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1

拆哪兒共和國

拆哪兒共和國


聽馬總統說"I am a R.O.Cer.",零北個人的主觀感覺是他不想說"I am a Taiwanese.",但又不敢說"I am a Chinese.",所以就用不倫不類的Cer來偷當中國人。

先從念法說起:Rocer, 個人認爲應該念作「落翅仔(河洛話音)」。英文中的縮寫可以分開念,也可以合在一起念。比如WTO,零北還沒聽過有人念成「無頭」的;又如NASA,通常讀作「那沙」。但是一旦加了period,變成N.A.S.A.那就是沒得商量的死豬價,非得分開念不可,一字一頓,成了「醃。爺。噎死。爺。」。因此,R.O.Cer的前三個字母肯定是唸作「鴨。黑。死」(河洛話音)。而"er",則是「兒」(中國普通話音)。連在一起,R.O.Cer就是「鴨。黑。死兒」。

再說「兒」:er在英文中的意義,其實跟中文有微妙的區別,不完全是「人」。比如說cooker就不是人,而是電鍋。比較精確一點的說,是「做/幹……的」:如"reporter"是記「者」/「做」報導「的」;"driver"是司機(「從事」駕駛「的」)。就算不跟馬擡槓,喧賓奪主地把地球上縮寫爲R.O.C.的正港國家們擺一邊,把C當作China的縮寫。那麼還原Cer,就成了「拆那兒」(Chinaer),就是「中國者」或是「幹中國的」,而非單純的「中國人」。這種「創新」,是好是壞,其實很容易用客觀的方法驗證:找個美國人,叫他Americaer;法國人Francer;加拿大人Canadaer;俄國人Russiaer……等等。這個實驗有請您自己做。因爲零北認爲,如果這麼跟外國人說,若非人家認爲我「阿達罵空谷立」,不跟我一般見識,就是討打、找罵。如果Republic of China當真像美、法、加、俄……般,當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那爲何不光明正大地自稱是Chinese?

把"R.O.Cer"攤開來,合在一起看,Republic of China一整個是個國家的全名;一如克羅埃西亞,全名是:Republic of Croatia,其中"Republic"是「共和國」,名爲Croatia,也就是「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其國民爲Croatian。假設R.O.C.是Republic of China的簡稱,那麼攤開R.O.Cer就是Republic of Chinaer。與Republic of Croatia對比,R.O.Cer就成了「拆那兒共和國」的全名縮寫,簡稱「拆哪兒」(Chinaer),其國民爲Chinaerese或Chinaeran。"I am a R.O.Cer."就是「俺是個拆那兒共和國」。也就是說,說"I am a R.O.Cer."的人打算要在Taiwan、China之外,獨立建立個「拆哪兒共和國」。不知道這算不算內憂外患、分裂國土?好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分裂法對「人」不對事,只衝著「臺灣」來。雖然臺灣本就不屬於中國,但就算中國人想不開,繼續誤以爲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比照蒙古共和國般,建個「拆哪兒共和國」,不叫「臺灣」,或者中國能高擡貴手,不跟「俺」們爲難,或許是個釜底抽薪之計亦未可知?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R.O.C.就是中國,R.O.C.的國民就是Chinese。如果沒有「特別的需要」,爲什麼要捨棄現成的Chinese不用,非得要畫蛇添足地搞個「兒」字出來?如果"Chinaer"等於"Chinese",爲什麼不直接說是"Chinese"?如果"Chinaer"不等於"Chinese",那麼「拆哪兒」就不是「中國人」。似中國人而非中國人,非驢非馬,畫虎不成,邯鄲學步:難不成是「準中國人」?如果是"Taiwanese",卻自稱是"Chinaer",那就是指鹿爲馬。既不是「臺灣人」,也不是「中國人」,而有「特別的需要」用「拆哪兒」,是爲了對外與正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別的虛位以待?還是對內要與Taiwanese畫清界限?零北聽到「兒……」的制約反應是接上「……皇帝」二字,但想到雖然有臺灣七百多萬張選票民主相挺,號稱「溫良恭儉讓」的馬「總統」在中華上國天使欽差跟前都要自謙爲「先生」,「先生」應該不至於僭越如此,作稱孤道寡之想吧?

後來發現,原來 China 最新、最潮的唸法,正是「拆哪兒」:“China,拆哪儿?”这是出自北京一位出租车司机的妙论:“现在都拆得没地儿拆了,‘China’的发音应该从‘拆那’改成‘拆哪儿’了。”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