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6

「地動變天逐項來 繼續活落上實在」

「地動變天逐項來 繼續活落上實在」



阿嬤的委屈我們知道,但是尋短是親痛仇快的行為。臺灣已經民主,暴政用選票就可以推翻。阿嬤們:您要是想不開,您那票就沒了。

媽媽看到大埔阿嬤輕生的消息,她說她能理解。她說:剛「變天」後,娘家附近的海軍路戰隊的操場大約有五分之一是征收自外公家的土地。而三嬸婆的田裡則被開了條寬約兩公尺的水圳。三嬸婆為了那條水圳的土地被征收,一連哭了好幾天。她去把挖水圳挖起來的廢土要回來,說:「這是我家的地,這是我家的土。我要留下來。」那些土對她來說其實沒有半點用處,但她還是「白」費功夫,親自把那些土一瓢瓢舀起來。一面舀,一面哭。再一擔擔地挑到竹林裡。不是那土能發揮甚麼功用,是她對那些土有深厚的情感。就是不甘心,就是捨不得。祖先留下來的土地,能留下多少算多少。外公大片土地被賤價征收,很鬱卒。很快就得了胃病,才六十出頭就走了。

大埔阿嬤的委屈,遠大於我外公、三嬸婆。外公、三嬸婆還有超過大半田地留下,大埔阿嬤則是一生懸命的心血全沒了。在她眼前的鐵皮圍牆跟怪手不停「施工」,是日以繼夜地凌遲碎剮。沒有人比農民更能體會甚麼叫做皇天「后土」。農民沒了土地,真的活不下去,真的會死。漢武帝時,匈奴人唱:「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這種歹戲,竟然在二十一世紀的中華民國還能安可。「藥」倒是沒變,不過不過「湯」卻由長城北換成海峽東;從遊牧社會換到農耕。要阿嬤的土地幹啥?不要會死嗎?財團撈得還不夠多嗎?光只為了財報上的數字,值得這麼喪盡天良嗎?再說,(識時務的)廠商已經不(敢)要這塊地了,為甚麼不給阿嬤留一條活路?是為了面子嗎?還是要「教訓」一下這些「刁民」?



詩人路寒袖跟音樂家詹宏達兩位大師合作寫了一首歌:梳妝檯。裡面有一句:「地動變天逐項來 繼續活落上實在」曲調淡寫輕描,卻沒讓人覺得這「地動變天」輕若鴻毛,反而烘雲托月地描繪出了臺灣阿嬤們的舉重若輕。當年「變天」,枉死了多少阿嬤們的父、兄、子、孫?「繼續活落」的阿嬤們,最大的快樂莫過於含貽弄孫但是百分之八十五的阿嬤們的孫,卻被洗腦成不會講阿嬤的語言



當年的中國流寇,有美式武裝。阿嬤們對土匪們完全沒有能力反抗,卻仍能「繼續活落」;經過無數人多年的犧牲、奮鬥,現在我們有了選票,可以用和平手段推翻暴政,沒有活不下去的道理。「他們」巴不得您們死淨死絕,別讓「他們」趁心如意。阿嬤們:活下去,把您們的故事講出來、傳出去,把您們手上的票投下去。「繼續活落上實在」。還沒覺醒的同胞們,馬英九自己說過:「完全執政,完全負責。」這件事該誰負責,大家都清楚。擦亮眼,別再當助紂為虐的幫凶。再不覺醒,這款「地動變天」還只是小菜一碟,後面還有更精彩的會「逐項來」。別再讓那些無心於臺灣的人繼續糟蹋臺灣阿嬤們了。





聽聽阿嬤的故事,她的生命至少值得您這幾分鐘的時間吧: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