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0

三學

2010年12月,有朋友送我這張聖誕卡。



零北很喜歡。

三學

話說某夜本人與彭家大少在多倫多市北七號公路旁某港式西餐廳大啖宵夜之時,本人一時有感而發,放下湯匙,望著眼前那盤蘑菇濃湯,若有所思,曰:「這湯白白的,濃濃的…就像…就像 ㄒㄧㄠˊ(Xiao2)一樣。」彭哥差點沒一頭栽進湯碟裡;若將吐而未嘔;用著槓掉一大筆龜的口氣對曰:「拜託!人家在吃東西耶!說點比較有水準的好不好?」本人一副受到刺激的樣子,立刻正經八百,正襟危坐,凝視著遠方,作緬懷先烈狀,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浩然正氣,說道:「ㄒㄧㄠˊ!」

在彭哥來得及教「刀叉與湯水齊飛;頭殼共碗盤同碎。」前,本人及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氣呵成:「…而時習之,不亦悅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當本人稀哩呼嚕地解決彭老大再也吃不下的宵夜時,彭哥以無條件投降的語氣有氣無力地曰:「雖然那個字是這麼念沒錯,但你也不要這麼講好不好?」本人一時如有神助,彷彿是夫子顯靈以解千年之謬,對曰:「你怎麼知道孔老夫子不作如是想?你說!論語是怎麼來的?」

「論語是孔子的弟子與其再傳弟子根據孔子生前的言行記載下來的。」彭哥的國學造詣還不算太差。

「照啊!所以叫論『語』而不叫論『文』。既然是『語』非『文』,就有可能是同音異字啊!」

「誰說的,還可以看上下文嘛!」

「所以您老就不明白夫子的微言大義了。看了上下文,再參照其他章節,更可以肯定此ㄒㄧㄠˊ為彼ㄒㄧㄠˊ。

「子曰:『易為群經之首。』所以要了解夫子的微言大義就不能不讀易經。易經裡怎麼說呢?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離中虛,坎中滿,兌上缺,巽下斷。其中乾為天、為老父;坤為地、為老母。你以為兌是啥?為澤、為少女!易經又云:『兌者,悅也。』所以說,『ㄒㄧㄠˊ而時習之,不亦悅乎。』一句,說白了就是:『平時獨個兒弄出些ㄒㄧㄠˊ來玩玩,就跟捅幼齒一般地爽。』」

彭先生不服。飛起「斷章取義」大帽一頂。

「可巧了,參照ㄒㄧㄠˊ而一篇其他兩句,更可證明本人解得沒錯。

「北方的粗人曰:『去窯子裡找姐兒樂乎樂乎!』所以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一句,其實是『有妞兒大老遠地跑來送上門來給你爽,那不是很樂乎嗎?』

「再說,人家不知道您學問很好,您會不會生氣哪?」

「不會。」彭哥歪著脖子想了一會兒後答道。

「照啊!我也不會。懷才不遇,最多不過有點『鬱卒』嘛!連我輩凡夫俗子都不會生氣了,更何況是詩書滿腹的飽學之士呢?『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一句解作『人家不知道您學問很好,而您也不會生氣。』根本就不通!要知道『君子』一詞只在孔夫子之後才作『有才德的人』解。孔子之前,『君子』一詞其實很單純,就是字面上的,『國「君」的兒「子」』孔老夫子曾對他的公子鯉說:『不學詩,無以言。』所以說要了解孔老夫子的微言大義就不能不讀詩經。詩經裡的『君子』是甚麼德性呢?聽著!

「坎坎伐檀兮 寘之河之干兮
河水清且漣猗
不稼不穡 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獵 胡瞻爾庭有縣貆兮
彼君子兮 不素餐兮

坎坎伐輻兮 寘之河之側兮
河水清且直猗
不稼不穡 胡取禾三百億兮
不狩不獵 胡瞻爾庭有縣特兮
彼君子兮 不素食兮

坎坎伐輪兮 寘之河之漘兮
河水清且淪猗
不稼不穡 胡取禾三百囷兮
不狩不獵 胡瞻爾庭有縣鶉兮
彼君子兮 不素飧兮!


魏風-伐檀

「這首詩是說:『我辛辛苦苦地工作,可你們這些「君子」啊!不耕作也不打獵,卻成天見到你們有肉吃。你們這些「君子」啊!從來不吃素的啊!』

「這些『君子』在魚肉鄉里;酒足飯飽之餘,幹的是甚麼勾當呢?有道是:『飽暖思淫慾。』這些個敗家子吃飽撐了沒事就是泡妞!君不見,詩經國風周南關雎裡說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可是君子也分有三六九等。上道一點的,見了美眉,就先出盡水磨功夫,使盡風流手段,把人家『琴瑟友之』起來,然後再『鐘鼓樂之』-把人家姑娘風風光光地娶回家。從此君子跟姑娘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永遠。但是等而下之的,或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到處說嘴教人家不好做人;或是始亂終棄-搞大人家的肚子,或是害人要上吊抹脖子;或是留個髒屁股給手下人揩,做事太不漂亮。所以孔子說話了:『人不知而不「孕」,不亦君子乎!』爽過就好,給人家留點面子,別給別『人』『知』道,此乃所謂『人不知』也。更別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否則你兒子就成了王八蛋,連帶你就成了活王八!故言『而不孕』。如此,由自己一個人爽,而爽人,到爽過。一氣呵成,便是這ㄒㄧㄠˊ而篇的爽人三部曲!

「此外,我們都知道,各地方言保留的古音、古義比國語多。臺灣河洛話說人一無是處:『無三ㄒㄧㄠˊ路用!』請算算看,『ㄒㄧㄠˊ而時習之』一也、『有朋自遠方來』二也、『人不知而不孕』三也!不多不少,剛剛好三件事。換句話說,『無三ㄒㄧㄠˊ路用』其實就是在罵人做不到『ㄒㄧㄠˊ』而篇那『三』件事。臺灣河洛話說人好色怎麼說?『丘』哥!就因為孔子名『丘』!廣東話說『鹹溼』。你以為至聖『鹹溼』是叫假的?再說,男人『那話兒』以大為尚,為甚麼不叫『老大』而叫『老二』呢?不就為了孔子行二嘛!老二、老二,我要的不多,『只要』像孔『老二』的那麼大,那麼好用『就』好了。論語、論語。『論』這個字除了在『論語』裡,還有在哪裡是念做『ㄌㄨㄣˊ』(Lun2)的嘛?論語、論語,其實就是敦『倫』之『語』。說文了就是枕邊細語,說粗了簡直就是叫床嘛!」

終於彭先生哭笑不得,瞠目而不知所對。本人於杯盤狼藉之後,才擦掉嘴邊那一點特地留下來嚇彭老用的湯漬,縱聲長吟:「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揚長而去。

Since June 23, 2010:
free counte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pular Posts (All Time)/滿堂紅

Popular Posts (7 Days)/七日紅