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5

正港大師:從江蕙與多明哥說起

江蕙 & 多明哥 Placido Domingo - 雨夜花

詞:周添旺 曲:鄧雨賢


邈雲漢曰:

“雨水滴,雨水滴,引阮入受難池,
怎樣乎阮,離葉離枝,永遠無人倘看見。”

“雨水滴”追捧炒作之流,是瘤痂娼之類的通緝犯。蕭泰然陳主稅陳明章詹宏達這些正港大師若不“離葉離枝”,在國外得到肯定,在“雨水滴”洗腦下的臺灣,只怕當真會“永遠無人倘看見”,如叫好不叫座的水晶唱片般倒下。

不落地生根,就只能寄生:開不出禁得起歲月篩選的花;更結不出能獲得客觀肯定的果。“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處江湖之中,有水不喝,還要矯情地故作“相濡以沫”狀,要是假戲真作,真渴死了,大概也就夠格得達爾文獎了吧?

玫瑰花不管叫啥名字都不改其芬美;殺人魔王不論用何尊稱都掩飾不了牠們的罪過。很欣賞伍佰、陳昇等重新定義“臺客”一詞:你說我們“臺”,我們就“臺”給你們看!咬我啊!這種行事風格,還真符合傳說中的“臺”灣韌性。

如果你只知道崇拜殺人如麻的蔣匪及其共犯結構,而看無見給你水喝、飯吃的八田與一,那你自己說說看:如果天還有理,該給你死,還是賞你一口飯吃?


弦樂四重奏 陳主稅主題變奏曲


延伸閱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