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31

轉載:曹長青:誰在肢解民進黨?

邈雲漢曰:偶然在垃圾郵箱中發現此郵件。經查證後轉載。

自由時報 不敢刊登的 專論!!! 請幫忙 大力 轉寄!

作者曹長青注:本文是應《自由時報》邀寫的“1/23/2011-星期專論”,
但因這個內容卻無法在該報發表出來,令人深感遺憾。


曹長青:誰在肢解民進黨?


昨天(22日)結束的民進黨全國臨代會令人矚目,因為其決定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和立委
的產生方式。最後備受爭議的「全民調」方式得到通過。這個方式將對民進黨的未來產
生嚴重影響,甚至可能導致民進黨的變質化、泡沫化。

民進黨的總統和區域立委全部用民調方式產生,至少產生兩個嚴重後果:

第一,基層黨員將難再有積極性,因為黨員最重要的權利(黨內初選投票權)被剝奪;
其結果,將可能從基層瓦解民進黨。在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選民之所以會註冊加入某
個政黨,不僅是因為認同其理念,更重要的是,可以在黨內初選(總統候選人、州長、
議員等等)時,具有投票權,選擇那些體現該黨價值,更符合自己理念的候選人。如果
沒有了這個黨內「投票」選擇權,那這個「黨員」當不當已不具實質意義。因為沒有了
權利,也就沒有了義務,更沒有了熱情。

本來民進黨的黨員人數就相當少,甚至少到可憐。上次總統大選後民進黨改選黨主席,
報導說投票率五成一,共十三萬人投票,說明全部民進黨黨員是二十六萬左右;這在上
次綠營總統候選人獲得的五百四十四萬選票中,比例占不到5%;更不要說在全台灣人
口中,才是1%多一點。

民進黨政治自殺

在比較成熟的民主國家,主要政黨都注重發展基層黨員,在總統和議員等選舉中,也主
要靠本黨的黨員票,即基本盤。例如上次美國總統大選,奧巴馬拿到六千六百萬票,但
民主黨註冊黨員有八千七百萬(占全國人口29%),等於百分之百拿的是本黨黨員票
(還流失了兩千萬票)。對手麥肯拿到五千八百萬票,共和黨註冊黨員是五千五百萬,
等於95%拿的是本黨註冊黨員票。

美國的兩大政黨,在過去的主要選舉中,基本都是這個格局,主要靠各自的基本盤。但
台灣民進黨的註冊黨員,才是全部支持者(投票給綠營候選人)的5%,這實在是個非
常嚴重的問題。但對這個問題,民進黨高層不去全力解決,不去更努力耕耘基層,發展
黨員,重視黨員的權益,激發基本盤的熱情,反而用「全民調」完全甩開黨員,等於是
「廢棄」黨員,那以後誰還會加入這個黨?這不是一個政黨的「自殺」行為嗎?

民進黨選擇「全民調」的一個理由是,如果黨內初選,因為有「人頭黨員」問題,可能
會造成司法問題,影響將來當選人的合法性。但是,一個成立了二十多年、追求民主的
政黨,還存在「人頭黨員」(實質是作弊)問題,這實在是個恥辱!這是個必須嚴肅面
對、積極解決的問題。投票,是黨員最重要的一個職責。而人投票的問題不解決,等於
什麼票都不能投了。換句話說,什麼問題都不能用投票解決了。那民主用什麼方式實
踐?這麼重大的問題,怎麼能用「全民調」來回避?而不顧「全民調」將使民進黨基層
被掏空,最後頭重腳輕,甚至變成「稻草人」、泡沫化?

妥協派打敗原則派

第二,「全民調」將導致民進黨的立委、縣市長、總統人選等,統統偏離綠營的原則理
念。因為堅持基本盤理念的候選人,難以在「全民調」中勝出。原因很明顯,因為這個
「全民調」不是在全體綠營支持者中民調,而是在有藍有綠的所有民眾中民調。在台灣
藍綠對半的政情下,等於有一半藍營的人(在有些地方比例更高)參加民進黨的總統和
立委人選決定。可想而知,那些堅定推動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的綠營候選人,絕對無
法被藍營認同和選擇,一定會在這種「民調」中被藍營的參與者「淘汰」。而勝出的,
一定是因妥協綠營理念而被藍營喜歡的,或起碼是被藍營視為「溫和」的。而被泛藍認
定的所謂「溫和派」,必定是不強有力挑戰國民黨的大中國意識形態、甚至是看藍營的
標準和眼色行事的政客。

也就是說,如果經由本黨黨員投票,一個堅定基本盤理念的綠營候選人,以六比四的比
例擊敗那個「妥協理念」的黨內對手的話;但在「全民調」中,因有一半藍營的人參
加,那個「妥協理念者」卻可以反過來拿到七成選票(加上藍營的五成)而大勝「堅定
理念的候選人」。

如果美國也按這種方式做,茶黨候選人一個都不會勝出。而各自政黨的理念堅定者,無
論是雷根,還是歐巴馬,都絕對不會當選。世界七大工業國(主要民主國家)的政治參
選人,都是靠黨內選舉產生,不可想像用全國民調方式。

偏離建黨初衷和理想

全民調方式在全民普選中的結果往往是,那個「妥協者」在最後跟國民黨候選人對決時
被擊敗,這在民進黨的歷史上屢見不鮮,因為不堅持綠營的原則理念,跟國民黨自然就
沒有明顯區隔,結果綠營不感動,藍營不買賬,只能失敗。曾強調「憲法一中」的謝長
廷在總統大選中大輸二百多萬票,就是慘痛的教訓。

除此之外,這樣做的另一個嚴重後果是,民進黨內堅持原則理念的人會逐漸都被淘汰。
民進黨就「變質」了,偏離甚至背叛追求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建黨初衷和理想,而變得
面目皆非。其結局就是變相肢解了這個黨。(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

作者注:本文是應《自由時報》邀寫的“星期專論”,但因這個內容卻無法在該報發表
出來,令人深感遺憾。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Facebook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