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31

冷笑話:南海血書

南海血書

我再也支持不下去了:這些年來我看夠了各式各樣慘絕人寰的死亡,對我來說,死已算不了什麼大事。只是滿腔悲憤,一肚子委屈,不傾吐出來,實在嚥不下這口氣。在南海中一個不知名的珊瑚礁上,我脫下襯衫,用螺螄尖蘸著自己身上僅餘的鮮血來寫這封信。

我不知道該寫給誰?寫給天主吧?天主當吳廷琰被殺的時候就捨棄了越南子民;寫給佛祖吧?佛祖在和尚自焚的日子就已經自身難保了;寫給當年口口聲聲為我們爭自由謀幸福的民主鬥士吧?民主鬥士正在巴黎、倫敦、紐約忙著礎受自由幸福;寫給出錢出力硬逼著我們享受民主人權的偉大盟邦吧?偉大盟邦早已判決我們罪有應得又到別處去耍他們的老把戲去了。

寫給我自己的親人吧?我一家至親十一口:大哥死於越戰砲火之中;文斗姪兒在解放前一場暴動中為流彈所殺;九十三歲的老祖母和七歲的文媛姪女解放後在人民政府的照顧下活活餓死;一輩子絕口不談政治的父親在鬥爭大會上被一棒一棒地打死;二哥在集中營裏因忍不佳飢餓偷吃了一口番薯被綁赴刑場槍決;大嫂因莫須有的罪名庾死獄中;母親上船時被匪幹推下海裏淹死;妻在海上被海盜射殺;文星兒和我一同游泳來到這個珊瑚礁上,熬到第十三天就在萬般痛苦中死了,他的屍體被同來的難友吃了,吃他肉的難友也都死了。海天茫茫,如今我寫給誰呢?

我一家至親十一口都死在共匪暴政之下,你一定以為我恨透了這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是的,我恨透了他們!復仇的烈火支持著我才能忍受這麼大的痛苦折磨。但是我還有更痛恨的仇人。吃人的老虎固然可恨,但是把別人送往老虎口裏的那個人更可恨;燒死人的火坑固然可怕,但是推別人下火坑的那個人更可怕;咬死人的毒蛇固然歹毒,但是把毒蛇放進你被窩裏的那個人比毒蛇更歹毒。是誰把我們送往老虎口裏?是誰把我們推下火坑?是誰把毒蛇放進我們的被窩裏?是他!就是他!是那些民主鬥士和偉大盟邦。…… (以下內容太悽慘,故略過。)

越打砲聲離西貢越近,行政效率更加顢頇,官吏再加貪污,人權更沒有保障。一次一次的政變,大使館裏一次一次傳出阮文紹下台,共產黨不來的天憲,無休無止的苦難一齊落到越南人民的頭上。偉大的盟友掉過頭來與虎謀皮,用越南幾千萬人民的生命換取諾貝爾和平獎金。一九七五年四月越南人民的末日終於來了。當初鬥士們要我們相信他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好,保證絕對不會砸鍋沉船,他自己也在船上,他自己也從同一個鍋裏吃飯,他說的可真漂亮:船沉了,不管坐頭等艙或二等艙,都要淹死。我們當時竟傻得信以為真。後來船真的沉了,才發覺頭等艙裏還有直升飛機。看來我們真像他說的永遠只有十三歲。

盟友光榮勝利同國了,鬥士飛往巴黎、倫敦、紐約去逍遙自在去了。越南淪陷後的悲慘日子,說出來他們也不屑聽。誰願意冒險犯難雜鄉背井?誰願意到陌生的國度去被人家往海裏推?誰願意漂流到荒島上來吃自己愛子的肉?電線桿倘若有腳,電線桿也必設法逃出鐵幕。

在這孤島上我已撐持了四十二天了。叫天!天不應!喚地!地不靈!海天茫茫,有誰聽見我的呼喚?觀世音菩薩!耶穌基督!穆罕默德!太上老君!你們聽著:我好恨啊!我恨那些把我們送往虎口、推向火坑、把毒蛇放進我們被窩的鬥士、盟友,讓我活著咬他一口,死也甘心!

阮天仇絕筆


歡迎陳雲林之晶華篇_鎮暴部隊與民眾:


門打開、阮顧厝


延伸閱讀:
熱烈歡迎陳領導雲林同志蒞臨指導:對臺工作成果報告
李筱峰教授:三隻鱷魚與三條硬漢
維基百科:南海血書
早上收到南海血書

Since May 16, 2010: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