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31

爲打狗正名

爲打狗正名


零北提議爲高雄市正名爲打狗市:不論從原住民、臺灣主體意識、或是支那史觀,都該如此。

“高雄”本名“打狗”,是源自以漢字書寫平埔族語,其義本爲“竹林”。用北京話念「高雄」二字,是念白字。留音不留字,才是正港的保留原名。在日治時期,日人以與日語讀音相近的“高雄”取而代之。無論是用臺、客、北京話念,都不似Ta Kao,已然喪失平埔族語的音譯。當年日本人如果保留「打狗」的漢字,而以日語發音,那就是跟中國人一般白。

在臺灣被納入大清帝國版圖時,打狗自始至終都是打狗。因此,繼續將打狗稱爲高雄,是對外來政權:日本統治臺灣的承認與肯定,並蕭規曹隨地爲其“政績”續命;也同時是對大東亞共榮圈的支持、對大清帝國曇花一現的治權的否定,更加是對平埔族祖靈的唾棄。

大清帝國祖上爲後金,向不以中土自居。滅明後,雖入主中原,但其國號爲大清帝國,與“中”國無涉。當年自認爲中國人,是部分漢人(清國奴)一廂情願的阿Q精神表現。“中國”一詞,當年更與滿、蒙、回(東土耳其斯坦、西域)、藏(圖博)八竿子打不着個P關係。若要將滅清前後模糊統稱,因舉世皆通稱爲支那,勉強稱之爲支那可也。因此零北稱之爲支那史觀。

現在臺灣正在獨立建國與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之間徘徊,卻不大可能再被日本併吞。不論日後是認祖(靈)歸宗還是認賊(共匪)作父,我們都該爲第一大港、第二大城正名爲“打狗”,而不該再繼續沿用外來政權沙文主義遺毒的“高雄”。何況在此不分藍綠都是“國破山河在”,妖孽橫行之時,採用“打(馬鷹)狗”一名,應當更加符合大多數人民的期待。即便覺得“打狗”二字不雅,也該另覓發音近似Ta Kao的漢字,而不是因循苟且地繼續使用與原音、原意完全無關的“高雄”。

不同意見書:
有網友指出,有學者們認為「打狗」不是「竹林」,而是「水潭」或「潟湖」。

-- Source Credit

延伸閱讀:
打狗英國領事館:了解為何“中國人與狗不得進入”
維基百科:打狗港
哐哐哐之新年贺卡 小兔乖乖
對「台灣同胞」的尊重和感恩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