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9

馬膺九考:阿告!告恁祖嬤!

馬膺九探望周夢蝶,自己說他的名字應該叫馬膺九而非馬英九:


宋寧宗嘉定二年(西元1209)陸游八十五歲的年尾,寫了這首〈示兒〉: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 出處:讀詩拾慧:陸游 之〈示兒〉


邈雲漢曰:“王師北定中原日?!”完蛋了啦!兩岸和平協議簽不成了啦:就算他們不打過來,馬大總統都要打過去...


以下摘自柏楊版:資治通鑒16-王師北定中原日裡,柏楊寫的內容簡介:

陸游詩:「遺民淚盡胡塵裡,南望王師又一年!」如果有一天,能消滅盤據黃河以北的篡奪者或侵略者,反攻復國,陸游即令已經逝世,也盼望子孫在祭祀的時候,稟告於他。於是在另一首詩中,他說:「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慈悲之心,故國之思,令人哀傷。

不過,我奇怪的是,陸游先生好像從沒有讀過《資治通鑑》,就在大分裂時代的四、五、六,三個世紀中,被驅逐到黃河以南的各個王朝,為了「解救」胡塵裡受苦受難的遺民父老,曾發出大大小小十二次的「王師北定中原日」的捷報,卻都是「告乃翁」的「家祭」還沒有擺好。當初流淚歡迎王師的遺民父老,已被王師的迫害逼反,參與敵人陣營,反擊王師,王師不得不抱頭鼠竄。

我們用劉裕作為說明,是隨手拈來,劉裕和其他十一位統帥一樣,實際上並不在乎什麼遺民父老,只是企圖用遺民父老的血,增加自己肩膀上的將星。像另外一位可敬的將軍,不過為了幾個大梨。劉裕的野心是其中最大的一位,他瞧不起將軍,更瞧不起大梨,他的目的是在奪取晉帝國政權前,創造一個足以使人民喪膽的功勞,作為跳板。問題是,劉裕建立起來的南宋帝國,比腐敗的晉帝國,更為腐敗。

千千萬萬人,只為了野心家一人,慷慨的「為國捐驅」。即令勉強祭拜,陸游先生地下也只能聽到哭泣。同時,請讀者先生注意,劉裕雖建立了一個短命的帝國,但卻建立了一個長命的陰魂不散的「惡婆媳文化」。


邈雲漢曰:話都不是我說的,不要打我...

延伸閱讀: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