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9

為誰道歉?

為誰而道歉?

指「T台是國民黨的」 吳宗憲道歉

為什麼之前不道歉,但現在要道歉?



誰有「那個」本事要他道歉?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2011/08/26

智能手機上傳照片的潛在危險

智能手機上傳照片的潛在危險

用智能手機上傳照片到網路上可能等於將家人的行蹤昭告天下。壞人可能知道他們的房間的精確位置、在哪裏上學、在哪裏玩。

解決方式:關掉手機的GPS。主要是關掉相機與GPS的連結。這樣拍出來的照片就不會含有時間、地點的資訊。

在下面這段影片中,記者只憑幾張PO網照片就找到照片中小孩子的家。

Smartphone pictures pose privacy risks: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24

19:74

19:74

報告「英九」:張「七」郎「死」了;他的兩個兒子也都一起不得好死,都是「光復」後被「祖國」屠殺的。如果您的「祖國」不是美國,那就再請問您:您還想帶著臺灣被「光復」嗎?

張七郎醫師,曾任制憲國民大會代表、花蓮縣議會議長。跟馬先生您一樣,張七郎自認爲是中國人,而不作獨立建國之想。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後,曾在花蓮籌建牌樓,歡迎「祖國」中國「政府」。在他的習字帖中,寫有「歡喜江山歸依舊;迎來旗幟慶重新」、「治世三民無慚國父;共和五族一樣弟兄」,有哪一句不比馬先生您家骨灰罈上的「化獨漸統」來得忠誠、精彩?

現在中國所謂的「繁榮」、「進步」,跟過去的「大躍進」與現在的「高鐵」一般,都是膨風出來的假象。都是靠打腫全國的臉撐出來,中看不中用的虛胖。要看中國的「富」,要看人均所得。如果要只看金字塔頂端,那當年劫收臺灣時,孔、宋家族也不差;要看中國的文明,即使是金字塔的頂端,就算牽到臺灣也看得出原形。看看來臺灣觀光的觀光客:有刻字的常州趙根大,有偷BB霜的倪子川,有擅闖都蘭國小搶奪校刊的校長們。中國人的「文明」,不用「看」,連瞎子都聽得出來。到風景區、飯店大廳,閉上眼睛,都能聽得出有沒有中國人在場。有本事來臺觀光的「大爺」們,若非有錢、有閒,就是「領導」。連金字塔頂端的「人上人」都是這幅德行,那些被「當人看」的「一般人」就更匪夷所思了。

如果照馬先生父親的遺願,當真「化獨漸統」,那請問馬先生您正領導我們走向的「二次光復」跟上次的「光復」會有什麼差別?兩次都是臺灣「重回祖國的懷抱」;都是將一個文明、進步的社會交給一個野蠻、落後的「政權」來統治;都是由相對的貪腐來「治理」相對的清廉。上次「光復」後,因爲文明衝擊與政經腐敗而產生屠殺、鎮壓的悲劇。在上次屠殺的客觀條件幾乎完全相同的情況下,請問臺灣若再次被「光復」,臺灣人民憑什麼要相信上次的不幸不會再重演?上次「光復」後,有到處闖紅燈不用償命的軍車;這次還沒「光復」就已經有教檢察官「不舉」的倪子川了。「高級外省人」們,請照照鏡子,回想一下當年你們對待那些臺灣被漢化到忘記「無唐山嬤」的「漢人」們的嘴臉:那將會是「統一」後,你們要面對的「正港中國人」的嘴臉。對「正港中國人」來說,「外省人」再「高級」也一樣是「臺巴子」。正港中國人不會分「本省人」、「外省人」。他們覺得「外省人」一樣有「臺灣口音」。你要是不信,請自己到中國,問問中國人,他們是不是把你當作是「臺灣人」?「打的就是你們這些外地人!打死你們也不償命!」根據香港媒體報導,這是中國廣州市郊的增城市的治保人員對勸止的路人說的。時間是2011年6月10日。當時他們正在毆打一位四川籍的擺攤孕婦。這件事引發在廣東的四川民工連續三晚的暴動。現在如果您上網搜尋一下關鍵詞「打死四川人不需負責」,您就會發現那是現在廣東普遍的認知。這不是在「那個戰亂的年代」,而是當今「和平崛起」的新中國的現在進行式。而「統一」後,「四川人」將會比「外省人」高級,因爲他們是「更純種的中國人」。

請問馬先生:您,跟張七郎有什麼不同?筆者可以告訴馬先生,您跟張七郎有什麼不同:張七郎沒有選擇。不論他怎麼做,「祖國」都會「光復」臺灣。而您,有選擇;臺灣人民也有選擇。我們可以選擇下一步(NEXT)要怎麼走:我們可以選擇不再被「光復」。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23

用使迎歡銀聯卡

用使迎歡銀聯卡

筆者知道人民幣流通在臺灣理論上是不合法的:商家不可以也不該收受人民幣。既然不可以使用人民幣,那爲什麼可以使用中國的「銀聯卡」?這筆者沒興趣探討、查證。但康是美這張海報就好笑了:「用使迎歡銀聯卡」


除了拉丁語系書寫是由左至右外,如此書寫更可防手腕、手臂抹污未乾墨水。當年正是託新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福,我們號稱偉大的蔣「總統」,硬是規定中文必須直書;就算不得不橫寫時,必須「發揚中華文化」,如牌匾般,由右至左書寫。結果當報紙橫寫的標題夾雜西洋文字時,讀者必須自動倒車,換方向閱讀。

「偉大」的蔣「公」死都想不到,「萬惡的共匪」來臺,就算犯了公訴罪偷BB霜,檢察官都會「不舉」,更別提人家大發慈悲,肯砸人民幣了。但是共匪們自文化大革命後,中文都橫寫,而且是由左至右。如果這張海報有點原則,用繁體漢字書寫,那麼稍微聽說過蔣公的「苦大仇深」的共匪們或許還能猜到可能要換個方向讀。但是這張海報卻是用新中國的新「正體中文」(簡體字)書寫的,走的當然是新中國的新方向了。還是說,這是響應馬先生的九二共識,一中(文)各表:骨子裏的字用是新中國的新「正體中文」,但必須得用中華民國的方向來解讀?

延伸閱讀: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2011/08/22

別再「外省」了

別再「外省」了

如果「大陸」、「內地」應該正名爲「中國」,那麼「外省人」是什麼東西?

沒有「省」哪裏會有「人」?要說起「外省人」在臺灣的歷史,可以上溯到大清帝國時期。東寧王國的鄭克塽降清後,臺灣設省。那時才有臺灣「省」:只有在臺灣設「省」之後,才會有「本」、「外」之分的可能。

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後,中華民國軍隊只是奉命佔領臺灣,中華民國政府並未取得臺灣主權。並且,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其末代總統爲李宗仁。蔣介石下野後,號稱「播遷」、「轉進」來臺的,不是「中華民國政府」,而是一羣以蔣匪爲首的流寇。更無權以「中華民國」之名「統治」臺灣「省」。因此,不論是根據國際法還是中華民國憲法,「遷」臺後,「中華民國」都是個不合法的山寨僞政權。連「國」都是「夢幻」,更不用提「省」的「泡影」了。再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以天龍國人舉世無雙的超現實觀點來看:臺灣「省」不是早就被「廢」了嗎?既然「省」已經被「廢」了,那麼「外『省』人」不論再怎麼「高級」,不也就都成「外『廢』人」』?

如果對事不對人,不對國, 不對省:換個時空再來檢驗一下「外省人」是什麼東西?假設有一個中國人到了美國。如果他不申請移民,那對美國人來說,他就是「外國人」。如果他想在美國安身立命,申請到了永久居留權,那他就是個拿「綠卡」的新「移民」。當他符合條件,申請歸化,入籍後,他就是「美國人」。那請問「外州人」是什麼東西?一個在美國的中國人在什麼情況下會自稱或被稱爲「外州人」?如果沒有「外州人」這種東西,那麼請問「外省人」是什麼東西?答案是:打從馬關條約生效,大清帝國放棄臺灣主權,在臺灣,就不可能再有外「省」人這種人。就算是要表現父母的出生地(籍貫),也只有「外國」,而沒有「外省」。

「外省人」這個虛構名詞的使用,其實就是中國流寇要將臺灣人民「分而治之」的分化手段,是以「省」代「國」的謊言。如果您認同臺灣,打算在臺灣安身立命,跟臺灣人共同奮鬥打拼,追求幸福:那麼,如同歸化美國籍的新移民成爲新美國人般,臺灣人民歡迎您,您就是個「新臺灣人」;如果您認同中國,那「太平洋沒蓋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歡迎您,請您回歸祖國,您是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對臺灣人來說,您就是個「外國人」。在臺灣,不願意當「臺灣人」,也不肯承認是「外(中)國人」的,那在「廢省」後,大概就只能是個「難得糊塗」或「裝瘋賣傻」的「外廢人」了吧?

附註:
有朋友指出,在美國,當真有「外州人」的說法,但是以居住地來區分,而與「籍貫」大相徑庭。通常是用來區分納稅的權利與義務。比方說,本州人就讀本州州立大學的學費會較外州低,因為州立大學的經費來自本州居民稅負。打個比方,如果某甲世居加州,也在加州出生,但後來移居外州。若其回加州就讀州立大學,則仍要給付較本州人高的學費。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1/08/19

騙哪個魈爺?

騙哪個魈爺?

某個公認愛算命的白賊囝仔大動作公然否認愛算命,還號稱「鐵齒」、「不信算命」。筆者推測:這些話很可能不是說給被「當人看」的人們聽的,而只是在向「那個人」裝孬、認慫。

當有人說了很離譜的謊之後,臺灣人往往會啐道:「騙魈爺!」意思是「只有瘋子才會相信。」地球人都知道白賊囝仔愛算命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爲什麼這次要大動作到以騙魈的規格來越描越黑?白賊囝仔不也同時出名地好辯嗎?筆者推測:答案就藏在騙魈的動機與對象這兩個問題之中。

從動機來說,算命不是有傷大雅的事,只要不迷信就好了。既不犯法,更不犯人。白賊囝仔自己從前也從未嚴詞否認過愛算命。難道說是因爲這次算命的結果犯了啥忌諱?支那官場,就算沒有野心,功高震主都是大忌,何況「問鼎」?

騙魈的客觀條件不外兩種:一是騙魈的人本身就是魈爺,自欺卻不能欺人;二是騙魈的人很高明,而他要騙的人是魈爺。問題是誰是這個笨到能上這種當的魈爺?觀「罵白賊」浸浸然有成「全民運動」之勢,再看同也以好辯聞名的白賊囝仔被踢爆之後,卻幾乎不再作進一步辯解,彷彿白賊囝仔在乎的不是社會大衆的觀感。因此,被騙的魈爺大概不是社會大衆。

考慮騙魈的動機與對象,如果白賊囝仔不是個「自我感覺良好,卻又搞不清楚狀況」,那麼他打算騙的那個魈爺,想必就是正港「自我感覺良好,卻又搞不清楚狀況」的「那個人」。而「那個人」又會因爲這次算命的結果而有所顧忌,所以白賊囝仔就有了騙魈的必要、動機與客觀條件。更何況「那個人」還經常「看報紙還不知道」。於是白賊囝仔就要號稱「鐵齒」、「不信算命」來給「那個人」聽;裝孬、認慫來表忠給「那個人」看。一如白賊囝仔的白賊,「那個人」的白目也是天下馳名,與白賊相互輝映,一時瑜亮。只是大家覺得「那個人」有沒有笨到被白賊囝仔當作魈爺騙的程度呀?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18

不美麗的美麗島

不美麗的美麗島

馬總統形容屏東瑪家鄉「像普羅旺斯」。被罵到臭頭後,又改稱「桃花源」。馬總統自己說「普羅旺斯」是要形容「安寧與溫馨」;「桃花源」則是「新故鄉」。筆者認爲,就算這都是出自「善意」的「讚美」之詞,但不論是「普羅旺斯」還是「桃花源」,都不在臺灣。

自己沒本事又見不得別人好的中國流寇,只有比爛最行。野蠻的中國流寇在殺盡臺灣精英後,用來自欺欺人的刻板印象就是:貴洋,中國次之,而賤臺灣。天龍國人,莫不以「臺」爲恥:「很臺」、「臺客」是貶義詞,「臺巴子」是罵人。英(西洋)語流利最高級;捲舌京片子次之;「臺灣國語」跟「臺語」則是「沒水準」。上次馬總統一心想讚美屏東瑪家鄉,而從他嘴裏吐出來的「象牙」就是最「高級」的「舶來品」:來自法國「普羅旺斯」的「安寧與溫馨」,是馬總統最由衷,最「高級」的善禱善頌。但是「臺巴子」沒那種「品味」受用,所以就「退而求其次」地以中國的「桃花源」來形容災民可以安居樂業的「新故鄉」。

但是在我們「臺巴子」的眼中,我們的母親--臺灣:有什麼不好?有什麼不美?且莫說俺「臺巴子們」蔽帚自珍,客觀地說,臺灣之美,是經過非中國山寨的正港世界觀認證的:福爾摩莎,是真正見過世面,來自海角天涯的葡萄牙水手,於「身行萬里半天下」之後發出的由衷讚歎。我們的母親,臺灣,是世界公認的「美麗之島」。

有哪個孩子不是認爲自己的母親最美?災民們是孩子,而故鄉就是母親。永久屋社區不過母親生病時暫時代爲照顧孩子們的保姆。說永久屋社區像「普羅旺斯」、「桃花源」,一方面就好比向孩子們說臨時保姆像「碧姬巴度」、「西施」般地不倫不類,另一方面是崇洋媚外地對「美麗之島」的不屑。當馬總統想讚美時,能想到天涯的普羅旺斯,可以想到「對岸」的桃花源,但是就不會想到腳下的這塊土地。「臺」跟「好」,在馬先生的心中,似乎是從來湊不到一塊兒的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疼惜馬先生的人們:愛他就請不要耽誤他。讓我們全力支持他去爭取「普羅旺斯省長」或「桃花源園長」吧?咱們臺灣這間小廟,可供奉不起馬先生這尊大菩薩。

我熱戀的故鄉: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16

失敗教育的成功

失敗教育的成功

如果說質疑陳長文的山寨紅十字會是黨國威權失敗教育的失敗,那麼會有人把王老師的「醉話」當回事,就是失敗教育的成功。因為失敗教育的成功,所以會有人相信633的「政見」,及「股市上萬點」的「玩笑話」。



王「老師」真的是老師嗎?他任教於哪所學校?為什麼要用「老師」的頭銜?如果是為了往自己臉上貼金,為自己的言語增加權威性,那為什麼不說是「博士」或「教授」?


-- 圖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79165095489401&set=a.273182362754342.65015.100001877411136&type=1&theater

因為「老師」是黨國威權失敗教育的啟蒙。因為九年義務教育,所以大家統統有獎。有幸跟「教授」打交道的,至少是腦袋好使的:開竅的可能性稍微高了些。「老師」言出法隨。「老師」的話是金科玉律。「老師」的答案,叫「標準」答案:不可以被質疑對不對?合不合理?就算你同意老師的答案,考試答題時,還必須字字相同,分毫不差:跟老師的「標準」答案稍微差了一點,就算意思相同,只要不是一模一樣,就要扣分。真有過班長因為「老師」說叫學生吃屎的「玩笑話」,而押著同學到廁所吃屎。


-- Source Credit


3童驚睹父遭車輾爆頭

伊萬·巴甫洛夫是位前蘇聯的心理學家。他養了條狗來做實驗。餵狗時搖鈴,一段時間後,不給食物,光搖鈴,狗也會流口水。這叫制約反應,也有人稱為條件反射。從單細胞生物開始,生物就本能地趨吉避凶,試著離苦得樂。除了分數與記功、記過,以前老師還能體罰。於是臺灣人民大都像巴甫洛夫的狗一般地迷信「老師」。

威權失敗教育造神,崇拜權威,對人不對事。就為了掌握解釋權。政府為了奴役人民而強調倫理的華人文化,就比講究科學、獨立思考的西方國家更重視「資歷」。因為黨國威權教育的失敗,所以才會有犬儒力捧支那文化基本教材(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可是涵蓋蒙古、新疆、西藏的。四書五經可不是他們的東西。所以是「支那文化」,而非「中國文化」)西方對事不對人;醬缸文化則對人不對事,雙重標準,只看立場,不論是非。這是名副其實的「愚民政策」。顧名思義,這種教育,會教出一大海票笨蛋。中國對法輪功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中國號稱法輪功是一個會動搖國本的邪教。為了保障大多數人的「人權」,必須不擇手段來剷除。問題是:為什麼世界各國都可以容許法輪功到處亂竄,自由活動,而卻不曾造成過任何威脅?中國政府這次偏偏說的是實話:法輪功在中國真的「能」動搖國本。因為中國號稱五千多年的醬缸文化,就是為了培育忠字當頭,使勁跳忠字舞的笨蛋。當中國共產黨失盡人心,法輪功此時正好可以割稻仔尾。貪腐暴虐向來是中國官府的「優良」傳統,而向善互助,又是大多宗教的通性。自古以來,因官逼的民反,帶頭的往往是教民。成王敗寇。官府血腥鎮壓後,那些「造反」的宗教,就理所當然地被污名化為「邪教」。中國共產黨沒錯:與其等中國人民團結在法輪功下造反,先殺幾隻法輪雞,就可以少殺一海票包含法輪猴在內的中國猴。他們只是先下手為強,預防重於治療而已。共產黨知道,中國早已被他們自己的失敗教育調教成了腦殘之國,蠢到中國領導人自己不打自招:地球上唯有中國人的豬腦才弱智到需要金盾的「保護」才「可以」上網。

同屬列寧政黨的國民黨,從失敗中學到教訓,見「賢」思齊。也採愚民政策。「反共」的口號背後,從來沒有「牛肉」。當今馬政府媚共的德行可以證明:「反共」一向只是各種不公不義政策,奴役臺灣人民的恐怖手段。黨國的失敗教育沒有道理,沒有原則,自相矛盾。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培養迷信「老師」的笨蛋,造就出當年拜讀南海血書,現在支持阿告的精神分裂。失敗教育的成功,使人理盲、濫情、迷信。失敗教育的成功,是國家、人民的失敗。

零北好奇的是:那些買了貨櫃屋的人,當年酸中痛時,選的是不是阿告?

以下是某中國網友對此事的評論。作爲局內人,他的觀點或許能揭示一些部位外界霧裏看花之間所知的另一面。轉貼有取得書面同意。馬賽克是作者要求:
他又指出:
「中国人的脑残不是被共党训练出来的
而是两千年一以贯之的
因为帝国就是需要自己的臣民脑残」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15

火鍋店出好菜

火鍋店出好菜

話說某晚本夭鬼囝仔正在哈海產粥。我知道最好吃的那家雖然爆貴,但一分錢,一分貨。那裏的海產粥裡連干貝都有。可一碗粥要價一百二,再隨便加幾樣小菜,很容易就要爆兩百。給物美價廉的臺灣寵壞的我,想到要砸那種銀子,實在很難あさり得起來。正在掙扎時,熊熊想到... 海產粥裡的那些原料,在吃到飽的火鍋店裡,除了干貝、薑、油蔥外,連飯在內,其他的大都有耶... 於是我就先隨便吃個便當,等第二天去火鍋店自己煮海產粥了。

之前到火鍋店,都是老老實實地吃火鍋。身為自助餐老板的天敵,當然不能規規距距地用米飯來煮海產粥。我先丟了分帶骨雞腿肉、菜頭、洋蔥、香菇等進豚骨高鈣湯底來自製升級版湯底,然後用篩子一次只裝三個蛤蜊下去涮。蛤蜊一開口,就立刻起鍋。開一個,吃一個。絕不讓它有機會變老。這樣幹了少說六盤蛤蜊,再來專幹白灼蝦。當湯底已經鮮甜到破錶時,才開始煮我的海鮮湯。喝過海鮮湯,才正式開始吃火鍋。他們的牛肩胛小排的油花可真漂亮。

後來上課學到泰式酸辣海鮮湯。那道菜雖然好吃,但海鮮用料多。當人數少,分量跟著少時,製作起來成本更是浪費地高。好不好意思一次只買三、四隻蝦子啊?買多了,還放不放得下花枝、蛤蜊、魚等等其他的好料啊?是要煮蝦子湯呢?還是海鮮湯?於是歪腦筋又動到火鍋店上了:只要自備一塊冬蔭功湯料,就可以到火鍋店自製泰式酸辣海鮮湯。

電視上看到一對夫妻用跟食物借油的烹調法製作健康美食。他們做的蚵仔煎超華麗:從菜市場上買回來的蚵仔,只留用肥大的。不以太白粉加水勾芡,而將瘦小的蚵仔碾碎,用那蚵汁來勾芡、借油。這麼幹,成本超高。於是本人的歪腦筋又動到火鍋店裏去了。別說做蚵仔煎的料都有,就算是花枝煎都做得出來。老婆卻爲此臭罵我一頓,說要是沾了鍋,焦了底,冒了煙,這臉可就丟大了。別爲難頭家。

我當然沒那麼容易放棄。靈機接著一動,想到最近流行的「電鍋出好菜」。電鍋的基本構造其實就是個會發熱的外鍋。而「電鍋出好菜」的撇步之一,就是用外鍋來炒、煎、炸。想想看:沒有內鍋的電鍋,跟電磁爐上放個鍋子的火鍋有什麼差別?也就是說,可以用「電鍋出好菜」的原則,不用內鍋,不太耗時的菜,都可以在吃到飽的火鍋店變出來。而預防沾鍋的撇步就是鋪鋁箔。當從食材借不到油時,還可把豬肉片上的肥肉撕下來爆豬油。要是上火、烤兩吃的店,就更方便了。通常火鍋店的食材已經夠豐富的了就算有缺個幾樣,估計也能走私進去。再找幾個同好,就可以把單調的火鍋變成百元小炒。沙茶羊肉、蔥爆羊肉、蒜泥白肉、滑蛋牛肉……統統做得出來。不用上菜市場,不用洗碗,還更便宜。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12

Creme Caramel in Toronto

Creme Caramel in Toronto

Pssst... According to a very reliable source, there is excellent creme caramel at Nota Bene, 180 Queen St. W.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相對「文明」的二二八:滅農

相對「文明」的二二八:滅農

如果把「化獨漸統」、「終極統一」理解成「既定政策」,那麼「滅農」便不再是瘋狂的「自殺」,而是亡國滅種的冷血「屠殺」。

二二八有計畫、有系統地屠殺臺灣本土精英,是因爲落後野蠻的中國流寇沒有能力,沒有資格統治文明、現代化的臺灣。當自己處於劣勢,無法與對方的優勢公平競爭時,他們就釜底抽薪的手段來去除「敵人」的優勢:將比他們優秀的人才幾乎屠殺殆盡。漏網之魚或是嚇得遠走他鄉,或是為虎作倀,爲其奴役。然後再號稱「臺灣人沒有人才」。於是野蠻落後的中國流寇從此可以號稱「高級」。奧運場上,曾經有過某個沒有自信憑實力贏得比賽的國家,在別國選手的飲料中下毒。這種「比爛」的行爲模式跟二二八時的屠殺精英與現在的滅農,倒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臺灣農民的優勢在土地與農技:外來種被移植到這塊土地後,經改良,莫不強爺勝祖,比原生國的香甜:比如來自泰國的珍珠芭樂。而中國流寇的作爲,正是有計畫,有系統地去除臺灣農民的這兩樣優勢:掠奪、污染其土地,再向中國輸出臺灣優秀的農技。於是野蠻落後的中華,在農業方面就可以不勞而獲地成了「上國」。

失去土地與農技優勢的農民能做什麼?如果繼續務農,那就成了佃農;如果再碰上「以農養工」的政策,而造成「果賤傷農」那就是農奴。把地主變成農奴,算不算是具有中國流寇特色的土地改革?如果不再務農,到都市打拼,就成了中國所謂的「農民工」,簡稱「民工」。中國農村的人口早就大量外流到大都市裏去當民工了,而中國人深具正港的「省籍情結」,最近的新塘四川民工暴動便因廣東執法人員虐打四川民工孕婦而起。當臺灣民工流落到中國的他鄉外里時,就連四川民工都可以比臺灣民工「高級」。

「失去國家」有「多可怕」?城破時,屠城、「搶銀子」、「搶姑娘」,然後淪爲奴隸。這些事哪樣不是現在進行式?「國旗」、「國歌」出不了「國門」;學生被老師性侵不用國賠;夜店燒死人、小兵被虐殺,長官不用負責;貪污有「魚紋」;就連躲在鄉下種田,家都能被抄。在「國父」「推翻了專制,建立了共和」之前,碰上皇帝出巡,還能攔路伸冤;但現在卻連在官方指定區域內陳情都不能倖免於騜上鷹犬們的爪牙。六十多年前一無所有的難民,現在「英英美代子」,領著到死都花不完的退休金:死後外國嫩妻接著領;六十多年前在祖傳土地上耕種的農民,現在活活熱死在田裏。就算豐收,還是得賠錢,如果他的運氣「好」到祖產沒被強徵的話。「文明」的主子改用只有奴隸才需要遵守的「法律」來代替枷鎖,但奴隸們依然被主人剝削著。還沒被虐殺的奴隸不是自己有能耐,而是奴隸夠多。就算還沒被輪到你,也只是遲早的問題。

在中國流寇以政治迫害把銷日管道打跨之前,臺灣香蕉外銷「曾佔外匯的八分之一」。好好地經營,石斑魚、鳳梨酥、童玩節、香蕉、芒果都足以讓有心臺灣生根的人們安身立命。然而這些產業的「缺點」是:這全都是臺灣這塊土地與人民心血的結晶。是沒有土地,不在乎人民的流寇們無法分一杯羹的。所以童玩節只有在他們手上的那幾年辦不起來。古羅馬人被迫撤離佔領不了的土地前,會在井裏下毒,使那塊土地再也無法住人;而現在臺灣沒被強徵的土地,則爲高污染的石化、工業、核電付出昂貴的「社會成本」。農村子弟無法繼續留在家鄉種香蕉、芒果、養石斑,而必須到流寇金主們的工廠裏爆肝。從看得見的刀槍「進化」成看不見的「依法行政(其實沒有)」,其本質、結果都是次殖民地殺雞取卵式的焦土性掠奪。

「民以食爲天」:不用電,不燒汽油,不用塑膠,雖然不方便,但還活得下去;但是要活命,不可以不吃飯,不喝水。滅農者,若非笨到連這個都不懂,就是「聰明」到認爲他的「家鄉」還在「東北松花江上」:所以除非「燒成灰」,寧可自認是個「落翅仔」也不願意說自己是個「臺灣人」。當年二二八的屠殺,可以牽拖成是治亂世不得不用重典;白色恐怖可以凹說是被追殺到天涯海角後的狗急跳牆。但是現在,難道只是爲了讓一個骨灰罈爽,就要摧毀一個和平、文明、進步的國家?伊索寓言裏有個青蛙與蠍子的故事:帶蠍子過河的青蛙死前問蠍子爲何要損人不利己地害他們同歸於盡?蠍子答:「沒辦法,這是我的天性。」筆者好奇的是:那隻跟青蛙同歸於盡的蠍子,輪迴轉世再投胎後,不知道變成了哪隻畜生?

-- 荒川 弘:百姓貴族 第二卷 第19頁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07

轉載:「操弄族群」是國民黨的看家本領

轉載自2011年8月7日自由時報

《星期專論》「操弄族群」是國民黨的看家本領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競選廣告誠懇自然地介紹自己是「台灣人」。這樣簡單的事實陳述,絕大部分台灣住民都會認同,並感到親切,但有一些自認是中國人的媒體與政客卻抓狂,指控蔡英文「操弄族群」。
台灣人不能說自己是台灣人,那真是舉世僅見的病態。蔣經國說他是台灣人,賺了不少台灣人的同情淚;馬英九說他燒成灰也是台灣人,又賺了不少台灣人的同情票;他們標榜自己是台灣人,並沒有人指控他們「操弄族群」。
灌輸黨國教育 打壓台灣意識
台灣的族群問題,顯然比其他國家複雜,它不只是種族文化的差異,還涉及國家認同、外來族群長期殖民統治,壓制台灣意識,要強迫台灣人「中國化」。
在政治上,台灣族群最原始的分界是「本省人(台灣人)」與「外省人」。在一九四九年內戰失敗後流亡台灣的「外省人」,佔統治者地位;台灣人雖佔人口的絕對多數,卻是被統治者。但受國民黨長期灌輸教育,台灣意識被打壓,台灣人並不像一般族群那樣團結、排外。
如果「台灣人」具有團結與排外的特色,今天的總統不是馬英九,而是謝長廷;今天的「國號」不是「中華民國」,而是「台灣共和國」。
操弄台灣人族群的禍首不是台灣人,而是國民黨流亡政客。他們自命中國菁英,不屑融入台灣,反以「操弄族群」恐嚇台灣意識,如非作賊喊捉賊,就是對國民黨戒嚴統治手段的無知。國民黨統治台灣就是靠高壓與分化台灣族群起家。
一九四五年,國民黨政府代表盟國佔領台灣,不顧台灣法律地位未定,立即強制進行「中國化」。在「二二八」反抗之前,這些政策未受抗議,但經「二二八」屠殺與整肅,和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被中共推翻,台灣人對這個流亡政府的合法性更質疑。
舊金山和約明文規定日本只放棄對台灣與澎湖的主權,未讓渡給任何國家。如果蔣介石有意取得統治的合法性,他應實行民主,以自由、公平選舉產生新政府。但他選擇獨裁與戒嚴統治,凸出違反民主和違背公義的核心問題:外來的少數族群未經人民同意,強行統治多數族群。
在國民黨戒嚴統治下,台灣人與「外省人」的政治取向已有差異。台灣人不滿權力分配不公,除幾個「半山」獲象徵性任命外,「中央」與地方要職都由「外省人」佔據;但最明顯的分水嶺在「反攻大陸」問題。
當年革新保台 旨在鞏固政權
蔣介石用「反攻大陸」作繼續霸佔台灣的藉口,當年美國政府雖然反共,卻約制蔣介石對中國動武,它希望維持「兩個中國」的現狀。美國國務卿杜勒斯便認定台灣人並不支持「反攻大陸」,這個主張等蔣介石的「國軍」老去,台灣新兵佔軍隊多數時就會改變。
到一九六○年代中期以後,新一代台灣人菁英成熟。面對中國核子試爆後的新情勢,被國民黨列入吸收對象的台大教授彭明敏與他兩個學生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重擊國民黨政權的要害:未經人民同意,以少數統治多數。
一九七一年,尼克森宣布翌年要訪問中國,「蔣介石集團代表」則被逐出聯合國,國民黨統治的正當性喪失殆盡,而根本解決之道就在民主化,並宣布與中國互不相干。當時外交部次長楊西崑向蔣介石建言,以「中華台灣共和國」政府名義宣布與中國劃清界線,並重訂憲法,採取單一國會,名額外省人佔三分之一,台灣人佔三分之二。
兩蔣顯然無意如此輕易放棄權力,但卻不能不顧其政權正當性面臨的挑戰,只好倡言「革新保台」,開始「台灣化」,起用台灣人,並在福佬與客家之間企圖分化操弄。
一九七○年代初開始的台灣化,使美國外交官大膽預測,台灣人終將當家作主,「中華民國」名號可能撐不過一九八四年,外省人的後代將融合成台灣人。一九七二年的「上海公報」,原擬台海兩岸「 所有人」都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國務院堅持把「所有人」改為「中國人」,就是因為「台灣人」並不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這些預測趨勢雖正確,但並未完全成真。美國外交官顯然低估國民黨龐大黨產的威力、長期灌輸教育與愚民宣傳的作用、抹黑與壓制台灣意識的功夫,和以金錢權位分化台灣人的本事;他們也高估台灣政客的自主意識,更未料到國民黨會去勾結中國打壓台灣意識。
李登輝成為第一位台灣人總統,台灣意識強烈,要把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台灣化」,大陸人成新台灣人,使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同享民主、自由、平等。但老國民黨並不領情,有一批人出走另立門戶,萬年國代下台前修憲,把台灣明列成「中國」的一區;他卸任後還被國民黨掃地出門。
台灣意識覺醒 國民黨的噩夢
陳水扁成為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的台灣人總統,台灣人表面上已當家作主,在他任內台灣意識大幅成長,可是國民黨挾其龐大資源,控制、收買三教九流、只知自己權位與利益的台灣政客,並利用他們立法院的多數,以國會「執政」。
從蔣經國末期到陳水扁,「中華民國」都在「台灣化」;從李登輝被掃地出門後,國民黨回頭中國化;馬英九當權,連「中華民國」都重新中國化。國民黨的台灣人政客並非自主,而是唯馬英九之命是聽,充當其黨國統治的轎夫與「民主櫥窗」。
因為國民黨已經嚐到分化台灣人、打壓台灣意識的滋味,台灣人意識的覺醒就是它最大的噩夢,因此,對台灣人自然地介紹自己是台灣人時,它的立即反應就是抓狂指控操弄族群;其實,分化台灣人和打壓台灣意識,正是國民黨的看家本領。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2011/08/06

原創冷笑話:"九"的越語讀作……

原創冷笑話:"九"的越語讀作……

馬……
英……

請點“九”旁邊的喇叭,聽聽越語的“九”怎麼念?

延伸閱讀: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貪污的魄力

貪污的魄力

馬英九「先生」曾經曰過:「如果我們沒有魄力,沒有能力,我們做得到嗎?做不到。我們能力魄力不是用喊的,我承認,我沒有貪污的魄力。

馬英九「先生」在競選時的文宣上又曾經曰過:「魄力,就是說到做到。」

邈雲漢曰:事實上,到現在這些政見都還沒做到。根據馬先生自己的邏輯:要達成這些政見,必須要有「魄力」。因為「沒魄力」所以「沒做到」。那麼反過來想,為什麼會「沒魄力」呢?馬先生哪種「魄力」是馬先生「沒」有的?再根據馬先生之前的言論「我承認,我沒有貪污魄力。」這麼說來,根據馬先生的邏輯,是不是在說:「因為沒貪污,所以沒魄力,所以沒做到」?再反過來,馬先生是不是在說:「要做到,就要有魄力,就得要貪污」?這聽起來好像是在說:「要有油水撈,要貪污,才有做事的魄力」耶…… 這是不是有些人民對有馬先生「清廉」+「無能」這兩種印象的原因啊?

無能:


清廉:


「美麗」的「魄力」:


延伸閱讀: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05

臺灣蠢蛋進化論

臺灣蠢蛋進化論



電影「蠢蛋進化論」,是說本來物競天擇,但在無天敵掠食的狀況下,卻是劣幣逐良幣,使得人類智商一代不如一代。未來世界因此成了「無能」-「蠢蛋」的天下。於是筆者聯想到臺灣的政治環境:臺灣人民的選擇,主要來自兩個不同的「種族」。其中一個非但很「天然」,還有「天敵」;而另一族則跟蠢蛋進化論中的未來世界很像:因爲不是「靠爸」,就是「靠母」,所以不但沒有「天敵」;只要敢生,就能無災無難,就連「法律」碰上了都會轉彎。

在臺灣,「靠爸靠母」的,非但沒有「天敵」,簡直是天下無敵:學費「國家」出,另外還有「教育補助費」。英文再破也能「哈佛畢業」,再「無能」也能「酸中痛」。颱風時喝到茫,死幾百個人都沒關係。貪污被逮個正著,法官也會客串律師,幫他開脫,上窮碧落下黃泉地引用外國古代的法條來霸凌臺灣的法律。反正家裏有的是錢,空心菜一株兩百多,九層塔三百多也買得很開心,告訴他買貴了,還有臉理直氣壯地解釋蔬菜無價的「藝術價值」。故意擋救護車,警察會幫忙開脫。肇逃也可以沒事。公訴罪可以被檢察官認爲是「微罪」而「不舉」。在號稱要「選賢與能」的選舉中,能毫不猶豫地推出公認「無能」的候選人。這種再「蠢」也能「生存」的情況,活脫是「蠢蛋進化論」裏未來世界的演化過程。

「天然」一族就沒那麼好康了:多是「三級貧戶」、農工子弟。要吃什麼自己抓;要讀書,學費靠獎學金或工讀。颱風時必須不眠不休,連休息20分鐘都不行。即使奉公守法也要被羅織罪名蹲冤獄;就算羅織不到罪名,還沒起訴前也要先押起來關爽。倒楣一點的還會在「帶走約談」後「自殺」;再倒楣的還會被「滿門抄斬」,從八十老母到小孩,一個都不放過。

以下影片與本文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在民主、科學的社會中,拿「皇帝命」說嘴,難道說那一族的「德先生」與「賽先生」都已經死盡死絕了?這算是進化還是退化?什麼人玩什麼鳥,什麼樣的人民「玩」出什麼樣的政府。民主「國家」,雖然是「人」民做選「擇」,但這個「人擇」的政府,是要代表人民來面對國際社會叢林法則的「天擇」的。也就是說,如果「人擇」裝瞎擺爛,選了個「不適者」出來,「天擇」將會連選出「不適者」的「人」一起「淘汰」。下次投票前,請先想想:您要選「擇」的那個人的「北木」是誰?叫得出字號嗎?候選人真是自己「賢能」?還是「靠爸靠母」?是不是個會害自己過不了「天擇」那關的「蠢蛋」?

以下影片與本文無關,如有做賊心虛,純屬對號入座: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04

Reasonably Priced Thai/泰平價

Reasonably Priced Thai/泰平價

Rating: Reputation kept. Worth a shot. Safe for not adventurous souls.
評等:名副其實,值得一嚐



View Larger Map

The cheapest shrimp cake I have seen in Taiwan. Except for toned down spiciness, their flavour is authentic.

零北在臺灣見識過最平價的月亮蝦餅。除了不夠辣之外,味道還算正宗。在臺灣如果要百分之百正宗的話,大部分的人都要被辣到靠北靠木,包括零北在內。

Thai Niang Re Chicken: NT$65
Thai Pepper Numbing Chicken: NT$65
Moon Shrimp Cake: NT$60

Thai Niang Re Chicken/泰式娘惹雞

Moon Shrimp Cake/月亮蝦餅

Bring your own utensils, and be rewarded with free drinks./自帶餐具,店家招待冷飲。

Also available: ice dripped coffee, waffles, tea, popcorn chicken, and fries.

Home made chocolate truffle: NT$39 for 4 pieces, NT$99 for 10... etc.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03

打狗燒肉大亂鬥/All You Can Eat Grills in T'Kao (Kaohsiung)

打狗燒肉大亂鬥/All You Can Eat Grills in T'Kao (Kaohsiung)

For those who crave for a piece of juicy steak, all you can eat grills might be a solution. The thought of requesting a thicker cut has came across my mind. I shall give it a shot in my next visit. House of Grilled Meat will show you how to work with grill. The meat from Daji is the best. Go to Yecun if you want to stuff yourself with Haagen Dazs. The request for a thick slice of beef has been turned down immediately in Yecun.

*** 聲明:本文為分享零北耗菇的主觀感想、感受,不具任何公信力。***

餐廳/Restaurant燒肉屋/House of Grilled Meat大吉食燒/Daji野村/Yecun
優點/Forte服務、教學/Service, and tutorial食材/material冰淇淋/Haagen Daz Ice Cream

零北是隻肉食性動物,而最愛的肉,就是不調味的好肉火烤後只以鹽、胡椒調味。因此常駐足於超市的牛排前流口水。看那油花,好想好想買回家用平底鍋乾煎……可是算盤一打,都不如去幹吃到爆的燒肉划算。以上是零北在打狗最喜歡的三家包肥燒肉店。以上列舉的缺點,並不代表其他兩家做得不好,而是有一家表現得特別好。

先從燒肉屋說起:再好的食材,如果沒料理好,都是糟蹋。不曾吃過自己動手的燒烤,或不會燒烤的,就算適合去別家,也建議先來這裡朝聖。他們熱情有勁的服務生會給您詳細的講解,教您烤肉的撇步、適時提出建議。如果您實在不想自己動手,他們還會幫您烤。他們的服務實在是好到爆:很貼心地留意我們的需要,而又不會淪為打擾。不用要求,就會主動適時地頻繁更換烤網。就算想雞蛋裡挑骨頭都挑不到,而零北是個常被罵龜毛的人類。這家的用餐時間也是最長的。雖然號稱只有兩小時,但中午不清場。所以如果一開張就上門,可以啃完午餐時段:約三小時。強烈建議提前訂位。

Address/地址: 高雄市三民區鼎山街252號
Tel/電話: 07-3958585
Business Hour/營業時間: 11:30--14:30 17:30--22:30


View Larger Map

再說大吉食燒:會給它機會,是因為看到這篇文章:【高雄】感動到翻過去,飆淚!! -- 大吉食燒對肉食性動物來說,這個形容真的半點不誇張,而大吉的食材,是好到爆的。安格斯黑牛、羊小排、羊頸、香魚、松板豬是零北的最愛。讓零北飆淚的是羊小排,而羊頸更是行家不可錯過的逸品:零北進出匪區時,見識過蒙古人大力推薦油而不膩的羔羊尾,羊頸雖略不及,但望梅多少也能止渴。「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這裡的服務生雖然也熱情、勤快,但訓練不足。問牛肉是不是美國的?雞脆骨是哪個部位?當場就答不出來。但是使命必達,去把廚師找出來回答了這些問題。二訪時有塊炭火未紅,這是火工不夠老練。本想忍忍算了,但後來實在忍不下去,要求處理,也得到滿意的結果。這裡的服務算好,不過燒肉屋實在是太夢幻了。只有白胡椒而無黑胡椒,是零北最大的遺憾。

大吉食燒
地址: 高雄市三民區文濱路47號2樓
電話: 07-7678766

野村日式炭火燒肉 中山店
餐廳住址:高雄市中山二路575號
餐廳電話:07-2812000
營業時間:1100-2300
http://www.2153339.com.tw


View Larger Map



野村的冰淇淋是哈根達斯。論食材品質、食材種類、環境、設備都勝過逐鹿。
試過要求厚切牛肉,被當場立刻拒絕。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中華民國在沖繩?

中華民國在沖繩?

如果日本放棄沖繩主權,而阿扁越獄,到中央政府、軍隊裏拉一票人,再到民間拉伕,佔領沖繩,建立政權,以「反攻臺灣」爲號召,號稱是「中華民國在沖繩」,以涵蓋蒙古共和國、緬甸江心坡等領土的「中華民國憲法」爲憲法,拉沖繩「充員兵」打臺灣,實施戒嚴、白色恐怖,屠殺平民,尤其是有計劃地屠殺精英,推行北京話爲「國語」,辭退各級學校不懂「國語」的老師,以從臺灣拉來的民伕取而代之。貪污腐敗,導致通貨膨脹,民不聊生。強徵沖繩的農地,蓋核電廠、石化廠,污染農地、海洋,給軍公教十八趴……

請問:
您認爲全世界會有幾個國家承認「中華民國在沖繩」?
您認爲世人會如何對待沖繩人?
您期不期待、歡不歡迎阿扁「反攻臺灣」的「王師」?再想想爲何中國會認爲臺灣是中國「判逃的一省」?如果不是有人跑過來號稱要「反攻」,臺灣干中國何事?

如果這種事真發生了,那阿扁跟蔣介石有何不同?

阿扁跟蔣介石同爲「中華民國」卸任元首,論人數、算比例,賭爛蔣介石的人只怕都要遠多於賭爛阿扁的。

臺灣、沖繩都是日本在清末取得的殖民地。中國之於臺灣,與臺灣之於沖繩,皆不同文不同種:根據維基百科:「沖繩很早就與中國展開貿易,曾經是中國的屬國,到19世紀後期日本強行吞併為止。……歴史上受中國的影響,帶有東南亞洲色彩,和獨自的獨特歴史與文化。」蔣介石佔領臺灣時,臺灣的「國語」是日語。蔣帶來臺灣的那票人懂臺、日語的人數只怕要低於「中華民國在沖繩」政府中臺灣人懂日語的人數。而不懂「中華民國」的「國語」,正是軍公教中外「省」人比例超高的藉口;林媽利醫師早已證明臺灣與中國不同種:莫說臺灣幾乎沒有唐山嬤,連唐山公的DNA都近越族而遠漢族。而原住民就更不用說了。

再請問:
如果這種事真發生了,您覺得沖繩人的感受如何?
現在您知道爲何世界各國都善待臺灣人,卻不願善待「中華民國」政府了吧?
現在臺灣人對「中華民國」的感情了吧?

如果阿扁真的跑到沖繩去成立「中華民國在沖繩」,那您覺得沖繩人該怎麼做?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2011/08/02

Kodak: Rated as "Garbage"/柯達已經是「垃圾」

Kodak: Rated as "Garbage"/柯達已經是「垃圾」

Kodak has been rated as a "garbage" company, according to Wikipedia. Their products are mostly made in China. Their service in Taiwan is now outsourced to a local company, Taiwan Digi-Com. A close friend is not happy at with their service. We will never buy Kodak again. We will also steer away from SANYO, Toshiba, DOOV, ZIKOM, and Brandt, as they are also serviced by Digi-COM.

He bought a PlaySport ZX3 via PCHome in 2010. The lock securing the cover for the USB port was broken in 6 months, within warranty period. A week after he sent it back for servicing, he received a call from a technician in Digi-Com. He was told that the problem was determined to be "improper usage", the serving would cost NT$800. In addition, they also advised against using the product underwater in the future.

Digi-Com was very tardy and unresponsive during the process. They only kept their promise on returning the call once. That only once was done by a secretary assuring the manager will call back, which was a broken promise, too. All other conversation was done through or triggered by PCHome. In the end, my friend asked their technician "Is opening the cover every other day too frequent? What is wrong with my way of opening the cover? What is the proper way? Is the proper way instructed in your manual? If you do not fix it for me for free as warranty promised, do not explain to me. Instead, explain aboves to Consumer Right Officers and media." He also asked PCHome to remove all Kodak listings. We do not know what was the last straw, but Digi-Com changed their mind and fixed it for free. The whole process was stressful and time consuming. It took about a month. During the process, my friend tried to write to Kodak, and realized Kodak's situation.


根據維基百科,柯達連年虧損,其評等已被降爲「垃圾」等級。柯達產品大都是中國製造。服務方面,他們將在臺灣的服務外包給臺灣數位電通公司友人不滿意他們的服務,我們決不會再次購買柯達產品。我們也不會再購買SANYO, Toshiba, DOOV, ZIKOM, 與 Brandt的產品,因為他們也是透過數位電通提供售後服務。

有個朋友在2010年買了柯達PlaySport ZX3。不到六個月,USB蓋的卡榫就斷裂。送到數位電通保修。一週後接到數位電通工程師的電話告知他們片面認定是不當使用,需付維修費800元。就算修「好」後,也不能再下水。

在溝通過程中,數位電通很不積極,只回過一次電。那唯一的一次還是秘書告知經理晚點會回電,而經理從未回過電。其他的溝通都是經由PCHome,或是由PCHome觸發。最後一次通話,零北的朋友質疑:「每兩天開一次蓋子算不算太多?我開蓋子的方法有何『不當』之處?如果我開蓋子的方法『不當』,那怎麼打開蓋子才是『正確』的方法?那個『正確』的方法有列在說明書裏嗎?如果你們不依產品保證免費維修,並維修至正常:可以下水使用,那就不用再跟我解釋,準備向消保官、媒體回答那幾個問題吧!」同時零北的朋友並要求PCHome將所有柯達產品下架。不知道是零北的朋友夠兇,還是PCHome夠力,最後是由PCHome通知說電通同意免費維修了。整個過程耗費了約一個月的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朋友本來要寫信到柯達投訴,才發現原來柯達已是泥菩薩一尊。我們都再也不會再購買柯達產品了。

Based on Wikipedia, the following is the web address for Kodak Taiwan/根據維基百科,柯達臺灣的網頁是:http://wwwtw.kodak.com/TW/zh-tw/consumer/consumer_home.jhtml

That page appears as the following/那個網頁是這副德行:

Error getting compiled page

Can't read source file: /eksys03/web/htdocs/country/TW/zh-tw/consumer/consumer_home.jhtml


As I searched Kodak Taiwan, I got wwwtw.kodak.com, and forwarded to www.kodak.com在網上搜尋柯達臺灣,會得到 wwwtw.kodak.com,但是那個網頁會被轉到美國去。

When I tried to contact Kodak by  [Support] ==》 [Email Us] , I get this page/在那美國的網頁,如果想要經由 [Support] ==》 [Email Us] 發電子郵件給柯達,會出現這種畫面:

When it comes to "Country of Residence", "TW" is not an option./關於居住國家,臺灣不是個選項,更加沒有「中華民國」。

Now let's try to change locale by clicking [ Change ] next to "United States"/現在試試改變語言,在United States旁按[ Change ]則出現以下畫面:
Taiwan does not exist at all, not even under Asia/Pacific./臺灣消失得無影無蹤,遑論中華民國。

維基百科又曰:


大事件

1952至54年,柯達進入大中華市場,並成立香港分公司。 1986年1月9日,柯達輸掉了與寶利來(Polaroid)的專利官司,因此退出了即時拍相機行業。
2002年,柯達獲得首次「公司平等指數」100%評級,該指數由人權運動基金會評定。並且在2003和2004年繼續保持該評級。
2004年1月13日,柯達宣布將停止在美國、加拿大西歐生產傳統膠片相機。到2004年底,柯達將停止製造使用APS35mm膠片的相機。膠片的生產還將繼續。這些變化反映了柯達已將注意力轉移到新興的數碼相機市場中。然而四月道瓊三十種工業股指數柯達從名單中剔除,理由為柯達已是一家風光不再的公司。
2005年4月22日,柯達虧損1.42億美元,標準普爾柯達信用評等一舉降至垃圾級,因為轉型數位市場太晚,已經很難賺到錢,且傳統底片市場雖然快速萎縮中但依然是柯達獲利金盆,一旦放棄就出現舊有領域棄守和新領域落後的青黃不接。
2010年12月11日,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成份股汰舊換新,以反應科技進步造成的興衰,在標準普爾已有74年歷史的伊士曼柯達也鞠躬下台。


Wikipedia:


Timeline

2010
2009
  • In January 2009, Kodak posted a $137 million fourth-quarter loss and announced plans to cut up to 4,500 jobs.[23]
  • On June 22, 2009, Eastman Kodak Co announced that it will retire Kodachrome color film by the end of 2009, ending its 74-year run after a dramatic decline in sales.
  • On December 4, 2009, Eastman Kodak Co sold its Organic light-emitting diode (OLED) business unit to LG Electronics which resulted in the laying off of 60 people, which includes research engineers, technicians and interns.[24]


Based on above information, my impression is: Kodak is no longer a healthy company, and has no respect for neither Taiwan nor Republic of China.

About web page snap shots taken around 12:20, June 24, 2011/以上網頁於2011年6月24日下午12:20左右擷取。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2011/08/01

拆哪兒共和國

拆哪兒共和國


聽馬總統說"I am a R.O.Cer.",零北個人的主觀感覺是他不想說"I am a Taiwanese.",但又不敢說"I am a Chinese.",所以就用不倫不類的Cer來偷當中國人。

先從念法說起:Rocer, 個人認爲應該念作「落翅仔(河洛話音)」。英文中的縮寫可以分開念,也可以合在一起念。比如WTO,零北還沒聽過有人念成「無頭」的;又如NASA,通常讀作「那沙」。但是一旦加了period,變成N.A.S.A.那就是沒得商量的死豬價,非得分開念不可,一字一頓,成了「醃。爺。噎死。爺。」。因此,R.O.Cer的前三個字母肯定是唸作「鴨。黑。死」(河洛話音)。而"er",則是「兒」(中國普通話音)。連在一起,R.O.Cer就是「鴨。黑。死兒」。

再說「兒」:er在英文中的意義,其實跟中文有微妙的區別,不完全是「人」。比如說cooker就不是人,而是電鍋。比較精確一點的說,是「做/幹……的」:如"reporter"是記「者」/「做」報導「的」;"driver"是司機(「從事」駕駛「的」)。就算不跟馬擡槓,喧賓奪主地把地球上縮寫爲R.O.C.的正港國家們擺一邊,把C當作China的縮寫。那麼還原Cer,就成了「拆那兒」(Chinaer),就是「中國者」或是「幹中國的」,而非單純的「中國人」。這種「創新」,是好是壞,其實很容易用客觀的方法驗證:找個美國人,叫他Americaer;法國人Francer;加拿大人Canadaer;俄國人Russiaer……等等。這個實驗有請您自己做。因爲零北認爲,如果這麼跟外國人說,若非人家認爲我「阿達罵空谷立」,不跟我一般見識,就是討打、找罵。如果Republic of China當真像美、法、加、俄……般,當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那爲何不光明正大地自稱是Chinese?

把"R.O.Cer"攤開來,合在一起看,Republic of China一整個是個國家的全名;一如克羅埃西亞,全名是:Republic of Croatia,其中"Republic"是「共和國」,名爲Croatia,也就是「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其國民爲Croatian。假設R.O.C.是Republic of China的簡稱,那麼攤開R.O.Cer就是Republic of Chinaer。與Republic of Croatia對比,R.O.Cer就成了「拆那兒共和國」的全名縮寫,簡稱「拆哪兒」(Chinaer),其國民爲Chinaerese或Chinaeran。"I am a R.O.Cer."就是「俺是個拆那兒共和國」。也就是說,說"I am a R.O.Cer."的人打算要在Taiwan、China之外,獨立建立個「拆哪兒共和國」。不知道這算不算內憂外患、分裂國土?好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分裂法對「人」不對事,只衝著「臺灣」來。雖然臺灣本就不屬於中國,但就算中國人想不開,繼續誤以爲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比照蒙古共和國般,建個「拆哪兒共和國」,不叫「臺灣」,或者中國能高擡貴手,不跟「俺」們爲難,或許是個釜底抽薪之計亦未可知?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R.O.C.就是中國,R.O.C.的國民就是Chinese。如果沒有「特別的需要」,爲什麼要捨棄現成的Chinese不用,非得要畫蛇添足地搞個「兒」字出來?如果"Chinaer"等於"Chinese",爲什麼不直接說是"Chinese"?如果"Chinaer"不等於"Chinese",那麼「拆哪兒」就不是「中國人」。似中國人而非中國人,非驢非馬,畫虎不成,邯鄲學步:難不成是「準中國人」?如果是"Taiwanese",卻自稱是"Chinaer",那就是指鹿爲馬。既不是「臺灣人」,也不是「中國人」,而有「特別的需要」用「拆哪兒」,是爲了對外與正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別的虛位以待?還是對內要與Taiwanese畫清界限?零北聽到「兒……」的制約反應是接上「……皇帝」二字,但想到雖然有臺灣七百多萬張選票民主相挺,號稱「溫良恭儉讓」的馬「總統」在中華上國天使欽差跟前都要自謙爲「先生」,「先生」應該不至於僭越如此,作稱孤道寡之想吧?

後來發現,原來 China 最新、最潮的唸法,正是「拆哪兒」:“China,拆哪儿?”这是出自北京一位出租车司机的妙论:“现在都拆得没地儿拆了,‘China’的发音应该从‘拆那’改成‘拆哪儿’了。”



free counters
Free counter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