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07

網路謠言:局長吃魚的故事

邈雲漢曰:最近網路上流傳一則「局長吃魚的故事」。個人認爲這是一則謠言。中國的社會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篇文章肯定是出自「凍死骨」階級之手,連「豬走路」是啥德行都沒見識過。

局长吃鱼的故事:

这天是周末,按照惯例,单位的人又要聚在一块喝酒。
马局长说这是深入基层、联系群众的最佳途径。马局长喜欢吃鱼,在点菜的时候自然少不了点这道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鱼端上来了。


服务小姐认识马局长,在往餐桌上放菜时很识相地把鱼头对准他。不待大伙提议,他就豪爽地连喝了三杯鱼头酒。马局长放下酒杯,就开始分配盘中的鱼。   


马局长用筷子非常娴熟地把鱼眼挑出来,给他左右两边的两位副局长一人一个,他说这叫高看一眼,希望二位今后一如既往地配合我的工作。两个副局长面带微笑,感动地说谢谢马局长,我们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全力支持您开展工作。  


马局长把鱼骨头剔出来,夹给了财务科长,说这叫中流砥柱,你是我们局的骨干,这个自然归你。财务科长受宠若惊,说谢谢老板。   


马局长把鱼嘴给了他的“表妹”,说这叫唇齿相依。马局长的“表妹”就抛给他一个源远流长的媚眼,说谢谢马哥。   


马局长把鱼尾巴给了办公室主任,说这叫委以重任。办公室主任感激涕零,说谢谢老大。   


马局长把鱼肚子给了策划部主任,说这叫推心置腹。策划部主任点头哈腰,说谢谢局长。


马局长把鱼鳍给了行政部主任,说这叫展翅高飞,你是咱们局离局长最近的精英,绝对会步步高升的。行政部主任满脸笑颜,说还望局长多多栽培。 


马局长把鱼腚给了工会主席,说这叫定有后福。   


分到最后,盘子里只剩下了一堆鱼肉。马局长苦笑着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这个烂摊子还得由我收拾,谁让我是局长呢?


邈雲漢憑啥斷定這篇文章是西貝貨呢?首先,請參考下面這篇「怎樣識別“假領導」:

怎樣識別“假領導”


騙子冒充領導招搖撞騙的事情屢屢見諸報端,提醒善良的人們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落入騙子的陷阱。那麼,怎樣才能識別“假領導”以免上當受騙呢?方法當然有很多,下面,我先舉兩個實例來教大家怎樣發現騙子表演的破綻:


12月13日的《揚子晚報 》報導,無業遊民、整天在麻將館裏混日子的騙子俞某竟然冒充法院副庭長,以幫市民曹女士打官司為由收取好處費。可是,作為一個“法院的副庭長”,他卻對送的東西來者不拒,甚至有一次曹女士提出送一點自家醃制的香腸,俞某都照單全收。曹女士因此產生懷疑報了警。


11月20日的《長江商報》報導,小餐館老闆黃某買假證冒充副廳長,到蘄春會女友相親,不料在女友家人熱情接待時不識酒店旋轉門,一跤摔倒被發現端倪。蘄春警方以其假冒國家工作人員招搖撞騙和偽造身份證件,合併裁決行政拘留12天。


第一個例子,“副庭長”連區區香腸都想貪,結果香腸未到口,人先進監獄;第二個例子,不識酒店旋轉門,一個跟頭現原形,“副廳長”騙色未遂被拘留。兩個騙子 漏餡,看似問題都出在雞毛蒜皮的小細節上,其實問題的實質卻是——他們根本不具備領導幹部的素質!你想啊,能幫人打官司的堂堂“副庭長”,收錢還來不及 呢,怎麼可能把一點點香腸看到眼裏呢?如此小家子氣,哪有一點領導的“寬廣胸懷”!省裏來的堂堂“副廳長”,應該經常出入賓館酒樓等高檔場所,怎麼可能連 一個普通的旋轉門都沒見過呢?也太老土了吧,哪有一點領導“酒經考驗”、見多識廣的派頭呀!


所以,要想識別領導的真假,一定要注意觀察,看對方是否符合領導的生活習性和職業特點。太沒出息的、太老土的,肯定不是領導嘛。


最後,我再來傳授大家幾個絕招,保證一下子 就能讓假領導現出原形。
其一,拿瓶假茅臺讓他品嘗,如果他喝不出酒是假的,那他就是假的;
其二,請他去娛樂場所瀟灑,如果他既不會唱、又不會跳,還不知道 怎樣跟陪舞小姐調笑,基本就是冒牌貨;
其三,向他打聽“賭城拉斯維加斯的市政建設情況”,如果他答不出來,說明他沒去過,當然是假領導;
其四,向他請教“ 把手搭到未成年女童肩上”的行為該如何定性。如果他笑嘻嘻地說“這是表達善意和謝意”,那麼他就是真領導,甚至還有可能是“北京XXX派下來的”高官。如果他大驚失色喊:“這是流氓行為啊!”那他就可能是假領導……


類似的方法還有很多很多,只要我們平時留心觀察都能想出不少。這年頭,騙子太多了,防火防盜防假領導,絕不能掉以輕心啊。


邈雲漢曰:以支那豬的觀點看來,死臺巴子們號稱「惜福」,其實摳門得不得了。宴客若非吃到一點不剩,就是只剩一點,聊備一格。在支那,「朱門酒肉臭」可不是形容詞,而是貼切、寫實的描述。席上最後幾道菜,往往是動都沒動過就整盤倒掉。您可千萬別提「打包」,除了顯小氣之外,領導們有吃不完,剩不盡的「酒肉」可以「臭」,誰跟你「打包」啊?這「局長」再怎麼愛吃魚,除非他不碰別的菜了,否則不大可能一個人獨吞魚肉。再說,這「局長」若真的愛吃魚,行家的吃法該是吃那些吃不飽的精華:如魚臉、魚脣,最多再吃魚腦、划水,連油膩的魚肚都不想碰了,更何況是粗糙的魚背?會想獨吞魚肉的局長,就像對香腸有興趣的領導般,肯定是西貝貨。而這篇「局長吃魚的故事」,則肯定是「凍死骨」寫給「凍死骨」們看的。「酒肉臭」們,誰在乎那堆魚肉啊?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