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1

強力推薦好文:車式形意拳在練拳方面的若干禁忌

轉載自:果強--內家武藝

車式形意拳在練拳方面的若干禁忌,存在于車永宏及其歷代門人的武術活動中,是其練拳經驗的必要組成部分。這些禁忌涉及到許多重要的歷史和理論問題,需要寫出專門文章來論述。本文作為經驗之談,只在事實上作一些簡要介紹,以說明車式形意拳的特點。至於別人怎麼練、怎麼講、怎麼用,我們堅持“百花齊放”的方針,尊重人家的選擇;只說自己,不論他人。

車式形意拳的練拳禁忌包括八個方面:
  1. 不講束綁身手的五行拳相生相剋,內應五臟,外通五官。五行拳(劈、崩、鑽、炮、橫)相生相剋,內應五肘,外通五官,似乎已成為形意拳的“經典”之論。例如崩拳,別的拳種叫直拳、沖拳,是所有拳種中都有的招式,也是所有的人打架時最常用、得用、實用的招式。郭雲深的崩拳名震武林,是最有研究價值的。崩拳以外,沒聽說別的招式“打遍天下無對手”。先師們講崩拳的特點和優點是:簡易、直沖、占中、快速、連發、多變。然而在一些書上卻是這樣寫崩拳的:開頭一句“崩拳屬木”。由此引出“木生火克土,崩生炮克橫”;“金克木,劈克崩”;“內應肝,外通目”;“在體為筋,守竅於夾脊”;“方位為正東”;“八卦為震卦”;“ 是專門鍛煉肝臟的拳術”。其他劈、鑽、炮、橫拳也是依此路數演繹。車式形意拳是不講這些的。因為實踐證明這種說法不符合實際,沒有必然的聯繫,在練拳和技擊時會束綁人的智慧和身手。

  2. 不信沒有實例、難以檢驗的丹道之言。我1950年學拳,到80年代才知道形意界還有另一“經典”,叫“三種練法、“三步功夫”、“三層道理”、“三級呼吸”。什麼“明勁在手,易骨,練精化氣,口鼻呼吸”;“暗勁在肘,易筋,練氣化神,丹田呼吸”;“化勁在身,易髓,練神還虛,皮毛呼吸”。90年代又知還有最高境界:練虛合道,全知全能,幾千年中華武林到此境界的只有一人。太谷車式形意拳先師們不講這些,深州郭雲深門人(李振山——郭子坤——馮志坤、宋廣印、李士英——吳書茂、李彥利)也不講這些,耿繼善弟子趙振堯門人(北京楊紹虞教授,武漢張惠安——喻崇林)也不講這些。這些說法源於道家修煉內丹之術,用來闡釋形意拳找汪以實例證明。別說必然聯繫的普遍現象,就是偶然的孤證也找不到一個活人實例。因為沒有哪一位真正練武的人,明勁與暗勁,化勁與打勁是分開的;沒有哪一位堅持科學練拳的人,不是身體內外同時起變化的;也沒有哪一位活著的人,“化氣”、“化神”、“還虛”、“合道”是能夠檢驗出來的;更沒有哪一位“大師”可以封住口鼻用丹田或皮毛呼吸的。所以先師們不講它,弟子們不信它。

  3. 不練脫離外形技擊使用的內功。形意界還流行一種說法,什麼形意拳是“內功拳”,主要是煉“內意”、“內神”、“內精”、“內氣”、“內丹”、“內勁”、“內功”的。“內功四經”(內功經、納卦經、神運經、地龍經)也成了“經典”。車式形意拳不講這些。先師們認為,形意拳是內外同練,內外兼修的。堅持科學練拳,人體內外的各個組成要素,所有器官及其系統都能得到鍛煉,功能都可得到增強,而這是統一實現於練拳過程中的,也是能夠檢驗出來的。例如,與人交手只幾個回合,十幾分鐘就出現心慌、氣喘、汗流、肌肉顫抖,說明體內的器官、系統與其功能存在問題。這是自己可以感覺出來,別人也可以看出來的,更是可以經儀器檢查用資料統計出來的。車式形意拳講的“內”,是與“外”高度統一的,是具體的。多少年來,“重內輕外”、“重意棄形”的各種說法聽到不少,人也見過不少。先師們告誡弟子,輕視外形,脫離外形去練看不見、摸不著的內功,技擊上出不來真正的高手,也不見得能夠健康長壽,還容易把人練得出家當僧道。這是有事實根據的。

  4. 不追求特異功能。在江湖傳說和武俠小說中,有許多功法據說可以使人獲得刀槍不入、力舉千斤、飛簷走壁、穩如泰山甚至意念致動、長生不老等特異功能。對此,先師位總是一笑置之,不以為然。因為在歷史上李洛能離晉歸冀後,太谷武術界車永宏第一,李複禎第二,成為山西形意拳以至全省武林的中心。先師及後人會見過江湖各種人物,功夫雖然千奇百怪,但直到今天也沒見過一位有特異功能的人。車永宏及其門人沒有特異功能。所傳車師“美人掛畫”,是說他“打人如掘土”,可以把人發出去拋向半空;不是說他能“立地拔蔥”般貼在牆上。特異功能有沒有?即使有,也如一國一個皇帝。若人人去追求特異功能,就會與人人非當皇帝不可一樣,神經錯亂,天下大亂。還是練咱的車式形意拳吧。

  5. 不能練累。先師們主張,練拳不僅累了不練,而且不能練累。身體疲勞時不練,精神疲勞了(如在憂鬱、悲傷、憤怒、亢奮時)也不練。特別是練拳時不能練累。經常把人練得筋疲力盡,則提起練拳就會發愁、生厭。長期大運動量鍛煉,即使摸太極拳也會生出傷病來。學練車式形意拳是個“技術活兒”,不僅要長力氣,求熟練,更要找巧勁,得技藝。這就要求不僅要肢體運動,更要用大腦思考;不僅要練單招、套路,更要練散打。總之,從中體會、掌握、運用健身與技擊的規律是第一位的。

  6. 不練硬功。先師位禁止弟子練打沙袋、舉石鎖、撞樹木一類的硬功。因為它對健身有害,對技擊無用。
    1. 硬功可以增強擊打力和抗擊打力,但不能提高技藝。技擊是力與力的運用;要害是“咱能打上他,不能讓他打上咱”。所以力是必要的,但人的力是有一定限度的;而力的運用,即用力的技術、戰術、藝術是無止境的,是技擊取勝的關鍵。西班牙鬥牛,牛力大於人力,但人“以巧取勝”。凡是有實戰經歷的人都曉得,越是“打得利索,贏得漂亮,越是不用多大的力”。能夠把爹娘給的、飲食來的、練拳長的力集中用上就夠了。練硬功會顛倒勁力與技藝的關係,把人的注意力引向“以力取勝”之路,把用武之術的武術變成武力,把以巧取勝的技擊變成以力對抗的搏擊。
    2. 練硬功長力快,練一天長一寸。但人到中年就練不動硬功了,而只要停止練十天,所生之力就開始消失。習武打拳應該是一天得到的一輩子有用,養小更養老。而練硬功只是一時有用,這就浪費時間了。
    3. 俗話說“傻小子睡涼炕,全憑火力壯”。年輕人練硬功,身體還能受得了。但年齡不饒人,到老年病就出來了。武林有多少人功夫練成了身體卻練病了,甚至把命也練沒了。
    4. 練硬功,憑蠻力,與高手較技用不上,打不勝,因為人家是“以巧取勝”、“ 四兩克千斤”;而打一般人則容易造成傷殘,有損武德。這就是車式形意拳“禁硬功”的原因。
  7. 不長時間練靜功。靜功,指一種姿勢靜止不動,如樁功;也指停止思維或意守一處。樁功是需要站的。“練拳不站樁,一輩子瞎晃蕩”。尤其是三體式樁功,集中體現了形意拳主要的姿勢要求。“萬法不離三體式”,“三體式站好了,就成功一半了”。但是站樁的時間要短,次數可多。一次站三、五分鐘,最多十分鐘,一天可站兩、三次。如果一站就是一個時辰,不僅少了寶貴的練拳時間,還會使腿的神經末梢和毛細血管受損傷。許多人“功成了腿壞了”,長時間站樁是原因之一。至於停止思維或意守一處,也只是練健身氣功時意念運動過程中的一個點,只須幾秒、十幾秒即可。如果長時間那樣,對健康長壽沒有益處。

  8. 不走丟失形意傳統風格的演練長拳化、拳理神秘化之路。李洛能形意拳是以形與意合、簡樸實用、健身技擊、老少皆宜為特徵的。然而形意界存在兩種傾向:一種是演練長拳化。動作與名稱是形意的,但是練起來在姿勢、協調、勁力、節奏上則長拳化了,搞得“長拳不長拳形意不形意”。這種練法在擂臺散打表現為力量對抗型。一種是拳理神秘化。把道家、佛家、儒家、醫家的東西生搬硬套到形意拳中來,把形意拳搞成宗教,神秘化了。神秘化在鍛煉上表現為內功型。這兩種傾向早已有之,於今為烈。車永宏、李複禎、布學寬在世時,這兩種傾向在車師們人中根本吃不開,沒市場。1980年以來,形意界這兩種傾向氾濫。對此,老一輩師父們告誡弟子:一定要保持車式形意拳簡樸實用,以巧取勝的獨特風格。牢記我們傳統的或新創的招式套路,沒有高難花樣動作,男女老少都能做得來;我們的拳理,有實例、能操作、可檢驗,看得見,摸得著,不識字的人也聽得懂;我們的技擊,屬於實用技術,以巧取勝,上午學了下午就能用得上;我們歷代的代表人物,七、八十歲雄風猶在,與人交手仍能打贏。事實證明,車師們人中有誰丟失了這些本質特徵,走上演練長拳化、拳理神秘化之路,他身上的車式形意拳就消亡了。
以上所寫車式形意拳的練拳經驗,是我從先師們練拳、用拳、教拳、講拳的實踐中總結出來的,也是我幾十年學練車式形意拳的體會。中華武林形勢在變。到21世紀,重視傳統,重視民間,重視科學,重視實用,重視健身,重視技擊將成中外武術運動的主流。車式形意拳必將在中國和世界武林百花齊放、百家爭雄的實踐中得到進一步的檢驗與發展。


邈雲漢曰:

這篇文章讀來暢快淋漓,於我心有戚戚焉!

最近好八卦,發現眾高手不知是真傻還是為了藏私或擔心誤傳匪類而裝傻,將不少威力無窮,連環進擊的高招拆得支離破碎,解得不倫不類。可能是當年得來不易,現今既想揚名,又不想亂傳。

難得看到這麼直接了當的實話。痛快!痛快!

我曾經對硬功有過興趣,但是後來決定放棄。看了此文,更再確認當年的決定。

“練硬功,憑蠻力,與高手較技用不上,打不勝,因為人家是“以巧取勝”、“ 四兩克千斤”;而打一般人則容易造成傷殘,有損武德。這就是車式形意拳“禁硬功”的原因。”

在下斗膽,狗尾續貂地補充一下:硬功練得再好,打不到人也是白搭;真打到了,被水果刀割喉跟被春秋大刀割喉比起來,有差嗎?

現在練武,以健身為首要,防身為其次。硬功是先傷己,後傷人。實在沒必要。當年李子悌老師所知硬功不少,雖傳,但反而勸我們別練。他說:“又不是有啥殺父之仇;奪妻之恨。”

再說,“博物難窮其妙理”。有時間、精力去練硬功,不如磨內功以健體;練拳腳以防身。

另外,數月前應邀參加高雄尹式八卦掌協會的晚宴,席間一位前輩提起,當年他曾經問王老師,他既然那麼厲害,那也不要多,就傳個一、兩項功夫給幾個小伙子,拿幾塊奧運金牌不好嗎?王老師當場發怒。我猜是老羞成怒。

武術用在博擊上,還可以推託是規則限制。那擊劍呢?五嶽劍派、峨嵋、武當全都死淨死絕了?怎麼不在世界級比賽上看到中原劍法?選手們的訓練方法怎麼是西式?不是說“半步崩拳打天下”嗎?怎麼不去打個世界拳王的頭銜回來?崩拳可沒違反拳擊規則!更奇怪的是,新武術運動員的訓練,已經比照體操,絕少傳統訓練。

中國武術是很好,但沒那麼神。現在資訊發達,多弄一次玄虛,多吹一個會被戳破的牛皮,就多丟一次臉。謠言止於智者,是這篇文章最可貴的地方。要是還有人堅持土法鍊鋼,那我也只能祝福他鍊鋼成功了。

Since April 18, 2010: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