才是終結中國人獸性的開始。

2011年10月20日於美國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請從「外蒙古」表起

請從「外蒙古」表起

馬「先生」號稱「一中各表」、「互不否認」。那麼請馬「先生」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宣示中華民國對「外蒙古」的主權,並譴責「『僞』蒙古共和國」爲「叛逃」的「特別行政區」,其政權爲「僞政權」。

--圖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77911895563210&set=at.137180462969690.17754.100000332109108.100000028785089.100002096091290&type=1&theater

「一中」之所以有需要「各表」,追根究柢,根據號稱是「中華民國」的國民黨的說法,起因在「共匪竊據大陸」。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與中華民國爭「外蒙古」。就算「中華民國」的「王師」沒有才調「北定中原」,可也不能放任「憲法」規定的國土分裂吧?「中華民國政府」號稱「廉能」,馬「先生」更將帶來「黃金十年」,而這麼「廉能」的「政府」,這麼「黃金」的十年,竟然沒有「蒙古地方」的分,這麼「虧待」蒙胞,難道「五族共和」的承諾已經跟「五色旗」一起被車輪旗碾過了嗎?「蒙藏委員會」就算因「互不否認」而不爲藏胞喉舌,但爲蒙胞們說幾句「公道話」可沒違背「一中各表」、「互不否認」的原則啊!

如果馬「先生」真拿「中華民國憲法」當一會事兒,有本事收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失去」的「蒙古地方」還只是個開始:接下來還有唐努烏粱海、白頭山、黑瞎子島、江東六十四屯、阿巴該圖洲渚、帕米爾高原西部、南坎及江心坡。別的地方不提,光江心坡就比臺灣大上一倍。就算「朕不給的,你不能搶。」那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要的」,總該可以撿吧?再說,如果馬「先生」如果真有guts如此中興華夏,別說明年總統可以躺著選,橫掃藍綠橘,搞不好連久惡共黨貪腐的「大陸」十三億「苦難同胞」都會跪迎馬騜再臨。



如果連「中華民國憲法」中明文劃定的江心坡等地可以分裂,連「外蒙古」都可以獨立建國,那麼在中華民國成立時屬於日本,五五憲草也沒有提及的臺灣,何以不能正名?且讓我們拭目以待,等著看「依法行事」的馬「先生」從「蒙古地方」「表」起。否則如果馬「先生」的「一中各表」也違「憲」地承認蒙古共和國,那麼我們就放手正名、制憲吧?

參考資料:

free counters

2011/10/08

從633八年到黃金十年

從633八年到黃金十年

馬「先生」在633政見「跳票」後,一方面由馬辦殷瑋先生號稱已經完成超過九成,一方面又說633的達成需要八年。這種論點讓筆者不由得聯想到馬「先生」承諾的「黃金十年」。

假設殷瑋先生說謊,那請馬「先生」表態,並予以懲處;
假設殷瑋先生說的是事實,那就是說,只要再做馬「先生」已經「完成」政見的不到九分之一,那馬「先生」的政見就已經達到。

再請問各位:假設殷瑋先生與馬「先生」都沒有說謊,在往後的八年中,您的薪水加薪現在的九分之一,您能滿意嗎?失業率降馬「先生」上任後降幅的的九分之一,您能滿意嗎?

當年馬「先生」承諾633政見,但後來卻說需要八年。可見馬「先生」的承諾需要更多的時間,而且必須是他在任,才有可能達成。以此類推,馬先生承諾了「黃金十年」。然而馬「先生」就算連任成功,臺灣總統任期最多也只有八年。那麼「黃金十年」的最後兩年是從哪兒蹦出來的?從中南海嗎?馬先生所謂的「黃金十年」是不是「八年臺灣總統+兩年臺灣特首」?這黃金十年是誰的黃金十年?是臺灣的還是中國的?

中國一直靠腰說臺灣的繁榮與中國的貧窮是因爲當年國民黨流寇集團將黃金運來臺灣。難道說馬「先生」的「黃金十年」是指要在十年內將黃金運回中國?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10/06

831大亂鬥

維基百科

金門八三一1952年1990年中華民國國防部福建金門設立的軍妓妓院,是蔣經國擔任中華民國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時所成立[1],中華民國軍方稱之為「軍中特約茶室」。俗稱八三么軍中樂園的此類型妓院,並不單單金門才有,中華民國軍方亦設置多處於台灣本島。而此台灣公娼或軍娼制度,直到1992年才被中華民國軍方完全取消。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三美藥局/San Mei Drug Store

三美藥局/San Mei Drug Store:

維基百科


SM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SMSm可能是下面其中一種意思: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高健雷射精機 股份有限公司

高健雷射精機 股份有限公司:
高健

射精機
股份有限公司

與以上資訊毫無關係的雜音:

維基百科


(其他寫法:)是網路上常見的網路用語,與該字通常的意思不同。
在中國大陸,雷字在網路上通常表示:「因為具有與眾不同,出人意料的特性而使人驚詫進而折服」的意思。雷的意思與更早一些的網路用語「暈」,「絕倒」,「faint」等比較相似,但是更強調驚詫的程度。雷的內涵與惡搞腦殘山寨等文化有密切關係。這類文化里的極品都可以被稱為雷。
在台灣,「雷」的意思比較簡單,一般指的是劇情透露(「捏他八雷」的簡稱)。

電控箱體 儀控箱體

維基百科:箱入

日語

箱入【はこいり】
1. 裝在箱里,箱裝。
2.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千金小姐。
箱入娘(むすめ)
千金小姐,閨秀。


與本文毫無關聯的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10/02

日本「鬼子」有這麼可惡嗎?

日本「鬼子」有中國「人」可惡嗎?誰殺的人多?誰把誰害得比較慘?

中共國慶,人民遭殃 --曹長青

十月一日,是中共的“國慶節”,其實,當代中國人的所有苦難,都是從這一天開始的,它是中國最黑暗的一天,因為正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中共開始了以大規模殺害平民進行暴力統治的專制制度。無數中國人的鮮血,染紅了人類歷史上最血腥、殘忍的一頁。下面這些數字和資料,是平常讀書噫齯分H手摘錄,它只是共產邪惡的冰山一角:

一,中共建政初期(1950到1955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剛成立不久的五十年代初,中共就發起“土改、鎮反”、“三反五反”運動,導致大批中國人被處決或迫害致死。據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在《中國的民主》(Chinese Democracy)一書中的數字:五十年代初期,中國有2,000萬人被打成“地富反壞”份子。

前《紐約時報》駐北京採訪主任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其專著《中國覺醒了》(China Wakes)中說:“據中共前公安部長羅瑞卿提交的報告估算,從1948年到1955年,有400萬人被處決。”

據前《華盛頓郵報》駐北京記者邵德廉(Daniel Southerland,現華盛頓自由亞洲電台副台長)在該報發表的調查性報導“毛時代的大眾死亡”(Mass Death in Mao’s China,1994年7月17和18日連載)中的數字:被殺“地主”為100萬到400萬之間;被殺“反革命”及對國民政府同情者為100萬以上;迫害基督教徒和1953年的“肅反”,至少使幾十萬人喪生。

據法國學者考特斯和克雷默編寫的《共產主義黑皮書》一書(Stephane Courtois & Mark Kramer: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從1950到1957年,中共的城市清算鬥爭造成100多萬人異常死亡。”

據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輯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從1949年初到1952年初分兩階段進行的“鎮反”,鎮壓了反革命份子1576,100多人,其中873,600余人被判死刑。

從上述數字推算,這個期間的非正常死亡數字,起碼在中共黨史研究室報告提到的(合計)90萬零2千人,到羅瑞卿估算的400萬之間,或更多。

二,中共建政第二期(50年代中期的反右運動)

據北京《朝華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中國“左”禍》一書:在“反右”中,共有552,973人被打成“右派”。至該書出版時,上述全部右派僅有96人沒有“平反”。中共當局堅持“反右”是對的,僅承認“擴大化”了。如以96人沒有平反來計算,那等於“擴大化”了5,700倍!

據上述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部門合編的報告:“在整個反右運動中,有201萬3千3百余人被定為右派、右傾份子和右派邊際份子(即不戴帽右派),有72,700多人被逮捕,有22,100余人自殺,3,500余人非正常死亡或失蹤。”

從這份中共報告可以看出,在反右運動中被迫害的人多達200余萬,而且幾乎全部是知識人。以五十年代中期中國僅有500多萬知識份子的比例來算,當時有40%的知識份子被迫害。

三,中共建政第三期(1959到1963年)

從1959年下半年到1962年底,中國人口普查數字顯示,人口急劇下降。中共當局把人口下降歸於所謂“三年自然災害”——糧食減產導致的饑荒造成。但近來越來越多的內部資料和海外研究證實,這是一場“人禍”,是政策錯誤導致,而且死亡數字相當驚人。

西方較早提出具體數字的是美國人口普查局統計學者班尼斯特博士(Judith Bannister)八十年代初的報告《中國變化中的人口》(China’s Changing Population),該報告根據中國歷年出生率和死亡率推算出:“在中共大躍進政策失敗後三年災害期間,因饑餓死亡了3,000萬人。”

據專門研究共產國家異常死亡的美國夏威夷大學政治系教授拉梅爾(Rudolph Rummel)在《華爾街日報》(1986年7月7日)發表的“戰爭並非本世紀的最大殺手”(War Is not This Century’s Biggest Killer)一文中的數字:“毛澤東時代,有2,700萬人死於饑餓。”

前《紐約時報》副總編輯索爾茲伯里(Harrison Salisbury)在1992年出版了專著《新皇帝們:毛和鄧時代的中國》(The New Emperors :China in the Era of Mao and Deng)。索爾茲伯里曾多次訪問中國,並採訪過趙紫陽、楊尚昆、薄一波等,該書很多數字來自中共高層官員。在談到六十年代初的饑荒時,該書引述中共公安部一位資深官員的估算,根據當時全國頒發的“領糧證”計算,有3,000萬人餓死(後來再沒使用“領糧證”)。據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估算,“當時餓死的人數在4,300萬到4,600萬之間。”

1996年,前英國《衛報》記者,香港英文《南華早報》駐北京採訪主任貝克爾(Jasper Becker)的專著《餓鬼:中國的秘密饑荒》(Hungry Ghosts: China’s Secret Famine)在倫敦出版。該書首次對中國六十年代初死於饑餓人數進行了大量採訪和研究。貝克爾曾前往中國幾個省份查看了“地方志”,並通過私人關係看到了一些中共有關文件,進行了第一手察訪,因而該書有很多首次公佈的資料。

根據貝克爾的採訪調查,當時所以出現饑荒,主要原因:一是大躍進時九千萬人大煉鋼鐵,沒有照顧農田;二是大躍進謊報糧食產量,導致當局相信農村有足夠糧食,不僅不發糧,還仍按謊報產量推算的數字徵購糧食;三是當出現糧荒時,北京決策者認為是漏網右派造謠,農民藏糧反對共產黨,因而繼續用強制手段征糧,並鎮壓說餓的農民,禁止村民外逃找糧。

這場人為饑荒導致大規模死亡,貝克爾的書揭示,其中河南、安徽、四川、甘肅、貴州等五個省最為嚴重。河南省很多鄉鎮的餓死率達20-30%;該省信陽地區1958年有人口800萬,結果400萬人餓死,死亡率達50%,是當時中國餓死率最高的地區。

在當時3,300萬人口的安徽省,“死於饑餓237萬人。其中最嚴重的是鳳陽縣,有5,100人餓死,孤兒達3,304個(多數在10歲以下)。”“在鳳陽,面對饑荒,中共幹部認為是階級敵人破壞,對聲稱饑餓、以及被懷疑藏糧的農民進行迫害:包括活埋、用繩子勒死、割鼻子等器官……被迫害人數達28,026人,其中441人被酷刑致死,383人終生殘廢,被關進監獄的2,000余人中,有382人死在獄中。”

後來流傳到海外的中共官方“鳳陽報告”(陳振亞於1961年2月根據該縣各鄉上報的資料寫成,載香港《開放》雜志1994年3月號):該縣餓死60,245人(接近該縣農村人口的五分之一),8,404戶全家餓死,出現603起吃人事件(當地人說,那時只要看到誰家的煙囪冒火,一定是在煮人肉)。

《餓鬼》說,甘肅省當時有1,200萬人口,最低估計有69萬人餓死。在當時有1,600萬人口的貴州,“約有100萬人死於饑餓。其中遵義地區(中共長征時在此召開著名的遵義會議),八個人中僅有一個倖存。”

四川是中國人口最多的省份,餓死人比例也相當驚人。貝克爾的調查估算數字是,四川死亡人數在700到900萬之間。

僅上述五個省——河南(餓死780萬)、安徽(餓死230萬)、甘肅(餓死130萬)、貴州(餓死100萬)、四川(餓死900萬)的統計估算,就有2,140萬人死亡。

2008年,中國資深記者楊繼繩花了15年調查採訪寫成的長篇報告《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在香港出版。這本長達1100頁、80萬字的專著,被專家評為迄今對中國那場“大饑荒”的死亡人數、發生原因,最詳盡、深入的調查報告。楊繼繩的結論是,中國當時有3,600萬人餓死。

該書提供很多第一手資料:河南信陽地區,因饑荒而發生嚴重的人吃人現象。在餓死人最多的三個縣(光山、淮濱,商城),楊繼繩採訪到的很多人都說,當年要麼自己家吃過人,要麼被人吃了,要麼見過別人吃人的場景。安徽亳縣,全縣超過20萬人餓死,“以至把人肉煮熟後,還發生了搶人肉吃的場面。”

該書提供了一個以往這方面專著都沒有的資訊:在當時中國發生大饑荒,餓死人最多的12個月裡,中國糧食部的記錄顯示,庫存糧仍有887億斤。即使到饑荒最嚴重時,中國仍有403億斤庫存糧,照當時標準,相當於1億4千萬人一年的口糧。有評論說,如按中國歷史上最常用的救荒手段,開倉放糧,即使拿出一半救災,也不會那樣餓死人。這些資料更證明,這完全是一場人為政策造成的大眾死亡。

對中國大饑荒死亡人數提出最多估算的是上海大學學者金輝,他在該校文學院出版的《社會》月刊(1993年4、5月合刊號)發表的“三年自然災害的備忘錄”專文中說:“1959到1961年之間,全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可能在4,040萬至4,319萬之間。”

金輝提出的4,319萬,是從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各年度人口總數、出生率、死亡率為基礎及調查推算得出,而且是在中國官方刊物上發表,因此比較引人注目(該雜志因刊載此文隨後遭當局查禁)。

從海內外專家學者的各種研究成果可以看出,中國那場大饑荒的死亡人數,起碼在3,000萬左右,而且是人為政策造成的,完全是一場“人禍”!

四,中共建政第四期(1966至1980年)

據上述黎安友所著《中國的民主》中的數字: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有300萬幹部被定錯,30萬被定罪(多數定為反革命);該書引述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對南斯拉夫記者所說——“當時有約一億人受株連,占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

據《華盛頓郵報》記者邵德廉上述調查報導中引述的數字: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說文革死了100萬人。

據上述索爾茲伯里的《新皇帝們:毛和鄧時代的中國》中的數字:1987年10月他在北京採訪中共高幹陳漢生時得知,在中央文革小組負責人陳伯達煽動講話後的1967年12月26日那天,僅在北京東部,就有8,400人被批鬥,其中2,953人被打死。陳漢生說,在文革十年中,有400萬人被迫害致死。僅在廣西,就有67,500多人被打死。在北京大興縣,1967年8月26日及隨後幾個星期,有125人被拖到街上批鬥,22戶全家被打死,300多人被迫害致死。

據前述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中的數字:“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余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余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余人,703萬余人傷殘;7萬多個家庭整個被毀。”

中國學者中,對文革深入研究的是在芝加哥大學任教的王友琴。她于2003年寫出50萬字的《文革受難者》專著,收集研究了659名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者的個案。據該書列表,紅衛兵最殘暴的1966年“紅八月”時,每天打死人數高達三位數;僅八月在北京,就有1,772人被活活打死。

綜合上述數字,文革中的死亡人數在中共官方報告的(合計)210萬人到陳漢生估算的400萬人之間。。

五,中共建政第五期(1989年及之後)

“六四” 屠殺中到底有多少人喪生,至今中國政府沒有公佈。上述紀思道和伍潔芳合著的《中國覺醒了》談到“六四”死亡人數時說,根據北京一些醫生提供的信息,估算遇難者在400到800之間,幾千人受傷。紀思道對此感歎說,即使按保守的400人估算,也超過整個19世紀中國政府所殺的抗議學生總數。紀思道書中引述美國國務院的數字是,約3,000人在六四事件中喪生。

1996年出版的加拿大《環球郵報》記者黃明珍(Jan Wong)的回憶錄《神州怨》(Red China Blues)中的數字:“在六四後的6月8日,我進入北京工人醫院,那裡的醫生說,太平間裡堆積至少100具屍體,醫院又增加了一些冰櫃,每個能裝4具屍體,也都塞滿了,但仍不夠用。”

1996年12月18日,美國參議院就天安門屠殺舉行聽證會,在會上做證的前《時代》週刊駐北京採訪主任艾克曼(David Aikman)說:一位合眾國際社記者在六四之後三天內,曾打電話給北京的幾家醫院詢問死亡人數,最多一家醫院說有323人死亡。

2009年,在“六四”20周年前夕,前中共新華社記者(六四期間擔任該社國內新聞部主任)張萬舒,在香港出版了《歷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實錄》一書。該書援引當時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譚雲鶴的話說,“六四事件死亡人數有727人,其中學生和群眾死亡713人,軍隊死亡14人。”這個數字顯然比當時中國紅十字會記錄的2,700人少很多。

從1989年天安門屠殺至今20年,中國一直是全球處決死刑犯最多的國家。由中國留學生主辦的《中國死刑觀察》說,“中國每年處決的犯人人數,超過了世界其他國家處決犯人的總和。”有時甚至達到全球處決人數的90%。據意大利反對死刑的民間團體Hands Off Cain的報告,2006年全球處決5,628人,其中約5,000例發生在中國。

這些被處決的人,包括法輪札ケ軚A以及基督徒等。根據海外人權團體的報告,從1999年之後十年,超過一千名法輪末m習者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兩萬多人未經法律程序被送進勞改營,一萬多人被非法逮捕和監禁;有名有姓的法輪札ケ杧h達3,242名被迫害致死。

對基督徒的鎮壓也相當嚴厲。據美國德州“對華援助協會”的年度報告,僅2007年,家庭教會遭當局迫害的案例就波及中國18個省,有788人受害,693人被捕;受到拷打、折磨的基督徒人數,被上年增多325%,被虐待人數上升400%。

六,中共在內蒙、西藏、新疆的屠殺

在內蒙古、西藏和新疆這三個最重要的其他民族居住區,非正常死亡也數量驚人。據1980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檢察院特別檢察廳起訴書》中的數字,在文革中,因內人党冤案,內蒙有34萬人遭迫害,16,222人被打死。在圖克公社,2,961人中,926人被打成內人党(占成人的71%),409人被活活打死,嚴重傷殘270人。據紐約人權組織《亞洲觀察》:文革中,內蒙有5萬人被迫害致死。

西藏的情況更嚴重,1959年藏人反抗中共遭鎮壓,據西藏軍區編寫的《西藏狀況教育基本教材》:“解放軍消滅了西藏叛亂份子87,000人。”已故第十世班禪喇嘛說,藏人起義被鎮壓後,西藏三區(康區、衛藏、安多)人口中有15%的人被逮捕,其中近一半死在獄中。

藏人起義被鎮壓後,接著就是六十年代初的饑荒,藏人在監獄中死亡比例很大。《餓鬼》一書有專章研究:“藏人在監獄中死亡率高達40-90%。在拉薩郊外的紮奇(Drapchi)監獄,關押的17,000名藏人,14,000人被餓死或迫害致死。”

《餓鬼》引述中共官方人口普查數字指出,從1953年到1964年,西藏人口從278萬降至250萬,下降率10%。達賴喇嘛九十年代初在美國耶魯大學演講時說,在中共統治下,西藏人因饑餓、迫害和槍殺而死亡,占全部西藏人口的五分之一。

在新疆,1961年伊犁地區全民暴動,起因是饑餓。原烏魯木齊市文聯主席阿不力克木(Abdulhekim)在土耳其接受我採訪時說,“在新疆白城,當時就有6萬人被餓死。”當幾千饑餓的民眾聚集在伊犁州政府門外呼喊“要糧食”時,中共新疆軍區司令王震下令開槍,幾百人被打死。隨後有15到20萬當地人逃離新疆、湧進蘇聯境內。

1997年初,伊寧發生暴動。據《國際大赦》報告,有三千到五千維族人被逮捕,幾百人在一個放了水的結冰足球場被關押幾小時;“4人凍死,200多人凍傷。”

2009年7月5日,烏魯木齊有上萬名維族人等上街遊行請願,結果遭當局鎮壓。海外維族人組織說,有幾百人死亡,幾千維族人被逮捕。

七,異常死亡人數可能多達8千萬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這60年間,到底有多少人被迫害或由於饑餓致死?據上述夏威夷大學教授拉梅爾1991年出版的專著《中國的血腥世紀︰1900年以來的浩劫和大屠殺》(China’s Bloody Century︰Genocide and Mass Murder Since 1900)中的研究推算︰毛澤東時代,中國共有4,500萬人因異常原因死亡,其中2,700萬人死於“饑荒”,1,800萬人死於無產階級專政。

據前述北京《朝華出版社》的《中國“左”禍》一書的數字:“自1949年至1992年,在中共發動的歷次運動中被迫害以及因饑餓原因死亡的人數約5,000萬。”

據紐約大學“瑞瑪克研究所”(Remarque Institute)主任朱蒂特(Tony Judt)1997年12月22日在《紐約時報》發表的文章“通向地獄的漫長之路”(The Longest Road to Hell)中的數字:“在共產中國,可能有6,500萬人異常死亡。”

據前述法國學者考特斯和克雷默編寫的《共產主義黑皮書》一書中的數字:“中共建政後中國喪生的總人數,在4,450萬到7,200萬人之間。”

據前述《華盛頓郵報》記者邵德廉的長篇調查報導“毛時代的大眾死亡”(據各方面調查研究的數字推算出),“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中國因饑餓、迫害和槍殺而死亡的人數可能有8,000萬或更多。”

除了那些永遠消失的生命之外,還有無數人成為終生殘廢;數不清的精神失常者;更有整整幾代人荒廢了青春年華。而那種殘酷的洗腦和非人的環境,對靈魂的扭曲,對人性的摧殘,更是永遠無法用數字統計和衡量的。

無論現在中國在經濟方面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今天的中共都仍是那個殺人政黨的延續。而只要這個政黨繼續統治中國,屠殺就不會停止。

——原載《縱覽中國》2009年10月1日

2011-10-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